“蔚小理”会倒闭吗?

“我们有信心保持四季度毛利稳定,锂的价格应该会下降,到2023年四季度NIO品牌会实现盈亏平衡。”


一如既往,李斌在财报电话会上又许下了新的承诺。但李斌表现得再有信心,也无法掩盖蔚来当前的“撕裂”状态:营收和亏损同步增长,越卖越亏的局面迟迟没有改观。


今年上半年,“蔚小理”已经累计亏掉近百亿,蔚来三季度报一出这个数字变得更加夸张。小鹏、理想虽然尚未公布财报,但考虑到交付量下滑、供应链趋紧、原材料成本上升的大背景,预计情况也难有改善。


破产、倒闭,对造车新势力来说不算陌生,只不过没有人将这些词和位居金字塔顶端的“蔚小理”联系在一起。


但现在,情况又大不一样了。进入三季度之后,特斯拉降价抢生意,比亚迪、吉利等传统车企保持强势,资本市场不再独宠造车新势力,“蔚小理”的处境变得愈发艰难。


连年亏损、持续烧钱的“蔚小理”,真的没有倒下的风险吗?

 

1.png

(图片来自蔚来官方微博)

 

营收、亏损齐创纪录,蔚来悲喜两重天


用悲喜两重天来形容蔚来三季度表现,再合适不过。


一方面,三季度总营收录得130.02亿元,同比增长32.6%,创下历年新高。从增长角度看,三季度营收同比增速也高于今年前两个季度的24.17%和21.83%。究其原因,中国汽车市场“金九银十”的定律仍在延续,蔚来也抓住了9月份的一波销售高峰。

 

2.png

 

从营收结构来看,汽车销售收入占比进一步上升,三季度营收为119.3亿元,其他收入仅为10.7亿。数据显示,蔚来三季度共交付3.16万辆新车,符合3.1万-3.3万辆的预期,同比增长29%。其中,今年9月交付量达到10878辆,在年内排名第二,仅次于6月的12961辆,也略高于去年同期的10628辆。


从具体车型交付量来看,ES6仍是蔚来目前的主力车型,三季度交付12856辆,ES8交付量也达到4378辆,均超过市场预期。不过EC6表现令人失望,三季度累计仅交付3337辆,远低于市场预期的5551辆。


至于8月开始交付的ES7、9月正式交付的ET5,目前产能仍处于爬坡阶段,预计四季度将有较大上升空间。不过考虑到供应链、生产线方面的问题,蔚来对四季度交付预期保持谨慎,预计总交付量为4.3-4.8万辆,较去年同期的2.5万辆增长71%-91.7%。


但另一方面,蔚来的亏损问题变得愈发严重。根据财报数据,蔚来三季度净亏损录得41.11亿元,同比放大392.1%;经调整后净亏损也高达32.58亿元,同比放大514.2%。在巨亏背后,一系列老问题变得愈发突出:毛利率直线下滑、单车利润跌跌不休、成本持续走高……


数据显示,蔚来三季度汽车销售毛利率录得16.4%,低于市场预期的17.5%,也不如二季度的16.7%和去年同期的18%。此外,单车收入也较二季度的38.19万元下滑至37.75万元。

 

3.png

 

正如前文所言,ES6、ES8和EC6等老车型仍是蔚来的营收主力,这几款车型瞄准的都是中高端市场。这就意味着蔚来无法走薄利多销的路线,在有限的产能下,单车盈利和汽车销售毛利几乎是决定企业利润的“金标准”。


而对于蔚来亏损的根源,李斌在财报电话会上给出了答案:成本。


“公司今年利润出现起伏,主要受电池、碳酸锂价格上涨影响。如果碳酸锂价格下降到40万/吨,我们的毛利率还能再涨4个百分点。”


然而,短期内想让碳酸锂价格降下来并不现实。


根据上海钢联发布的数据,截至11月10日当天,电池级碳酸锂现货价格最高达到59.5万元/吨,续刷历史新高。此外,工业级碳酸锂、氢氧化锂的价格也有不同程度上涨。机构预计,由于上游供应趋紧、厂商加紧备货,碳酸锂未来一段时间内仍处于卖方市场,价格弹性有限。


不过蔚来的经营成本上升也不能全赖碳酸锂和电池——行政、销售等各项费用在三季度也是全面上涨。上游原材料的价格蔚来难以掌控,但另外几项支出的增长,说明蔚来内部战略存在一些问题。


数据显示,蔚来三季度销售行政费用为27.1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9%,也超过市场预期的24亿。近四个季度,蔚来的行政及销售费用率都维持在20%以上,经营成本始终高居不下。


反映到股市上,蔚来年内股价跌幅接近50%,投资者的不满与日俱增。关于造车新势力还能亏多久,会不会有更多车企走向末路的讨论,也在最近一年多了起来。


蔚来从造车大军中杀出一条血路,俨然站上了造车新势力金字塔的顶端,此前就算一直亏损,也从未有人怀疑它会倒下。但现在,传统车企转型力度越来越大,资本对造车新势力的耐心在降低,蔚来真的能稳坐钓鱼台吗?


这个问题,还真的不好回答。


一直亏钱的“蔚小理”会倒闭吗?


要解答上面这个问题,最直接是看资金链。


早在蔚来筹备赴新加坡上市之时,外界就对其现金流产生过担忧。但之后的事实证明,蔚来还不到为钱发愁的时候。


根据当时提交的招股书,截止今年2月底蔚来拥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及短期投资合计为526.5亿元,可动用流动资金803.7亿元,其中包括307.6亿的未提取信贷额度。来到三季度,蔚来现金储备稍稍下滑至514亿,但流动资金仍然相对充裕,也丝毫没有资金链断裂的担忧。


亏损比蔚来还严重的小鹏,还有最接近盈亏平衡的理想,同样储存了大量弹药,资金链十分稳健。截至今年二季度末,理想现金储备为536.5亿元,小鹏拥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短期存款、短期投资及长期存款合计为413.4亿元。


事实上,哪怕和根基深厚的传统车企相比,“蔚小理”的资金实力也不遑多让。


长江证券研究所统计的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纳入统计样本的乘用车企业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占营收的平均比例为13.3%,经营性现金流约为584.4亿元。除了富得流油的上汽集团之外,其他传统车企现金储备未见得比“蔚小理”有多大优势。


此外,根据Wind的数据,今年上半年还有12家A股上市的传统车企负债率超过63.29%的平均线。其中,江淮汽车、江铃汽车的资产负债率超过80%,财务状况比造车新势力更加令人担忧。


如果和比亚迪、吉利、上汽集团、长城汽车这样的传统巨头相比,“蔚小理”资金实力的确处于下风,但也远没到揭不开锅的时候。值得注意的是,包括三地上市的蔚来在内,这三家造车新势力自从返港挂牌之后就再没有大规模公开融资,可见其对自身资金状况并未过分忧虑。


既然现在没有资金链断裂的危险,那么针对造车新势力是否会倒下的讨论,就应该聚焦到未来——即随着传统车企不断加码新能源业务,特斯拉降价蚕食市场份额,留给“蔚小理”们的时间和空间还有多少?


或者更简单地说,市场还需不需要造车新势力。


从销量来看,“蔚小理”一直处于中游位置。今年10月国内新能源车销量排行榜前十名被比亚迪、广汽埃安、长安汽车和特斯拉垄断。造车新势力中排名最高的是理想L9,以9181辆的销量排名第14位。


当然,有人会讲造车新势力的新,不止体现在新能源车这个产品上面,还有企业管理、售后、营销、用户运营等各个环节的全面互联网化。比如蔚来专注于私域运营,搭建车主服务体系,各个造车新势力也十分注重移动端建设,为车主提供更多软件服务。


可是现在,传统车企也在适应这股转型潮流。今年7月份,魏建军在长城汽车内部发布公开信,提出要在明年向“全球化科技出行公司”转型的目标。魏建军表示,长城汽车计划2025年实现年销400万辆汽车的目标,新能源车占比不低于80%。


不得不说,造车新势力的独特性正在消失,传统车企则在加紧补强自己的短板。想应对前者的挑战,造车新势力同样需要查漏补缺——即向传统车企学习它们的优点,比如稳定的产能,还有丰富的车型选择。


李斌最后两张牌:造电池、发新车


一生要强的李斌,当然不愿意就此认输。


在昨天的财报电话会上,李斌重点谈到两个问题:新车型的研发情况及上市时间,还有工厂的产能。


产能和新车,其实是相互影响也相互支撑。不解决好这两个问题,蔚来就很难赢得未来。


产能是蔚来长期以来的头号难题,最近两年受到疫情和供应链影响变得更加棘手。过去几周,代工方江淮汽车位于合肥的F1工厂,还有位于合肥经济开发区汽车产业园的F2工厂先后因疫情关停,就给蔚来接下来两个月的交付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目前,江淮的F1工厂主要承担蔚来ES8、ES6和EC6等老车型的生产,F2工厂则主要应对今年新上市的几款车型生产任务。2022年是蔚来新车密集上市的一年,也是新老交替的关键节点,产能压力本就比过往更大。如今两家主力代工厂先后停摆,新车型产能很可能跟不上原定计划,蔚来车型的新老交替大概率要被推迟。


每当代工厂出现问题,有关造车新势力是否应该自建生产线,加强供应链掌控力的讨论就会成为热点。对于这些争议,蔚来很早就有过回应:以造车新势力当前的交付规模,真没有必要为了建厂而建厂。


在去年的一次公开试驾活动上,蔚来联合创始人秦力洪再次向媒体表示,与其说蔚来依赖的是江淮汽车的生产线,倒不如说只是缺那一张生产资质。在合肥的F1和F2工厂,蔚来都有单独研发、生产中心,启用的是购自德国的全套自动化生产设备,和江淮汽车自家生产线存在很大差异。


投资自建全新工厂,对造车新势力来说的确不是最划算的做法。蔚来要想突破天花板,还得从供应链的环节着手——比如最重要的电池。


李斌在去年三季度的财报电话会上就说过,电池是限制蔚来交付量的天花板,并对宁德时代的供应表达不满。


“虽然我们已经投入很多资源去增加产能,但交付量仍受到约束。”


上个月,蔚来投资20亿元在安徽成立蔚来电池科技有限公司,由李斌亲自担任董事长。李斌今年早些时候还表示,蔚来目前已经组建了超过400人的电池研发团队。


上述举动意味着,比起自主造车,蔚来现阶段更想自主造电池。蔚来自研电池虽然来得晚了一些,但比起吊死在宁德时代一棵树上,总归要踏出这一步。李斌预计,到2024年,23-30万价格区间的新品牌车型就能用上自主研发的电池。


这就回到开头提出的观点——产能和新车,相辅相成。捣鼓自研电池突破供应限制,蔚来才能保证更多新车如期上线。


李斌在财报电话会上许诺,明年上半年将推出5款新车,备受期待的大众化车型也有望上线。自研电池的计划,无疑给了他更多信心和底气。


由于政策扶持,加上特斯拉这个成功案例的激励,造车新势力在国内经历了一段疯狂时期。在造车梦最狂热的2018年,国内总共有接近60家造车新势力。但截至现在,不算仍未实现量产的集度、小米等品牌,能活下来的不过蔚来、理想、小鹏、威马、哪吒、零跑、问界、塞力斯、爱驰等寥寥数家。


谁都不想成为下一个牺牲品,一度跑在所有同行前面的蔚来尤其不想。看着手中仅有的两张牌,李斌别无选择,只能把它打出最好的效果。


写在最后


在死对头Rivian冲刺IPO期间,马斯克多次公开嘲讽前者估值虚高,直言“一家电动汽车公司,在未交付任何汽车的情况估值超过10亿美元?这真是奇怪的日子”。


事实上,当时Rivian的估值已经超过800亿美元,几乎相当于“蔚小理”之和。


虽然马斯克向来口无遮拦,对竞争对手的评价一直带有浓厚的个人情感色彩,但不可否认,Rivian的高估值的确存在泡沫。如今潮水退去,Rivian、“蔚小理”股价、市值暴跌,失去资本庇护的造车新势力们要学会接受现实。


造车新势力破产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这几家车企一天没法扭亏为盈,争论就一天不会结束。短时间看,资本依然对造车新势力抱有期待,新能源车的前景也的确值得期待,但留给“蔚小理”、Rivian们的时间正不断减少。


蔚来已经准备好做奋力一搏,理想和小鹏,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