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授权赚钱最容易,但诺基亚的光明未来还得看5G。

早已淡出大众视野,被不少拥趸遗忘在历史角落的诺基亚,带着一份光彩夺目的财报杀回来了。


数据显示,诺基亚二季度销售净额、净利润等多项数据表现出众,净利润率环比接近翻倍,多项主营业务也都实现同比增长。


其中,专利授权和无线网络基础设施,是外界最为关注的两项业务。数据显示,诺基亚专利授权业务的营收占比虽然只有5.72%,但却贡献了近40%的净利润,绝对是一笔低投入、高回报的买卖。从2G时代就开始积累的大量专利,至今仍是智能手机的刚需,庞大专利墙也成为了诺基亚“会下金蛋的母鸡”。


然而,被诟病不够合理的收费标准、日渐增多的诉讼官司及霸道的作风,也让诺基亚背上“专利流氓”的外号,更引发了一众智能手机厂商的集体不满。多个国家和地区监管机构发起的反垄断调查,更是让其业务前景增添了许多不确定因素。


更具潜力,营收规模也更高的无线网络基础设施业务,也许将决定诺基亚的未来。但要跟爱立信、华为等劲敌竞争,诺基亚真的有优势吗?

 

1 封面.png

(图片来自UNsplash)

 

诺基亚Q2财报复盘:利润率明显改善,三大业务同步增长


北京时间7月21日,诺基亚公布2022财年二季度财报,销售净额、净利润、毛利率等多项数据均表现出色。受财报传递出的利好消息提振,诺基亚股价高开高走,收报5.12美元,收盘涨幅达到8.94%。


值得注意的是,诺基亚盘中股价一度涨至5.14美元,这是今年5月份以来的新高。而近9%的收盘涨幅,更是创下年内新高。能让资本市场如此兴奋,诺基亚Q2财报究竟有多少惊喜?


首先,营收和净利润数据的确超出预期,尤其是后者。


数据显示,诺基亚二季度销售净额为58.7亿欧元,同比增长11%,超过了市场预期的56亿欧元。此外,净利润、可比营业利润分别录得4.6亿欧元和7.14亿欧元,同比分别增长31%和5%,摊薄后每股收益也同比增长33%至0.08欧元。


纵向对比历史数据,诺基亚利润端的表现非常出色。数据显示,诺基亚二季度净利润率达到7.78%,较今年一季度的3.96%接近翻倍,也要超过去年同期的6.47%。


横向对比,诺基亚的利润率也比很多手机厂商要高出一截。今年一季度,小米经调整后净利润仅为28.59亿人民币,同比、环比分别下滑52.9%和36.1%,完全被诺基亚秒杀。

 

2.png

 

利润率的提升,除了得益于营收增长之外,出色的成本控制也当记一功。财报数据显示,诺基亚二季度营业利润率同比提升50个基点至9.6%,较低的重组调整成本是推高可比利润率的重要因素。得益于对供应链、基础设施的长期投入,诺基亚的运营成本已被有效摊薄,这有利于利润率的持续改善。


其次,在价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看来,营收和净利润的增长固然值得庆贺,但相比账面数据,诺基亚几项主营业务的增长状况——尤其是5G、专利授权相关业务,更能体现其发展潜力,也更值得我们关注


数据显示,二季度无网络基础设施销售净额为21.53亿欧元,同比增长21%,是诺基亚最主要的营收来源之一。纵向对比,此前三个季度,该业务的销售净额同比分别增长7%、14%和9%,均低于二季度的增速。尤其值得庆贺的是,在经历了退出俄罗斯市场的短暂风波之后,诺基亚在欧洲区的业务并没有受到长期影响。


此外,移动网络、云和网络服务也保住了增长势头,Q2销售净额分别为25.93亿欧元和7.53亿欧元,同比分别增长9%和7%。唯一拖后腿的,是同比下降24%的创新科技业务。


毫无疑问,现在的诺基亚和我们印象中的“功能机之王”大相径庭,乘着5G基建和云服务的风口,依靠网络基础设施销售、云和网络服务和移动网络销售三大业务板块杀出一条血路。


事实上,诺基亚并不愿意放弃消费端产品。去年4月份,如今已经交由HMD运营的诺基亚手机宣布,将重新梳理X、G、C三大智能手机系列,且引入市面上性能最强的高通骁龙888处理器及ARM Cortex-X1技术。其中最受期待的X系列,大有对标三星S系列、华为P系列和Mate系列、OPPO Find系列的野心。


今年6月份,诺基亚手机官方宣布其105系列机型全球销量正式突破2亿台,成为继诺基亚1100后又一款销量破2亿的机型。然而,从营收结构和市场份额来看,手机、蓝牙耳机和周边配件等消费产品,对诺基亚仍然如同鸡肋。在各大机构的出货量排行榜上,排名前列的也还是三星、苹果、小米、OPPO和vivo。


从这个角度讲,诺基亚的未来增长,还得要看另外几个核心业务。


被贴上“专利流氓”标签,躺着数钱的日子不好过?


诺基亚可以不卖手机,但所有想卖手机的厂商,都绕不过这一座大山——多年苦心经营积累的专利权,现在已成为诺基亚一笔宝贵的财富,以及很重要的利润来源。


根据财报数据,上一财年,诺基亚专利授权业务的营收占比虽然只有5.72%,但却贡献了近40%的净利润,绝对是一笔低投入、高回报的买卖。彭博统计的数据也显示,自从2017财年以来,诺基亚专利许可业务年营收一直保持在10亿欧元以上。随着5G技术的进一步普及,诺基亚的专利授权营收、利润还有取得更大突破的可能。


虽然智能手机的技术发展一日千里,从2G到5G,早已进行过多轮技术革命。但一些底层、基础技术是一脉相承的,诺基亚从2G时代就开始积累的大量专利,至今仍是智能手机的刚需。


2009年10月份,诺基亚在美国特拉华州联邦法院向苹果发起诉讼,原因是后者自2007年后发布的多款iPhone手机侵犯其无线数据、语音编码、安全加密技术等10项和GSM、UMTS、局域网相关的专利技术。


虽然这宗轰动一时的专利诉讼案以诺基亚的败诉告终,但却向世人展示了诺基亚堪称恐怖的专利库:有媒体统计,彼时诺基亚及其旗下子公司拥有超过9900项专利组合和超过3万件专利权,覆盖智能手机几乎所有核心技术环节。


这么多年来,没有任何一家智能手机厂商和任何一台手机能完全绕开诺基亚的这面庞大的专利墙——光是手机拍照技术这一项专利,就足够让所有开发商乖乖交钱。事实也证明,在输给苹果那一宗官司之后,诺基亚在往后这么多年的专利诉讼案中基本上无往不利,小米、三星、OPPO和vivo全都在诺基亚身上吃过亏。


2017年,苹果和诺基亚再次因为专利权纠纷闹上法庭时,剧情也和此前完全颠覆——苹果乖乖支付了20亿美元专利费,案子最终以庭外和解告终。


连苹果都低头服软,面对诺基亚的步步紧逼,不少厂商只能选择以和为贵。


去年3月份,三星主动和诺基亚签署了专利许可协议,获得后者在视频标准方面的专利授权。在此之前,三星因为专利纠纷和爱立信对簿公堂,对其业务产生了一些不利干扰。如今转投诺基亚怀抱,可以帮助三星规避这些外在因素的影响,专心研发。


然而,诺基亚不合理的收费标准、日渐增多的诉讼官司及霸道的作风,不仅让其背上“专利流氓”的外号,更引发了一众智能手机厂商的集体不满。


以时下最热的5G手机为例,IDC曾算过一笔账。官方数据显示,诺基亚5G专利族占比约为7.6%,每台5G手机收取的专利费约为3欧元。如果统一按照诺基亚这个标准收取专利费,那么一台5G手机光是专利授权成本就高达40欧元。而根据IDC的统计,上一年5G手机平均售价不过230欧元左右。


而且事实上,不是所有技术供应商收费标准都向诺基亚看齐——比如专利族占比达到14%的华为,收费标准仅为2.36欧元/台。


今年6月份,德国曼海姆地区法院驳回了OPPO的上诉申请,后者在此前被诺基亚起诉侵犯蜂窝标准等专利技术。由于上诉失败,OPPO和一加旗下的多款机型可能面临在德国被禁售的命运,这对其海外扩张计划来说是一大打击。


不过面对咄咄逼人的诺基亚,OPPO并没有服软。在上诉失败之后,OPPO发布了一则言辞坚决的官方声明:


“OPPO坚决反对专利不合理高价收费,坚决反对以诉讼胁迫被许可人谈判和接受不合理高价许可费的恶意行为。”


据MLex爆料,包括中国和欧盟在内的市场监管机构近期都对诺基亚发起了5G专利垄断权调查。考虑到近年来愈发汹涌的反垄断大潮,诺基亚往后必将经受更大的监管压力。


在价值研究所(ID:jiazhiyanjiusuo)看来,手机厂商的集体抵抗以及监管机构的下场,对于习惯了躺在专利墙上数钱的诺基亚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利润率高企的专利授权业务固然不可能放弃,但诺基亚也需要做好两手准备——尤其应该关注更具增长潜力,且营收规模更高的无线网络基础设施业务。


5G业务决定营收天花板,诺基亚打得赢华为、爱立信吗?


在5G基建领域,诺基亚同样将专利数量作为一个重要武器。


根据第三方咨询机构PA Couslting在去年公布的报告,诺基亚5G标准必要专利权数量排名第一,这是继2019年之后第二次登顶这份榜单。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业界对于这份榜单的对比口径,以及标准必要专利、专利持有人等数据的差异,还存在一点怀疑。


德国研究机构IPlystics在同一时期发布的研究就显示,华为的5G标准必要专利占有率依然排名全球第一,达到15.4%,三星和诺基亚分别以13.3%和13.2%的占有率位列二、三位。美国Unified Patent发布的5G RAN标准必要专利持有人分布榜中,华为同样凭借14.8%的高份额登顶。

 

3.png

(图片来自IPlystics)

 

5G业务的高度,决定着诺基亚的未来。在专利权竞争处于胶着的情况下,诺基亚要想对抗华为、爱立信这两个劲敌,还需要付出更多心思和精力。


在去年的股东活动日中,诺基亚CEO Pekka Lundmark对5G相关业务的表现,评价相当谨慎。


“在5G商用的第一阶段,我们的表现并不成功,这是因为产品还没做好准备。但现在,我们的竞争力已经明显增强了。”


数据显示,截止去年上半年诺基亚总共获得超过100份5G商用合同,而该公司供应设备的45个5G商用网络已经先后投入使用。只不过,如果将目光放宽到整个5G商用市场,尤其是和华为、爱立信这两个巨头相比,诺基亚在合约数、5G网络运营数上的确处于劣势。


爱立信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截止今年4月份,该司已经获得了172份5G商用合同,和89家运营商客户达成合作协议。除此之外,爱立信提供设备的121个5G商用网络已投入正常运营,遍布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


需要注意的是,在去年年底,爱立信的5G商用合同数仅为122个,和同期的诺基亚不相上下,如今却已经拉开了较大差距。


至于受到多轮制裁的华为,实力仍然不容小觑。


背靠庞大中国市场,是华为最大的优势。根据通信产业网的数据,截止去年,华为在中国5G主设备市场的占有率为58%,承建了超过70万个基站。排在华为身后的中兴、爱立信、大唐移动和诺基亚朗讯份额分别为31%、6%、3%和2%,差距可谓巨大。


在专利、技术和市占率上都算不上有优势,诺基亚似乎只能在产品组合、服务上多下功夫。


去年下半年,诺基亚推出了一系列基于ReefShark技术的5G产品组合,包括大规模MIMO有源天线、ReefShark芯片组等,还推出了基于SoC的新型基带板卡,用以提高其AirScale 系统模块容量。


过去一年,诺基亚也加大在中国市场的开发力度,对中国地区客户提供更多定制化服务。在接受CNBC采访时,Pekka Lundmark也不止一次强调中国市场的重要性:


“我们已经准备好服务中国5G市场,中国客户。”


5G商用化是大势所趋,市场潜力仍未完全释放,现在也很难判断诺基亚、华为、爱立信这几个玩家谁能笑到最后。唯一能肯定的只有,它们之间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刺刀见红的直接对抗,也会成为常态。


写在最后


在社交媒体上,有不少人喜欢将诺基亚现任CEO Pekka Lundmark拿来跟传奇人物Jorma Ollila相比较。


1990年,Jorma Ollila临危受命成为诺基亚移动电话部门的负责人,当时他接手的是一个只有6个月“拯救时间”、被摩托罗拉远远抛离、看不到盈利希望的烫手山芋,诺基亚也处于被芬兰银行拆分重组、疯狂抛售边缘业务的至暗时刻。


但也正是在他的掌舵下,诺基亚捉住了GSM(移动通信标准)带来的契机,花了6年的时间登上全球手机销量榜榜首,并且在这个位置一坐就是15年。


直到后来智能手机兴起,苹果、三星踩着昔日王者先后攀上手机市场的权力巅峰,诺基亚再次回到了那个熟悉又令人抗拒的黑暗时代。


客观地说,2020年上任的Pekka Lundmark不像Jorma Ollila那般挽大厦于将倾,但确实是最有希望帮助诺基亚重返巅峰的人选。在Pekka Lundmark治下,诺基亚坚定了向5G基建领域发展的决心,重组了四大业务群、重新梳理内部资源,一切都向着良性的方向运转。


在那篇著名的《我想成就的诺基亚》中,Pekka Lundmark阐述了自己的愿景:


“我们的网络和我们创建的连接,将在推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过程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远离舞台中心许久的诺基亚,等待着重返那个熟悉位置的机会。Pekka Lundmark是不是那个正确的人?至少从现在的情况看,一切充满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