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回失德艺人真的要凉了

自2016年5月,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公布第一批警示名单以来,过去的五年里已经有数百位网络主播被列入封禁之列。而在最近公布的第九批警示名单中,除了一批违规的网络主播外,不少明星艺人的名字也赫然在列。

 

而且,相较于此前几批的封禁五年或二十四个月不同,此次的封禁时长为长期封禁,简单来说就是如无意外,基本上不太可能再见到他们露脸。虽然目前只有三个艺人位列名单之中,但是在新华社发言称要严禁失德艺人“曲线”复出的当下,估计下一批名单中就能见到不少熟悉的身影。


失德艺人直播复出成惯例?


最近,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公布了第九批网络主播警示名单,基本都是近期造成了恶劣影响的网络主播。有意思的是,除了85位网络主播外,还有3位明星艺人也赫然在列,虽然名字中被隐去了一个字,但是熟悉娱乐圈或者常看新闻的朋友应该不难认出是哪几位明星。


微信截图_20211124183443.png


按理说,他们并没有在网络直播平台上露面,也不是主播,那么为何此次也被列入网络主播警示名单中呢?简单来说,就是一种预防性的措施,根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的相关通知,各网络音视频平台及经纪机构会员企业不得为名单上的人提供各类网络直播服务,直接掐断了这些艺人通过直播等渠道复出的可能性。


实际上,近年来通过直播平台复出的艺人不在少数,不少已经被拉黑的艺人在通过直播同样聚拢了不少的人气和新的粉丝,其中一些更是开始了直播带货之路,而且赚得一点都不少。


比如两年前因逃税漏税而被征收超8亿元补缴税款和罚款的范冰冰,目前就依然经常出席一些时尚活动,频繁登上时尚杂志,并且拥有数千万的微博粉丝和小红书粉丝,在抖音上的粉丝数量也达到669万。在2019年的一次直播带货中,范冰冰还和某位网红一起出镜,数分钟就获得了超千万元的销售额,可见影响力依然不小。


不只是范冰冰,诸如黄海波、柯震东、罗志祥等艺人,同样都在通过直播和社交平台“起死回生”,虽然一时半会在荧幕上依然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但是时间一长不保证他们会不会寻机重返荧幕。


而且,不少粉丝对于他们的看法也是“知错就改,大家也原谅他们吧”,而大多数的网友则更支持继续封杀,所以在相关的微博下,时不时就会演变为网友之间的骂战。实际上,类似的粉丝态度并不鲜见,在柯震东、罗志祥的相关社交账号下都有着类似的言论。


微信截图_20211124163912.png


对于这些粉丝的说法,小雷并不赞同,因为被封杀的艺人中不乏因为吸毒等问题而被拘留的艺人。作为一个在毒品问题上有着刻骨铭心的痛苦的国家,我国每年为了抓捕毒贩、吸毒者所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如果一个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吸毒艺人能够复出,那么其显然会给大众一个错觉:只要你足够有名、有钱,那么还有什么是不能被原谅的?


不仅仅是吸毒,还有诸如嫖娼、逃税漏税等行为同样不应该被原谅。明星艺人作为拥有极高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的公众人物,虽然我们无法要求他们一个个都宛如圣人,但是至少不应该走上违法的道路,否则将会带来极为恶劣的影响。


当粉丝们觉得自己的明星因为这些“小事”而被封杀“很可怜”的时候,为什么不想想他们享受了多少的名利?他们赚的钱是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数字,比如前段时间十分流行的一个梗——“每日一爽等于208万”。


简单来说就是郑爽参与一档节目的录制,出场费是每天208万,以2020年的全国居民人均收入来算,普通人需要花64.6年才能赚到“一爽”。所以,他们在得到高收入的同时自然要以更严格的规范要求自己,而不是以“我也是普通人,我也会犯错”等理由来寻求宽恕。


不止直播,失德明星正在死灰复燃


直播仅仅是失德明星们复出的途径之一,随着我们的互联网生活越发丰富,明星艺人想要保持自己的曝光度以及和粉丝互动也有了更多的途径,除了前面提到的微博、微博、抖音等平台外,一些明星也开始寻求线下活动的机会,比如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某歌手演唱会事件。


这个某歌手就是宋冬野,算起来也是颇为知名的一位民谣歌手,小雷个人就挺喜欢他的代表作《斑马》,但是在五年前因吸毒而被行政拘留十天后,基本上就很难在演唱会等场合上看到他的身影。


而在自己的复出演唱会被取消后,宋冬野也是发了一篇长文,试图取得大家的原谅,并且说自己迫于生计而不得不开始参与一些线下小演出,祈求大家给他一个机会。作为一名创作型歌手,这篇文章的感染力还是不错的,以至于不少粉丝都动了恻隐之心,希望网友不要再追着宋冬野举报。


微信截图_20211124184805.png


实际上,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等相关协会的封杀,仅仅是禁止他们参与演出等事宜,并没有禁止他们从过往的作品中继续获得收入。以宋冬野的知名度和歌曲传唱度,每年以此获得的歌曲版权费就不会是一个小数目,足以支撑一个比多数人都更丰富多彩的人生和生活。


所以,与其说是希望以此来获取足以谋生的收入,不如说是在试探民众对于相关明星艺人复出的底线,如果宋冬野成功复出,那么其它一些明星艺人是否就有了一样的机会?只要卖卖惨、卖卖新人设,就可以抛弃过去重新走到聚光灯下,重新享受人们的关注和巨额的收入,我想大多数三观正常的网友应该都不会答应。


失德艺人的复出,将会是一个口子,一旦这个口子被撕开,那么势必会对我们的文化导向造成影响。虽然小雷也认为某种程度上对于一些犯了小错的艺人来说,类似的封杀过于严苛,但是只有用严苛的标准,才能保证其他艺人不敢越雷池半步,否则今天是辱骂路人、明天是偷税漏税,后天又会是什么?


而且,如今的网络之发达,让许多信息有着极快的传播速度,而且大量未成年人的日常生活也深受互联网的影响,当他们在三观尚未完全建立的时候受到这些失德艺人的影响,后果将会更加严重。


在宋冬野的长文中,他还提到“不是说全社会都应该给曾经违法的人机会吗?”,确实,在我国的违法犯罪再教育中,“知错悔改,重新做人”一直是重点,理应给予大家从头再来的机会。


微信截图_20211124184832.png


而且,2021年3月1日起施行的《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办法》规定:根据演艺人员违反从业规范情节轻重及危害程度,分别实施1年、3年、5年和永久等不同程度的行业联合抵制。


值得注意的是,相关规定确实是有的,但是复出还有一个前提:经道德建设委员会综合评议后,给予是否同意复出的意见。而且,如果民众舆论对他的复出持反对态度,那么还是哪里凉快就去哪里待着吧。


“逐臭审丑”“饭圈”等问题成为新焦点


除了失德明星、艺人借主播平台复出的问题外,“逐臭审丑”“饭圈”等问题也成为了此次网络主播警示名单的重点。其中,“逐臭审丑”的问题此前小雷也曾经报道过,就是某位被封杀的大主播“郭老师”,那篇文章的撰稿者也是我,至今依然对“郭老师”的一些视频记忆犹新。


在个人看来,作为一位有着大量粉丝的主播,“郭老师”的行为明显是不对的,她通过各种搞怪、自损甚至恶心的行为来博取用户的关注,而在获得了用户的关注后,她为了维持自己的关注只能不停的突破下限,进而触及到平台和民众的底线。


所以,随着相关主播越来越多,不少平台都已经开始加大在相关领域的排查和封禁,断然不能让“逐臭审丑”的风吹起来。否则,随便来个老八、来个郭老师,只要愿意做出一些平常人不敢做、甚至厌恶的事情就可以大赚一笔,势必会引来不少人的效仿,造成恶劣的后果。


微信截图_20211124190105.png


除了“逐臭审丑”外,“饭圈”问题也再次成为焦点,只不过此前都是聚集在演艺明星领域,现在则是来到了主播领域,而且主播领域的“饭圈”问题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从小雷的上网经验来看,确实如此,如今不少主播坐拥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的粉丝,其中不乏放任粉丝攻击他人的主播。


按照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负责人的说法:“一些粉丝在明知主播自身存在问题的情况下,以诸多不理智的方式扭曲黑白,煽动粉丝对立,打击其他主播和用户的正常发声,甚至无视法规采取各种极端手段报复其所在平台。”,可见行为之恶劣。


相对于明星艺人,主播与粉丝之间更有互动性,而且互动的频率也更高,所以一旦主播“饭圈化”的风潮扩大,那么将会带来更加恶劣的影响。此前,某LOL著名主播的线下活动中就出现了主播与粉丝一起大骂其它网友的视频,这些粉丝中不乏未成年人,可以说影响极大,也是那时候起对于网络主播的管理开始进入严格阶段。


近年来,直播等方式已经成为了不少人的日常娱乐方式,不少年轻人更是沉迷其中,所以直播平台的风格导向问题一直都是近期网信办的工作重点,在“拜金炫富”等问题被压下去后,“逐臭审丑”“饭圈”等问题也将会是下一个整治的重点。


而且,对于失德艺人的监管也要从演艺领域扩展到直播等领域中,这些市场领域的影响力如今并不比演艺节目小,有时候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在直播领域中从严限制失德艺人的复出,对于平台正面导向的建立也有着积极的作用。


另一方面,有了明确的指引方针和规范后,也让平台方能够更好的管理平台内容和风向,趁早整治一些歪风邪气。特别是在饭圈这一块,只要能够竖立起典型,后续的主播大多会自动遵守,对于整个直播圈来说也有着明显的正向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