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课,已成为元宇宙的一项新商机

“元宇宙”是最近的热词,相关话题连连出圈,不管你之前有没有了解过元宇宙,想必在这段时间内或多或少都看到或听到过元宇宙的相关消息,像是短视频平台上的各种科普内容,以及Facebook为了元宇宙改名Meta和罗永浩关于元宇宙的微博等热门话题。

 

许多与元宇宙相关甚至沾边的公司,也受益于此次元宇宙风潮,股价连连攀升。元宇宙的火热让部分公众不知所措,让许多第一次了解的用户感到迷茫,这正好给了知识付费平台契机,即缓解用户们的焦虑。

 

最近,得到App上线了一门名为《前沿课·元宇宙6讲》的课程,平台显示目前加入学习的人数已超4万,以原价29.9元进行计算,该门网课营收已超过120万。目前该课程的付费人数还在不断增长,对比平台上的其它前沿课发现,《元宇宙6讲》现阶段的付费总人数规模和付费增长率成绩都很抢眼,得到算是借着元宇宙的东风好好赚了一笔。不过,这次“贩卖焦虑”的可不是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而是整个资本市场。

 

用户的焦虑,需要靠网课来缓解

 

说到底,许多用户对元宇宙产生焦虑的根源来自于元宇宙本身,元宇宙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公认的定义,用户去网上查资料后得到的知识体系多是零散的,并且不同公司、不同个人对元宇宙的理解有共性又有个性,共性来自于元宇宙以往的历史、未来拟真化的数字场景等,个性则因为每家公司和个人的出发点不同,布局的产业和思考的角度存在差异,看到这么多不同的观点普通用户都不知该相信谁。

 

在短视频或中视频平台上,出现了不少两三分钟了解元宇宙的视频,这些内容大多是将部分网络资料的简单视频化,用户听完感觉懂了、醒悟了,过一段时间后又感到到好像什么也没听懂,视频内容就像水过鸭背一样,到头来还是懵圈还是焦虑。就和网络上其它领域的科普知识一样,碎片化信息只能缓解用户一时的焦虑,并不能让用户从根本上得到什么新知识。

 4B63BFD9-15FE-400C-AB47-C740063DF02E.jpeg


相对于网络上一篇八九百字的元宇宙文章、一段几分钟的科普视频,网课所能承载的信息点更多,分阶段解读的课程学习也更有线性。当然,光有这些优势还不够,其它同类型平台也能做,要想让用户在得到App上心甘情愿的为网课买单,除了放大用户的焦虑外,内容还需要有行业大咖做支撑。

 

放大用户焦虑这部分市场已经做了,那另一部分呢?得到《元宇宙6讲》的主理人陈序,是零碳元宇宙智库MetaZ创始人,前《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中文版首席顾问。而课程除发刊词外共分为六讲,主要内容为元宇宙是什么、元宇宙的技术逻辑,实现元宇宙个人和社会要做哪些准备等。

 

以行业大咖的视角来做知识付费,在影响力、权威性等方面远超碎片化的网络知识。从课程的评论区来看,用户对《元宇宙6讲》的评价颇高,评分达到4.6分(满分为5分),不过评论区里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如“技术还不成熟,内容也不成熟,开课还是缓缓吧,不是讲师不行,而是内容有点急。”

 

其实真正急的可能不是课程,而是迫切想要了解元宇宙的用户们。在某购物平台搜索元宇宙时,数据显示部分元宇宙书籍月销量为1000+,销量已经比一些Java类编程书籍要高了。而作为原来主要开设设计类课程的天琥教育(A股上市公司开元教育旗下),也开设有元宇宙课程,并表示“元宇宙系列课程均由公司独立研发。”


 微信截图_20211122165437.png


除此之外,在一些私域流量平台上,也出现有商家在卖名为《元宇宙第一课》的课程,从网上曝光的截图来看,该商家单日收入超9万、累计收入接近160万,吸金能力一点不比得到差。

 7A98C2D6-B6A9-45B2-A7E5-4B8FCE9F60E3_4_5005_c.jpeg


类似的元宇宙课程市场上还有不少,值得我们深思的是,得到App上的课程至少还有行业大咖助力,那其它平台的课程呢?平台的师资力量如何、主要教材内容有来自哪里?许多平台可能不过是想趁着元宇宙还处于“朦胧”时期割一波韭菜罢了。

 

因为一些平台或小卖家知道,现在元宇宙的定义还未真正成型,从是什么、为什么到怎么做的流程中,以现在的视角去看未来的元宇宙,其中的许多观点肯定是带有局限性的。但多数用户只是想紧跟潮流,拓充自己的知识面,付费买一份心里安慰。

 

不过相较于其它平台,与元宇宙课程有关的话题中,还是得到App的《元宇宙6讲》网络热度更高,这可能也从侧面说明了至少在卖课这件事上得到平台是成功的。其实从平台发展来说,得到快速跟进元宇宙的课程,是平台发展的需要,更是得到破圈的需要。

 

得到需要元宇宙

 

得到作为国内知识付费领域的主要玩家,与知乎和喜马拉雅等玩家相比,得到还比较小众。以月活数据来看,知乎和喜马拉雅月活均破亿,而得到的月活量还在百万级别,招股书显示时间截止至2020年3月31日,得到App月活为350万。

 

得到平台月活不高的原因,可能与平台属性有一定关系,得到App里的内容以付费为主,而知乎的社区属性更强,多数功能并不需要开通付费会员。

 

根据得到App运营主体思维造物的招股书数显示,公司的主要营收来自线上知识服务业务,而得到在2018至2020年的新注册用户和付费用户数却是下降的,新增付费用户数分别为164.91万人、91.10万人和82.61万人。得到的用户体量本身就不算大,新增用户的减少或会影响到整个平台的健康发展,在国内知识付费市场日趋成熟的背景下,行业整体规模的扩大给了行业企业进一步扩张的机会,艾媒咨询的报告显示2021年国内知识付费市场规模将达到675亿,得到需要抓住新的市场需求以促进平台的持续发展。

 DBCA6634-356D-4480-9408-F535E61DA38F_4_5005_c.jpeg


其次,得到上的课程具有一定单一“爆点”的特征,即某一门火的课程能够为平台带了更多的营收,并且还能为得到破圈。如薛兆丰的经济课程就极具吸金能力,2017和2018两年间从得到赚了近3000万元,2017年时占到思维造物公司采购总额比例的4.27%,《薛兆丰的经济课》目前的学习用户超过55万,以原价249元计算已为得到带来了超一亿元的收入,期间薛兆丰也上了好几个综艺,无形中宣传了得到App。

 

这些因素的结合也说明了,得到需要更多更火的课程,一门热门课程在经济层面和市场层面能为得到创造巨大的价值,所以我们会看到得到上的许多热门课程都是由各行各业的大咖来讲的。在知识付费领域,元宇宙的火热无疑给了许多行业玩家拓展业务的机会,像是前文提到的一些规模不大的私域流量平台,瞅准了市场需求也快速进来分蛋糕。

 

元宇宙的到来也是得到继续破圈的契机,至少从课程安排和师资力量角度来看,得到的元宇宙课程还是有保障的。目前,在得到上《元宇宙6讲》在热门课程TOP50榜单中排名第一,超过财经和管理学等课程,长远来看,伴随着元宇宙概念的持续火热,该们课程可能还会继续火一段时间,得到未来或还会推出其它元宇宙课程,将更多用户吸引至得到平台。

 

值得警惕的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许多新概念传播得非常快,一些在当时火热的概念被投机者追捧,但在热度退去之后,真正推动行业发展的反而是那些平时默不作声的企业,例如此前的区块链。作为知识付费平台,得到需要的是靠自己的行业影响力,开发出更多更有价值的元宇宙内容,像是元宇宙产业链的许多部分都值得做成一门课程。追热点只是一时,只有沉淀下来才能开发出更多有社会影响力的课程,对于知识付费平台而言,核心竞争力不就是内容吗?前沿课系列是得到平台的差异化所在,得到的商业模式归根到底要靠的还是内容差异化,只有将地基建的足够好,平台未来的行业上限才会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