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她致敬!

这年头,没点互联网精神,上网冲浪的难度是越来越大了。


热点热梗更新速度之快,稍不留神,就有可能在朋友圈子里丧失话语权。


为了给大伙哔哔新鲜事儿,小雷每天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生怕错过什么重要信息。


今天小雷要聊的是「数字化」,「数字遗产」这玩意儿,不知道小伙伴们有没有听说过?


016d-icqznha2164618.jpg


数字遗产听起来玄乎,其实说白了,就是个人去世时留下的网络权益和财产。


比如社交账号和里面上传的图片视频文件;游戏账号和氪金得到的皮肤道具等等。


随着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发展,现在数字遗产还包括基金、股票和比特币等数字货币资产。


一旦人没了,这些虚拟的东西要怎么合理继承分配,现在还是个不小的难题。



不过嚯,跟小雷下面要说的这件事相比,数字遗产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在更早之前,人就已经被「数字化」了,是的,就是和咱们一样的人。


辣么人要怎么数字化呢?把身高体重这些数据存到电脑吗?No,No,No!


先跟大伙说一下做法:人死后先将尸体马上冷冻,然后再切割成头发丝一样厚的薄片,「碎尸万段」了可以说是。


微信图片编辑_20211016103650.jpg


估计有小伙伴要说了,又是冰冻又是切片搁这拍恐怖电影呢,折腾这些有啥意义啊?


这事儿还得从上世纪80年代美国提出的一个计划说起。


学医的小伙伴应该都知道,人体解剖学是一门很深的学问。


很多高级的医疗器械、精湛的手术技术,都是通过解剖人体不断改进和完善的。


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人体解剖,现代医学事业的水平还得倒退好几十年。



辣么问题就来了,学医的人很多,然鹅可供解剖研究的尸体却是少之又少。


面对这种供不应求的情况,美国1986年提出了一项「可视人体计划」(The Visible Human Project)。


计划内容是这样的,先把人体切成薄片,再把这些切片拍成照片录入电脑组成数据库,以供医学人员研究。


这么操作下来,原本的尸体就成了可以随意分割组合,随意查看恢复任何器官的数字化可视人体。


8n866102o1284o76n0904n613p93050p.jpg


而且嚯,为了保证尸体切片的新鲜程度,需要在人死后4小时内,立马进行冷冻处理,


冰冻完还得用刀具一刀刀切割,听着就怪渗人的,这也导致那时候没人愿意贡献自己的遗体。


无人自愿,计划停滞不前,辣么就只能来些硬手段了。


时间来到1993年,世界上第一个数字化可视人体在这一年诞生了。


尸体来自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个罪犯,执行死刑后,他被切成了2000个切片。


24cd9f77193e0b9901ab2ac6c18f3a86.jpeg


一年后,第二个数字化可视人体诞生,尸体则来源于一名死于心脏病的59岁女性。


说实话哈,这俩人都不是完全自愿的,毕竟死人没法开口说话决定身后事。


但实际上,他们已经向全球超过4000所机构提供了医学研究服务,也算是功德无量的一件事了。


更多的医疗机构和医学生,通过数字化可视人体,就可以学到人体解剖的相关知识。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有一个人不仅自愿报名可视人体计划,甚至还积极参与到计划中来。


她的名字叫做苏珊·波特(Susan Potter),是一名二战幸存的德国裔美国老奶奶。


https_______mmbiz.qpic.cn___mmbiz_jpg___y8FhDcUCcSNWW9VjicmKw42CtiaicVwxyY1fRGH8vHaesGbBsjtGalaFuz1waFm11U1d7Wue4eOzKibT2XehcZ0icwA___640_wx_fmt.jpeg

(苏珊·波特)


按理说,经过炮火纷飞的战争年代,本应该更爱惜自己身体才对。苏珊为什么要选择死后任人切割自己的遗体呢?


事情是这样的。


2000年,72岁的苏珊无意间在报纸上看到了关于「可视人体计划」的文章。


当时她以为自己还剩下一年时间,于是马上联系了当时负责该计划的维克·斯皮策(Vic Spitzer)博士,表示想捐献自己的遗体。

2e6a89ec-1734-4354-9b12-1071a54d33e1.jpg

(维克·斯皮策 博士)


这可是「可视人体计划」实施以来,第一个自愿报名的人,本来是挺好的一件事儿。


但在对苏珊深入了解后,斯皮策博士却觉得不行,因为她的遗体医学价值并不大。


原因很简单,这个计划需要的是健康的人体,然鹅苏珊的身体早就已经「变形」了。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苏珊切除了双乳房,还得过黑色素瘤,脊柱,糖尿病,髋关节和溃疡等方面的疾病。


这样一具身体切成片,解剖研究的作用就大打折扣了。


f4ae6f21-435a-407c-9346-487ba4fc01ac.jpg


不过嚯,博士最后还是同意了苏珊的要求。


因为医学研究价值很重要,但是尊重一个愿意为医学做贡献的灵魂,同样也很重要。


而且在参与计划的这段时间,和医务人员的相处也在疗愈苏珊孤单的心。


u=2462931116,4115560378&fm=173&app=49&f=JPEG.jpg


苏珊的一生可以说坎坷不断,幼年时被父母丢弃,祖父母相继去世成为孤儿。


后来又经历了二战炮火连天的恐惧,成年后遇到了丈夫养育了两个女儿。


也许是童年留下了阴影,苏珊和两个女儿的关系并不好,女儿甚至都不去参加她的追悼会。


到了2000年丈夫去世后,苏珊又只有自己一个人,她再一次感受到了小时候那份孤独。



但跟那些遭遇不幸黑化报复社会的人不一样,苏珊选择了另一条善良、充满勇气的路。


参加计划后,苏珊开始和医院的研究人员生活在一块,一起吃饭、聊天。


大家除了在意苏珊的身体状况,还开始了解她的个性。


比如苏珊有一只很喜欢的泰迪熊玩偶,她最喜爱的歌剧是《浮士德》等等。


小雷估摸着,这些资料她的父母女儿应该都不知道叭。



原本苏珊以后自己只能再活一年,或许是在医院里过得很快乐,没想到她又多活了15年!


直到2015年,87岁的苏珊因肺炎才去世,临走时她身上还随身携带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如果我死了,请立即联系维克多·斯皮策医生,回收遗体只有四小时窗口期。」


其实斯皮策博士一早曾说过,如果苏珊不想继续计划了,随时都可以放弃。


然鹅直到最后,苏珊都从没改变过自己当初的决定。


微信图片编辑_20211016103838.jpg


苏珊虽然已经走了,但是她永远都在。


人总有一死,无论是入土为安还是献身科学,小雷觉得这个选择没有对错之分。


但面对这些勇于献身的人,小雷觉得他们值得我们一份尊敬,值得我们永远铭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