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涉黄的陪玩行业,这次真的要凉凉了。

不知道有多少读者会在打游戏时突然感到一丝孤独,想找朋友开黑,朋友却以“没空”的理由推脱,这时的你会怎么办?简单,点个陪玩就行了。

 

src=http___upload-images.jianshu.io_upload_images_16496636-379368b50e331a83.jpg&refer=http___upload-images.jianshu.jpg


陪玩作为近两年爆火的“职业”,凭借低付出(陪人打游戏)高回报(陪打游戏还能赚钱)等特点吸引了诸多喜欢打游戏的用户。无论是客户还是陪玩都能从中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然而这项服务可能要消失了。

 

9月7日,据新京报贝壳财经、新闻晨报等媒体报道,包括“Hello语音”“小鹿陪玩”“比心”在内的多款陪玩类软件被无限期下架。目前,华为、小米等手机厂商辖下的手机应用商店已经无法搜索或下载相关的APP。不过根据业内人士透露,这个无限期下架并非永久下架,如果这些APP能够按照要求完成整改,就可以重新申请上架。

 

微信图片_20210908180223.png


该公告一出,很多陪玩和老用户都表示不理解,不就是花点钱叫人陪自己打游戏吗,怎么还要整改?对此,人民网也给出了下架原因:涉嫌色情。

 

陪玩=色情?

 

随着互联网的进一步普及和电竞行业的不断发展,国内的游戏玩家数量不断上升,用户多了,需求自然会越来越多。十几年前我们玩游戏可能要给网吧或网络运营商交钱,但现在可能会有不少玩家愿意花钱请你陪他一起玩游戏,可能有些读者不能理解,但陪玩市场正是因此爆火,比心、捞月狗等陪玩平台都是这个浪潮下的产物。

 

641.jpg


低投入高回报的盈利模式会吸引那些高分路人或美女玩家加入这个行业,也会吸引那些又有钱又空闲的“老板”涌入平台挑选自己喜欢的陪玩。

 

为了让用户能够更方便挑选自己喜欢的陪玩师,陪玩平台还会对陪玩师们进行分类,比如会根据音色的不同分成“御姐音”、“萝莉音”、“清纯音”等等。好的声音可以让陪玩师加分,声音不好的陪玩师可能就“无人问津”,这个逻辑倒是有点像现实世界里的“陌生人”社交软件,只不过指标从脸变成了声音。

 

微信图片_20210908180003.png


据统计,2017-2018年陪玩类App的付费占比呈现逐年递增的趋势,付费陪玩已经成为了一种潮流。再加上王思聪以及部分电竞选手的卖力宣传,让诸多陪玩软件一时间名声大噪,几家陪玩平台也因此获得多轮融资。就以比心举例,在2018年获得IDG资本的数千万美元投资后,其估值已经达到了一亿美元,说它是当时的“明日之星”绝对不为过。

 

v2-338aefe93402e16e230025becfaeade0_b.jpg


但随着用户的热情散去,陪玩市场快速缩减,或许是愿意高价请人陪玩游戏的用户数量一直不多,又或许是因为陪玩师实在太多,市场竞争激烈等原因,陪玩软件们表现越来越差。

 

在这一情况下,不少陪玩师为了能够赚到更多的钱,选择以陪玩的名义去接一些“出格”的单。人民网曾在报道中指出,一些女陪练借由游戏陪练的名义向玩家兜售视频裸聊等“深夜服务”,并且已经形成了完备的业务链。据小雷所知,有些女陪玩师还会在线下与客户见面,这种定价数千元一小时的线下陪玩,难道真的只是为了陪着打场游戏?事情的真相估计没这么简单。

 

e7cd7b899e510fb3c7a1b5014e395892d0430cfa.png


有网友评论,“只要美女玩家依然靠着各种漂亮照片吸引用户下单,色情现象就绝对不可能完全消失。”其实在一两年前,比心陪玩APP便因为色情问题被下架,尽管重新上架后官方表示已经对色情问题进行了严查打击,但色情就像陪玩的影子,只要陪玩存在,色情便永远存在于它的阴暗面。

 

即使创业者初心是好的,但行业内从业者鱼龙混杂,陪玩的尺度也难以把控,这一固有弊端短时间内难以解决。

 

陪玩市场还能穿上“复活甲”吗?

 

作为游戏行业迅速发展的衍生品,陪玩市场会走下坡路其实是意料之中,毕竟它的用户粘性并不高。毕竟由于陪玩平台的门槛较低,大多数人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使得陪玩师的陪玩服务质量“参差不齐”,没有给客户一个良好的服务体验。所以,这也导致很多人虽然注册了陪玩平台,但下单一两次后就不会再消费。

 

并且目前陪玩行业的收入差距较大,虽然现在有些陪玩从业者能够月入过万,甚至是几十万,但是对于大多数陪玩师来说,他们的收入不但不高,而且缺乏稳定性。根据比心APP公布的数据显示,大多数陪玩师的月平均工资在2951元左右。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造成人员流失。

 

359b033b5bb5c9ea52fb48a08b4082073bf3b3ed.jpeg


为了解决陪玩行业增长受限的难题,几乎所有的陪玩平台都把希望寄托在社区化、短视频和直播方面,但是这些半路转型的软件又怎么可能与斗鱼虎牙这些头等玩家正面对抗呢?更别说斗鱼虎牙也上线了陪玩服务,会进一步压缩这些陪玩平台们的市场份额。

 

微信图片_20210908180129.png


当然,这些陪玩平台也不全是靠陪玩这一个业务盈利,为客户代练也是他们的收入来源之一,但我们都清楚,目前没有几家游戏会认可代练行为,就拿英雄联盟举例,如果系统检测出账号存在代练的行为,就会将该账号封禁一段时间。

 

所以小雷个人认为,这些陪玩平台还有“复活”的可能性,但想重现之前的荣光,几乎不大可能了,陪玩确实是个能赚钱的生意,但可能不是什么好生意。

 

结语:

 

当大家一个人在游戏中奋战时,感觉很孤单渴望有人来陪,其实这很正常,在早期也有很多玩家跑去社区、贴吧等社交平台寻求开黑的队友,但随着资本的介入,“开黑”这个词似乎变了味儿。游戏陪玩作为一个新兴的行业,提供对应的服务收取对应的费用,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借着游戏陪玩的名义,打着擦边球,进行一些非法交易,那么必将自食其果。

 

微信图片_20210908181224.png


对于现在陪玩行业来说,它们是需要一次大规模的整改。行业存在,是合理的,但一个行业想发展长久做下去,就离不开条条框框的约束。


游戏里的英雄可以复活,但这些陪玩平台们,估计很难再买到“复活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