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色的业绩足够库克证明自己。

十年对于一个人、一家公司来说,可能意味着一段相当重要的经历和阶段,少年可以成长为社会的中流砥柱,公司则可能经历了从创立到辉煌再到没落的整个周期。对于将在今年11月1日迎来60岁生日的库克而言,刚刚过去的十年代表着他在苹果公司迄今为止的CEO任期


时间回到十年前的2011年8月24日,苹果公司正式宣布库克担任CEO一职。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在人生的最后时光将这家公司托付给了他所信任的蒂姆·库克,后者接替身患重病即将不久于人世的乔布斯,成为苹果“重生”后的第二任CEO。



苹果在企业经营层面发生的变化相当巨大:iPhone从每年只推出一款,变成了同年内可能更新四五款的中高端手机系列;苹果从iTunes之外几乎完全靠硬件销售盈利,变成了在线内容和增值服务也全面开花;公司市值从库克刚就任时的3340亿美元,增长到了如今的2.46万亿美元


如今的苹果或许面对着争议,再也没有一个新产品能带来如iPhone一般的巨大震撼,iPhone自身也失去了超凡脱俗的气质,而且一系列社会博弈开始困扰这家公司。但飞速增长的销售数据和股价摆在这里,无论谁都不会否认,作为CEO的库克带领苹果度过了成功经营的十年。


iPhone平淡但卖得越来越好


提起乔布斯时代的苹果,一个最精准也最简洁的形容是“再一次改变世界”。


横空出世的iPhone颠覆了所有的掌上设备,让智能手机兼顾了强大性能和老幼皆宜的易用性,就此拉开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大幕。精致的iPhone 4和统一分发应用的App Store等阶段性产品,不仅指导了当时的消费电子行业如何改变自身,带来的影响更是一直延续到今日



之后的iPhone也有过iOS 7带领智能设备视觉设计走向抽象化,确认了生物识别、大屏幕、多摄像头是未来手机发展方向等高光时刻,但更多的时候都在让人感觉到,曾经的如火山爆发般猛烈的冲击不会再出现了。从不断带给人意外的天才,变成了稳定拿高分的优等生


iPhone 6到iPhone 8的四代产最为典型:每年都能见到性能更高的A系列芯片、功能更加细化的iOS、越发出色的拍照表现以及炉火纯青的制造工艺,然而却没有从根本上改变iPhone乃至手机形态。在此前的基础上继续做加法,只能看起来更好而不是更特别。



iPhone X似乎是对一系列质疑的回应,用至今都让人又爱又恨的“刘海”设计将智能手机带到了全面屏时代,然而那之后的数代产品又陷入了形态框架不变只在细枝末节的功能层面做出改进的桎梏。从iPhone 12 Pro Max换回iPhone X,除了速度慢了点几乎令人感觉不到明显区别。


到了很快就会面世的iPhone 13,外界期待甚至缩小到了高刷新率这等细微的功能点上——iPhone终将拥有其他手机早已普及的特性,而且会做得更完善更讨人喜欢。人们也知道,苹果已经很难再拿出惊世骇俗的产品,iPhone 4早就和乔布斯一起成了过去



库克管理下苹果也不完全是在重复过去的自己,随着高端型号起售价格逐年提升,苹果开始有意向中端市场试探。iPhone 5c让苹果意识到比起颜色,价格显然才是打动更多人的关键,几年后的iPhone XR找到了价格和体验的平衡,同时还有iPhone SE系列拉拢更入门的消费者。


更何况,高端iPhone之所以能撑起万元售价,就在于苹果仍可以在技术层面领先行业将近一个身位,性能、质感、体验都有对得起售价的表现。存在但肉眼可见的优势对于竞争对手们尤其是中国手机厂商来说,“追赶苹果”从姿态或者说空想,变得越来越像是可以实现的目标



库克很少会对外谈及理念,我们只能从产品表现感受,发掘出他和现在的苹果管理层偏向保守的决策风格。对这家公司报以感性期待的粉丝可能会失望,但作为商业组织而言必然是个好的结果——苹果总收入倍增的同时,近半销售额仍由iPhone贡献。


苹果拥抱世俗不再神秘


苹果表现出来的一大变化是其对公共事务的参与程度越发突出,产品层面也能找到规模不小的价值观表达。从精神层面来看,这个品牌不再是绝对的高高在上,而是有了不少和日常生活、大众关心的事物相融合之处。


近两年最鲜明的莫过于环保——一般公司很可能将环保优先级放在增长、盈利等目标之后,苹果则是几乎把这个词放在了嘴边上。从产品包装无害化到明确碳中和时间点,表现出来不少积极性,当然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得是率先取消随附充电器。



还有对多元审美的尊重和不同价值观取向的接受,苹果的友好程度不仅限于政治正确和库克先一步公开了个人性取向,而是真真正正在雇工、产品体验等有表达。以至于有消费者表示,现在也很难在苹果之外其他公司的产品上,见到流露于表面的对于不同性向不同文化的包容。


苹果在产品体验层面的表达则是另一种公共化,变得对不同优秀设计兼容并包,放下了乔布斯时期略带孤傲的气质。当时的人们会惊叹于苹果体验层面的创举,会研究该怎么学会使用苹果产品,而不是吐槽“为什么苹果把这个地方做得如此难用”。



软件的种种改变最为明显,过去的macOS和iOS都隐隐约约在教导整个行业做系统,现在变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iOS开始积极学习安卓特色,通知中心、小部件、卡片式后台都化为己用,独立出来iPadOS从桌面系统取了不少效率体验的经,往好的一面看,用户学习成本低了。


苹果服务业务的存在感在逐年增强,就连因没有内置商业推广内容而被称赞的iOS,也开始换着花样推荐各类订阅服务。各类服务都建立于硬件产品之上,比如Apple Care+让长期使用更加放心,音乐、视频、游戏、新闻、健康等,给用户提供了高品质内容。



发力服务的举动看起来像是要从移动互联网其他参与者手中拿走蛋糕,毕竟早已有成熟经营的服务或是在线内容平台。一贯的高水准倒是让服务业务的重要性不断提升,收入几乎是iPhone销售额的一半,也相当于Mac业务和可穿戴及配件业务(或是iPad业务)的营收之和。


因为神秘、超前、独特,苹果曾在不那么主流的角度上吸引到了关注和拥趸,甚至有人夸张地将其形容为“宗教”。十年后体量和营收同步倍增的苹果,依然是集结了精英人才拥有极高效率的大型跨国组织,也依然有优秀的审美和表达能力,但又少了些会抗拒一些人的自成一派。


“全家桶”皆是营收支柱


Mac、iPod和iPhone,是乔布斯自创立苹果以来最重要的三大产品线,也是他逝世前苹果最为核心的业务。库克遭受的多种质疑中,他是否会在任期内领导苹果推出自己的iPhone常常名列前排,到今天为止我们的确没有见到“下一个iPhone”,不过苹果产品线的确有了不少扩充


在2015年作为“One More Thing”发布的Apple Watch,一度是库克CEO生涯代表作有力候选。Johnny Ive在工业设计上付出了不亚于手机的心血,开发团队也引入数码表冠去颠覆可穿戴设备体验,让这块手表从外观到使用都充满了苹果风味。



苹果曾计划让手表超高端化,在万元数万元价位段彻底替代传统钟表的市场位置,库克甚至从巴宝莉挖来高管负责相关战略,但最后没能令其满意。现在的健康优先也并非是坏事,Apple Watch形成了稳定增长的用户群体和口碑,根据第三方调研机构数据,苹果在2020年间卖出了3390万只手表,是均价更低的第二名的三倍之多。


或许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也很可能是金子就总会发光,苹果的另一款可穿戴产品相对低调地实现了巨大成功。原本被外界看作是iPhone去掉耳机孔后替代方案的真无线耳机AirPods,用堪称颠覆的蓝牙耳机体验改进证明自己:拿起即连接放下则断开,让无线耳机易用性与有线无异,也成了iPhone一般的品类代名词。



AirPods的“改变世界”在于让无线耳机真正确立了易用性标准,而后的AirPods Pro则是将降噪耳机市场从细分领域变成了主流需求,苹果还带动了几乎所有手机厂商推出与自家手机体验匹配的真无线耳机产品,也像过去一样和学习对象无限对标


2014年,苹果相当意外地收购了消费级音频产品品牌Beats,而这之前之后的收购大都与商业或技术有关。Beats在保留品牌和外观特色的同时,获得体验、芯片技术等加成,产品定位则和苹果其他音频产品线形成错位与互补。新产品命名风格没有延续“i前缀”,长期进行多品牌运作,都可以看做库克时代苹果的小小叛逆。


由乔布斯亲自发布并确定了现代平板电脑形态的iPad产品线,却是在库克管理下找到更适合的路。最初几代iPad都在最初确立的形态下改进,而后陷入了“买后爱奇艺”的场景限制,直到加入触控笔提升专业性“推翻乔布斯”才开始回暖,系统层面的效率体验改进也起到了类似作用。



发展了十余年的iPad,如今看起来像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重生的Mac产品线:外观时尚便携,同时又能满足一定的生产力需求,娱乐功能也相当强大。在自己的定位中还没有遇到对手的iPad,现在是苹果财报单独列出来的五大业务线之一,与Mac、可穿戴及配件的营收相近。


下一个iPhone仍未出现


在iPhone不再独特的时代,苹果围绕其建立起了足够有竞争力的产品阵容不假,然而大多数人仍然会关心苹果什么时候会推出“下一个iPhone”。iPhone销量连年增长也是平均售价最高的手机品牌,和其他业务线一起推动营收、股价水涨船高,但如何突破自己才是真正的未来之道。


Apple Glass向来被认为是最有可能继承iPhone衣钵的下一代消费级产品,有望带来比智能手机更加深入,也更能和现实生活产生化学反应的个人信息交互体验。在爆料消息中,一致认为智能眼镜产品将延续苹果现有生态,同时将混合现实变成真正可以推广开来的技术。



库克对AR的表态是有力支持,他曾表示AR有望放大技术与人之间的价值。不过事实是Apple Glass八字未见一撇,年年在WWDC登场的ARKit也是雷声大雨点小,有技术推广却无落地产品。至今也只有拿着iPad打开苹果官网,查看硕大的Mac Pro主机和Pro Display XDR显示器(的模型)是否能在家中放下,以及那些应急且精度要求不严格的测绘需求等相当窄的AR使用场景了。


汽车同样是相当标准的次世代产品雾件,多个消息源指出苹果自2014年起就组建了数百人规模的开发团队,旨在可以独立打造出符合苹果要求的汽车产品。然而直到特斯拉领跑电动汽车、国产品牌竞争加剧,连老牌车企都先后宣布纯电化的今时今日,苹果造车仍没有公诸于世



一种说法是苹果最初敲定的不依赖供应商,完全独立制造整车路线难以实现,于是决定聚焦于智能座舱体验和自动驾驶。这和苹果相当切合,iOS至今仍是移动操作系统交互典范,AI技术也在手机拍照等场景有验证。加州车管局文件从侧面证实,苹果在进行自动驾驶技术测试,只是不确定仅有自动驾驶还是完整造车。


库克时代的“下一个iPhone”或许并不一定是新的品类,也可能就来自于苹果现有的产品线。亲自参与芯片设计的手机厂商不是苹果独一个,但是能把手机芯片技术带到不同领域的产品线甚至逆向输出到电脑的厂商,到现在还只有苹果,未来可能也是如此。


iMac、Mac mini、MacBook以及iPad Pro都在使用的M1芯片证明了两件事,苹果可以在不同形态产品间应用相近的软硬件架构且能保证性能,苹果设计芯片的能力已经达到同类公司中更高水准。“大力出奇迹”之下手机、电脑、可穿戴设备会发生什么改变,开始值得期待起来。



的确,库克至今还没有创下带领苹果推出改变全世界的产品的成就,但他也没必要追求齐平或是超越乔布斯。公司商业成功已经为库克个人成功做了极好背书,铺垫好将来有机会长出一片“苹果树”的技术土壤,又何尝不是一种成就呢


低调的个人,不断前进的公司


当我们阅读一篇篇商业故事时,企业领导人在公司经营中所作的思考和决策,往往是故事中最为精彩的一部分,无论中外的大型科技企业也都乐于将核心人物的这些经历分享出来。库克时期的苹果显然是个例外,比起轶事多到能单独出一本书的乔布斯,这位继任者低调了太多


结果便是除了从产品表现和董事会问答中逆向寻找决策痕迹,就只能反复琢磨偶尔出现的报道了。库克最有价值的经营哲学可能是“永远不要问‘史蒂夫会怎么做’”,他认为乔布斯遗留下来的精神应当长久存续在苹果公司,但不该束缚它的发展。实际上库克这十年间的确是这么做的。



乔布斯看重的用户体验得到了延续。在各类消费电子厂商中,苹果的尊重隐私和其他个人信息数据工作做到了极致,至今仍不从用户数据中获得盈利也不允许第三方软硬件厂商“钻空子”。当人们想要购入不会导致个人数据被滥用的产品时,苹果手机、平板、电脑几乎是最优解。


从中国消费者角度看去,苹果发生的一大变化是终于会讨好中国市场了,购买门槛大幅降低。往好的一面看,国内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苹果旗舰店,中文输入优化、实体双卡双待也切实让iPhone、iPad变得更有吸引力,参与购物促销提供官方折扣则是相当不苹果的意外之喜。



我们无从了解研发流程是否在库克管理期间有太多改变,但我们知道今天的苹果也会有不完美产品。iPhone降速、AirPower难产,MacBook蝶式键盘故障率高都不是新鲜事,连WWDC上盛大发布的新一代iOS功能,都有不少无法在半年后新款iPhone上市时同步启用。


这十年间苹果经营状况受到的外部质疑更多规模也更大,美国政府等给科技公司提出了更多要求,与开发者生态、其他商业公司的利益纠纷也不时产生困扰。从结果而言,库克给到了消费者、行业、监管部门等多方都能接受的应对措施,表现基本令人满意。


结语


乔布斯时期整个苹果都充斥着浪漫主义色彩,令不少人敬佩、心向神往,一出手便是要创造一个新时代。而库克担任CEO十年后,苹果更多的是长于规划和高效率运转,少了一份气质多了实用主义表达。其商业层面是绝对成功的,产品层面是消费者们仍乐意买账的。


不过,我们可能不太容易见到库克和苹果共同走过完整的下一个十年了,他曾在接受专访时表示将在十年内卸任苹果CEO一职。没有库克的苹果会走向何方,或者说苹果能否找到能和乔布斯、库克一样推动公司前进的CEO,将会是属于未来的最大的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