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身价百亿到破产重整,方正到底经历了啥...

小雷最近听到一个跟方正集团有关的坏消息。


这个曾经创造了对中国IT,医疗医药产业发展至关重要的核心技术的大型集团,最近正式进入了破产重整程序。


image.png


可能对于比较年轻的朋友来说,“方正”这个名字听起来还是有些许陌生。


但在电脑刚发展起来那会,方正集团的名号可是响遍大江南北。


旗下的方正电脑在那时更是无数学校的唯一指定供应商,和清华同方占据了各大学校机房的半壁江山。


毕竟背靠着北京大学的一流资源,头上顶着北大的光环,再怎么样也不会太差嘛。


image.png


退一步说,我们可能没有用过方正的硬件设备,但不可能没有见过方正家的字体。


喏,小时候人教版语文书的「读一读 写一写」所写的字体,就是方正硬笔楷书。


image.png


再到现在,我们手中的手机系统字体也有可能是方正为厂商专门定制的。


比如在MIUI 11上正式启用的小米兰亭Pro字体,其实是基于方正兰亭黑修改而成。


小米提出定制字体的需求,方正则作为合作方为其设计打磨。


t01cc624bfcd8af307e.jpg


还有已经躺在棺材上的锤子手机,它所使用的锤子T黑字体也是由方正字体定制的。


方正基于自家的“方正悠黑”进行加工和优化,成为了锤子手机的御用字体。


小雷自己也挺喜欢这套字体风格,整体灰度均衡,重心统一,年纪大了看这种黑体就是赏心悦目。


214153hgiagcdpcojget5w.jpeg

 

然而,这还只是方正众多业务中的一小部分。


2018年底,方正集团总资产就达到3606亿元,净资产655亿元,一时间风头无两。


image.png


在2019年时,方正集团还是第33届电子信息百强企业的前五强,仅落后于华为、联想、海尔和小米这几个熟面孔。


BD9A89BCF27342924919C5936F447E2BBE23B511_w550_h332.png


方正集团旗下还拥有方正科技、方正控股、北大医药、北大资源、方正证券、中国高科6家上市公司。


平时一个公司能上市已经很牛了,而方正集团旗下有6个上市公司,这就特么离谱。


20200703114507781001.png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是发生了啥事儿,让一个曾在IT领域叱咤风云的科技公司沦落到破产重整呢?


无论在哪个年代,都不乏有人向往着创业,想干一番大事业出来。


但个人创业非常困难,所以当时特别流行高校自己投资创业。


我们熟悉的北大同方和清华紫光,它们都是背靠顶级高校的一流资源,有着天生的技术优势。


u=2645872896,3490384682&fm=26&gp=0.jpg


而方正集团是北京大学在1986年投资40万注册成立的,当时还不叫方正,叫北京大学理科新技术公司。


如果说成立公司是从0到1,王选院士就是那个把方正集团从1带到N+++的那个灵魂人物。


6541a44bfaf16c189018741453de2ea1.jpg


这位真大佬,一脚油门就把方正集团从乡村小路带到高速公路。


他带领团队做出的贡献,让方正集团很长时间里都受尽褒奖。


连CCTV都在节目中毫不吝啬地夸赞过方正集团。


只要你读过书、看过报,你就要感谢他,就像你用到电灯要感谢爱迪生一样。


aHR0cHM6Ly9tbWJpei5xcGljLmNuL21tYml6X3BuZy96WURvSTVBZ0pydEtROWJqeXMzRGZTMGdudmphNW80Ym1QWWhSN044OFpyQzUwanZKRzA2UXdkRnA2M0pUUFRrYXlDc2ljVlM2cVR3WDlTM2ljNWdpYnd0dy82NDA.jpg


都拿方正和爱迪生放在一起夸了,听起来是不是很夸张?


其实不然,只要大伙了解过王选带领的方正集团干了啥事儿,就知道CCTV这波褒奖非常到位。


在以前国内印刷技术尚未成熟时,日本的报社已经在用计算机控制的照排机来排版制作报纸了。


那时候我们国内的报纸还在用铅字印刷,效率慢的一批。


下载.jpg


工作人员得先按照要印刷出来的文案,把对应的铅字找出来,排好序后打样、压出来纸型,这才算是印刷成功。


总结起来就是又累又污染环境。


像小雷这样没耐心的人,估计干一个下午就心态爆炸了...


aDJvl4g5ji.gif


此时电子照排印刷是一项高端技术,核心技术也被日本、美国等西方国家掌握,形成技术垄断。


而且别的国家可不会直接教我们怎么搞电子照排,它们只会向我们进口现成的照排机,赚中国的钱。


在国外照排机进入国内市场的压力下,王选院士还是带领团队自主研发了“汉字信息处理与激光照排系统”。


这意味着,我国印刷业终于甩掉了污染严重且效率底下的铅字,进入了“光和电”时代。


src=http_%2F%2Fwww.kepuchina.cn%2Fdmkx%2Fshylbt%2F201901%2FW020190131401086245480.jpg&refer=http_%2F%2Fwww.kepuchina.jpg


并在1981年成功研制出了中国第一台计算机激光汉字照排系统原理性样机。


由于样机不成熟,几乎没多少出版机构敢用,毕竟国外的照排机已经很成熟了,很多机构觉得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timerpic10.png


愿意第一个试错,或者说吃螃蟹的,还是我们熟悉的《经济日报》。


不出所料,第一版报纸印刷出来,还是出现了很多错字。


对于一家权威的报纸机构来说,频繁出错的影响是很大的,但人家还是愿意支持国产激光汉字照排系统原理性样机。


timerpic18.png


最后,这台频繁出错的样机经过王选团队不断调试完善,终于实现了0故障照排印刷。


当一项技术成熟后,就要考虑推向社会商用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社会、公司和大众真正用上激光汉字照排技术。


于是,北京大学理科新技术公司在1986年成立,并将激光汉字照排技术正式向社会开放商用。


直到1989年 ,北京大学理科新技术公司的订货款额已经突破一亿元,为后续为方正集团的发展奠定了扎实的经济基础。


006rPqrTgy1grcaxeo7u5j30xz0yjn6b.jpg


可以说方正集团的梦幻开局,完全离不开王选院士的“天神下凡”带飞。


到了1993年,国内绝大部分报社和出版机构都使用了王选团队完全自研的激光照排系统。


只可惜,随着王选院士退出一线,再加上激光照排系统已经有了绝对的垄断地位,方正集团开始了它的吃老本之路。


为什么这么说呢,后来个人电脑市场兴起,方正却没有第一时间抓住这个风口。


第一批入场的联想靠卖电脑赚了不少钱,方正才反应过来,要不自己也搞一下电脑好了。


16117052.m.jpg


由于方正在PC上没啥核心技术,所以组装电脑和分销便成为了它的主要业务。


一开始靠着自己在业界的名声,方正还真做得挺好,做电脑的第二年就挤进市场前二。


成为中国第二大的PC 巨头和全球第七大的台式PC供应商,仅次于电脑巨头联想。


在2006年还和AMD合作了,推出采用AMD64技术的台式机产品。


image.png


不过,因为组装电脑的利润很低,方正在PC市场上并没有赚到太多钱。


比如在2009年,方正科技靠电脑营收了77.3亿人民币,而同样在混PC市场的戴尔,一个季度的总营收就有155亿美元


辛苦整整一年还没人家一个月赚得多,说到底还是自身没有核心技术导致的。


到了2010年,方正想通了,不想再挣PC这份辛苦钱,于是以不超过7000万美元的价钱把PC业务贱卖给宏碁。


这也宣告着方正在PC硬件的路子正式失败。


image.png


2002年,方正集团迎来了一个很重大的转折点,董事长魏新宣布要实施“多元化战略”。


大伙可以理解为,方正从一个核心技术驱动的科技公司,摇身转变为资本集团。


94cad1c8a786c91707be242cc93d70cf3bc75761.jpg


短时间来看,这肯定能让公司财报变得更好看,但一个没有了核心科技技术的集团,又有啥长久发展的势头呢?


从这时开始,方正集团就疯狂扩张,到处收购IT、医疗医药、房地产、金融、大宗商品贸易等领域的公司。


行业跨度这么大,小雷都很怀疑,方正把握得住吗...


后来的事儿我们都知道了,方正坐拥6家上市公司,其他所有公司加起来总员工达到3.8万名。


image.png


看似风光,但大部分公司都是亏钱的,只有少数几个上市公司有不错的营收。


这也是小雷所说的财报数据好看,但不一定赚钱。


当然啦,除了过度扩张埋下的隐患,方正集团长期以来的管理层内斗才是导致破产的重要原因。


2001年,方正集团旗下的方正科技CEO朱剑秋想要脱离方正集团的控制,自己做大佬。


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为了保住对方正科技的控制权,找来了“好兄弟”李友帮忙,最终成功赶走朱剑秋。


但李友成为方正集团CEO后就不老实了,他找来了一堆亲友来当方正集团的高管。


640.png


接着,李友和他的亲友们靠着一系列内幕操作,拿下了方正集团30%的股权。


6fcb-iknhexi6659232.jpg


后来李友还招募了一个帮手郭某,本来还合作的好好的,却因为一些利益冲突翻脸。


于是郭某二话不说就来了波举报,李友也因为这事儿被怀疑搞内幕交易,与郭某法庭“击剑”。


最后李友被罚款被罚款7.502亿元并入狱,但是...这事儿远未结束。


image.png


李友出狱后,又和方正开团,索要200亿元资产,搞得方正一地鸡毛。


王选院长给了方正集团一个好开局,而李友则帮方正集团搞了个破产的怀解决...


image.png


直到审计基准日2020年1月31日,方正集团债务总额高达1469元,净资产-847元。


与巅峰的净资产655亿元相去甚远,破产重整就成为了自然而然的事儿。


比较令人唏嘘的是,这曾经还是一家靠着创新发家的集团,王选用创新给方正开了一条明路。


但后续的管理者却选择抛弃核心创新,走上资本扩张的不归路。


或许这就是屠龙者终成恶龙的真实写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