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造车的厂商越来越多,拜腾却破产重整了

新能源汽车是未来发展趋势之一,传统汽车厂商们投入大量人力和资金,积极研发新技术,押注未来新能源汽车发展,另一方面,许多新能源汽车品牌纷纷创立,大有挑战传统汽车品牌的气势。而市场是无比残酷的,在市场的筛选下,有的新能源车企市值一度突破上千亿美元、有的积极扩大车辆产能,而有的烧了几十亿元,现在却要破产重整,这里指的就是拜腾(BYTON)。

 微信截图_20210713170955.png


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拜腾汽车所属的南京知行新能源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最近新增破产重整信息,即企业可能或已经具备破产条件,但又有维持和再生的希望。从天使轮到今年年初富士康的战略投资,拜腾先后经历了六轮融资(企查查数据),累积融资金额达到84亿元。

 

按照拜腾的计划,拜腾首款概念车M-Byte会在2022年第一季度实现量产,最终量产版将保留M-Byte车型85%的设计。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拜腾还没真正完成自己的量产计划,却要进行破产重整了,拜腾是如何走到这一步?对其它新能源车企而言又有何启示呢?

 

各种因素造成的时间陷阱

 

拜腾创立于2017年,在正式创立的两年前,2015年拜腾项目就获得Pre-A轮融资,投资方是腾讯、和谐汽车和富士康(天眼查数据)。此后的几轮融资里,不乏中国一汽、宁德时代、丸红株式会社等知名企业,至少在投资界看来,拜腾汽车具有不错的发展潜力。

 微信截图_20210713170932.png


拜腾与许多国内新能源车企不同,在管理层结构上带有浓重的海外品牌色彩。前高管毕福康和戴雷都是德国人,前者是在宝马工作20年,打造宝马i8插电混动跑车,业内享有“i8之父”称号,后者同样来头不小,曾任东风英菲尼迪总经理和华晨宝马营销高级总裁等职务。拜腾有了这两位行业大佬做背书,在前期融资和人才吸引上颇具优势,吸引了宝马、福特、苹果等公司员工的加入,而这也为拜腾后续发展埋下不稳定隐患。

 

从外界的消息来看,拜腾的主要负面信息主要来自公司管理和拖欠工资两大方面。拜腾的两位大佬既有合作又有矛盾,后期甚至传出两者关系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高管不和与内部管理混乱,严重影响拜腾品牌的发展和公司内部管理,更影响投资界的投资信心,进而连累到拜腾的融资节奏,一定程度上为拖欠员工薪资的丑闻做铺垫。

 微信截图_20210713170750.png


其次,拜腾在全球布局上颇有“国际大厂”的风范,除了位于南京的全球运营总部,拜腾还在美国硅谷开设北美总部,主要负责自动驾驶技术开发,还在慕尼黑、香港、上海等城市设立设计中心和办事处。对一家初创的新能源车企而言,在车辆未量产、没有找到盈利方式和确立商业模式的前提下,这样的全球布局容易消耗本就不必要浪费的资金,虽然有一定前瞻性,但可能并不利于拜腾现阶段的发展。

 微信截图_20210713181047.png


与蔚来、理想和特斯拉等一线新能源车企相比,拜腾缺乏一位优秀的公司“主心骨”。例如蔚来的李斌、理想的李想和特斯拉的埃隆·马斯克,他们创立企业并持续陪伴着企业成长,时常活跃于融资洽谈、政府合作和媒体公关的第一现场,出现品牌负面信息时第一时间回应,稳住团队、投资者和品牌粉丝的信心。在企业的发展中,这样的“主心骨”人物比外聘高管更稳定,甚至能将自己的理念与追求融入公司文化和产品设计里(特别是在品牌初期),这也是拜腾所缺少的。

 微信截图_20210713165736.png


综合来看,致使拜腾破产重组的因素有很多,是公司高层不和、管理混乱、缺乏资金,或是前段时间爆出的一汽的到来使富士康与拜腾合作破裂等。这样一个一个因素的叠加,归根到底影响的是拜腾的发展时间,对这么一家新能源车企,时间和发展机遇十分宝贵。拜腾没赶上蔚来、小鹏、理想搭载的第一班新能源汽车发展红利期,本因加快步伐,趁第二波造车新势力没发力之前尽快实现车辆最终量产,将电脑上的PPT转化成在马路上飞驰的车辆,这也是其它新能源车企值得警惕的。

 

“造车热”与“拜腾模式”的警醒

 

在互联网信息流里,“造车”一词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成为了网友们讨论的热点词汇,此外,许多汽车领域外的厂商纷纷加入,让新能源汽车行业变得越来越热闹。

 微信截图_20210713175651.png


在这些新玩家里,有已经上市的恒大汽车,也有还在探索更多自动驾驶黑科技的百度,小米的电动汽车业务也正式立项,高调宣布首期投入100亿元人民币、预计未来十年投入100亿美元。可见,在未来新能源汽车这块蛋糕有多么大,但也需要注意,类似于拜腾这样的案例需要警醒,“造车热”兴起的同时我们需要以理性的思维看待。

 

拜腾错过第一波新能源汽车发展红利期,公司爆出的各种问题更拖慢了拜腾后续发展的时间,好巧不巧,特斯拉上海工厂的快速建成并投入使用,让拜腾压力剧增(影响融资风向与下一步要进行的量产计划)。造车新势力与部分互联网厂商一样,时间关乎企业发展的未来,前期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换而言之就是烧钱,比谁先烧出成果、比谁先量产占领更多市场,这也是拜腾后期急于宣布2022年第一季度实现M-Byte车型量产的原因。再这么拖下去不止消费者等不了,投资方更加受不了,这一点在新的造车新势力里最需要警醒。

 微信截图_20210713180314.png


稍有不同的是,对于本身就有一定实力,再进入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厂商们,基于原有的资金和技术积累,它们有更多缓冲时间,而作为后来者,真正要警惕的也还是时间。“造车”是一项十分烧钱的项目,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就曾表示,“在全球化、科技创新、组织这些方面要多少钱,每家公司可能不太一致,但是我相信这个钱肯定超过300亿元。且从0到1还不是胜利,之后从1到100,每一个环节都需要大量投入。

 

即使在原有领域已经取得一定成就的企业,造车后容易分流企业资金储备,说到底还是要保证内部团队稳定、提升造车效率和资金分配效率,抓紧时间做实事,避免最终陷入被动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