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转转,Google和Wear平台回到原点

时隔两年的Google I/O,公开了这家公司关于工作方式、社会责任、人工智能前沿与应用、智能手机的一系列新的思考结果,还带来一个没有多少人期待但也颇为意外的消息:旗下可穿戴智能平台再度改名,迎来三星和更多设备厂商支持,并且会拥有更现代化更省电的使用体验。


在经历Android Wear、Wear OS阶段后,Google将这个用于智能手表的操作系统正式改名为Wear,不强调OS身份也没有Android品牌露出。技术层面进化却不小——与三星Tizen系统的手表版本合并成统一平台并继承各自的优势,而未来的三星、Fitbit智能手表将采用Wear。


15_AndroidWear_Playicon_Still_2K.max-1000x1000.jpg


开发者对这个全新平台的特性做了许多承诺:保持流畅动效和交互的同时,应用启动速度提升30%;从底层的内核部分改善耗电,手表常开心率跟踪也能陪伴睡眠,到第二天也有剩余电量;为开发者提供更轻松强大的手表应用开发环境,设备厂商能深度定制体验。


Wear得到了许多体验上的进步,如手机上不陌生但在安卓手表上还属头一次的双击按钮快速切换应用;再比如横向滑动切换的Tiles卡片界面开放给第三方开发者,给到用户自定义手表快捷功能的空间更大了;重新设计了Google Pay和谷歌助理,Youtube音乐也将来到手表上。


总的来说,Google展现的是一个符合当下可穿戴设备发展前沿的智能手表平台,只不过在这场发布会之前,它往往都显得十分低调且动作缓慢,不像是可以驱动设备去和Apple Watch或其他畅销可穿戴设备匹敌的平台。


起了个大早,还没赶上集


Google智能手表之路起源于七年前,在2014年3月19日的Google I/O,公开了从当时正大步流星的Android分支而来的Android Wear。彼时整个可穿戴市场方兴未艾,无论是高端代表Apple Watch还是亲民畅销款小米手环,都要再等待半年才正式登场,可见Google眼光之长远。


首款采用Android Wear的智能手表是moto 360,几乎是完整圆形的表盘惊艳全场,同时期安卓阵营的主力厂商三星和LG也分别发布了各自的产品。和Android的完全开放并不一样,这个超小屏平台并不允许厂商自定义界面和功能,不同产品不同品牌之间的体验拉不开多少差距。



然而产品体验和销量都不尽如人意,摩托罗拉和LG在短短几代内便退出了智能手表市场,三星则将后续手表换成了自家Tizen系统。虽有持续、小规模的迭代,并在2018年3月更名Wear OS,但国际市场上搭载该平台的手表往往是奢侈品牌或小众品牌,没有大规模出货产品。


苹果再一次完成了市场教育,综合多家调研机构数据,Apple Watch系列获得了9000万台全球市场规模的约40%,采用独立平台的三星、华为、Fitbit各有近10%,头部厂商中没有Wear OS阵营的身影。它在大众视野中淡薄到快被忘记,直到宣布合并、改名,才找回点存在感。


Google在现在的Wear平台上都做错了什么,又错过了智能手表和可穿戴设备的哪些机会?值得Google、Wear阵营中的所有厂商以及其他竞争对手吸取教训。


难以两头兼顾的续航和体验


在行业视角中,可穿戴设备由真无线耳机、智能手表、智能手环等品类共同组成,虽然到2020年已经是规模将近4.5亿台的庞大市场,但其中高达八成的部分都属于智能手表外的产品。智能手表现在分为两派,“大号手环”以及全功能手表,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产品思路。


手表形态小尺寸机身下,往往难以提供高性能和长续航,于是“大号手环”选择在智能手环上做加法,主攻可以连续使用两周左右的长续航,以及预装的天气、运动、健康、支付等有限体验。从市场反馈来看,消费者认可这个路线,常用功能做好还不用频繁充电就是个好产品。


作为全功能手表代表,Apple Watch完全放飞自我:追求可安装应用和流畅度,而续航短到前几代都无法监测睡眠,换用LTPO屏幕才能长期显示时间。正面效果则是在健康、效率、独立通信等高端功能做到优秀,还基于高定价做好质感,完全把握住了奢侈品之下的高端市场。



目前搭载Wear OS的手表,无法在上面两种路线中找到平衡。两天续航已是绝大多数产品的极限,应用生态、连接体验、智能交互等高级功能也谈不上多好用,兜兜转转两边都没有做踏实。这其中有硬件平台效能不够强大的缘故,却足以说明Google在软件上的工作不算充分。


与手表端Tizen合并被视作Wear平台重大利好,原因就在于三星在苹果之后,以一己之力建立出了较为融洽的智能手表体验。三星在手表上沿用和手机一致的One UI界面,美观且有高度自定义空间,健康、运动、提醒、交互都属第一梯队,只是第三方应用相较之下少得可怜。


假设能将Wear已有的生态基础和Google服务,与Tizen的优秀视觉交互体验有机结合,那么我们有可能见到一个能在全功能手表路线上,可以和Apple Watch的watchOS相提并论的生态。


很不Android的系统定制限制


如前文所述,虽然Wear平台的血脉从Android分化而来,但Google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允许厂商像手机那样高度自定义手表系统,而是使用其指定的原生界面。无论手表屏幕是方是圆,用户都要面对几乎一致的使用体验,并且必须在厂商应用外搭配Wear应用连接手机。


安卓阵营之所以能在手机市场发展为第一大阵营,就在于开放系统定制权限让各个厂商有了发挥能力的空间,可以踩着Android的巨人肩膀提供同时期更领先的表现。手表的封闭保守,在过去几年间使所有厂商的想法都受限制,只要Google不更新就无法拿出更多进步。


微信截图_20210523195714.jpg


小天才为首的儿童手表可以视作这一方向的“照妖镜”,高端儿童手表大都采用Wear手表相似的芯片和硬件规格,这些厂商却选择自行从Android开始定制手表体验。于是有了定位、儿童社交、手表拍照等,足以切中孩子和家长的功能,销量高到甚至能在市场报告中名列前茅。


Wear OS在中国无法使用Google服务,本地化体验相当尴尬,但成了撬动平台开放定制的“试验田”。小米手表和OPPO Watch等产品,就是在原有功能基础上加入有各自品牌特色的界面设计和功能,产品的差异化和优缺点不仅限于手表外观,更补足了上游没能做完的工作。


很显然,随着Wear平台宣布开放自定义权限,各家厂商可以高度定制体验,让手表和手机等设备的协同更为深入,转机或许就在眼前。


至今未见“带头大哥”


除了系统定制权,Google和厂商在手表系统上的合作模式也和手机有不少区别,它在过去七年间从未亲自下场打造手表产品。而在手机和平板市场,早先定位于开发者用机而后转向高端市场的Nexus和Pixel品牌手机平板,向来是最为人津津乐道的Google产品,也有技术代表性。


正当我们以为智能手表相当特殊的时候,Google官宣收购Fitbit,这是一家从未有过Android Wear或Wear OS产品的可穿戴设备公司,但旗下智能手表和智能手环都在海外占有不小份额。而后却是沉寂,长达近两年的时间中,Wear OS少有变化,Fitbit也没有推出相关产品。


微信截图_20210523160422.jpg


等到今年年初收购通过批准,这届I/O大会宣布Fitbit将在之后的产品中采用Wear平台,Google才表现得终于想起来有这么一回事了,生态主导者开始亲自下场打造产品。这也伴随着一个遗憾:正式完成收购后,Fitbit官宣退出中国市场。


以往的Fitbit产品大都走时尚、科技感、亲民化路线,在加入Wear阵营后它能否将产品带到Pixel的高度,能否像Pixel的影像技术路线、系统优化策略或者是微软Surface的工业设计那样,推出更加优秀的智能手表指导整个阵营向前?会是最大的看点。


结语


至此,我们总结了Wear这个“全新”可穿戴设备平台的前世今生,看到Google和合作厂商在这一领域的不同尝试,也归纳出它在市场中始终少有声量的原因。


Wear或许还不够成功,不过在Google和三星共同推动,Fitbit亲自下场打造设备,开放更多权限给第三方厂商的将来,我们将有望见到更多成果。


这是Wear走向成功的道路吗?我们尚不知晓答案,但它需要坚定且持续地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