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不想拥有超人一样的智力?想不想拥有完美的记忆?想不想拥有快速将信息下载到大脑的能力?现在人类还没有这样的技术,但未来也许可以,比如Neuralink就在研究。

 

Neuralink是一家脑机界面技术公司,它想将计算机芯片植入大脑。人类大脑拥有约1000亿个神经元,Neuralink的目标是将神经元通过5纳米宽的细线与计算机芯片连接。

 

按照马斯克的说法,人类实际上已经是半机械人,我们总是拿着一台设备,它可以回答问题、可以与其它人交流、可以采集并存储无穷记忆,这台设备就是手机,只是人与手机之间的带宽速度太慢了,尤其是输入带宽。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解锁,输入,当中耗费的时间比我们“想一想”长了很多。如果直接将芯片植入大脑,就会消除其中的摩擦,而且芯片还可以解决脑问题。比如,有的人四肢发达,但因为大脑功能失常,四肢无法与大脑连接,脑机界面也许能解决。也许芯片还能治好失明、失聪。


BrainGate_Tablet_Chat_1.jpg

 

最终,人类拥有超人一样的视力、听力也许不再是梦想。目前Neuralink只是在用老鼠、猪做测试,今年计划用人实验。最开始Neuralink只会努力解决神经病学问题,然后才会考虑其它应用。未来,我们也许可以用芯片增强人类大脑,也许芯片不可能与所有神经元连接,但即使它与少部分神经元连接,也可以大大增强脑功能。

 

举个例子,如果大脑与联网芯片连接,我们在脑海中想一想,搜索结果就会浮现,比手机快很多。如果芯片与形成记忆的脑区域连接,记忆就可以存到云端,随时播放,完美重现。到时人与人的沟通也会进入新的高度,当你与朋友交流时,整个“想法”全部发送,包括声音、视觉、气味、情绪。一旦完全了解大脑,就可以将意识存储起来,即使肉体死亡,意识也会存在下去。

 

当脑机界面技术成熟时,市场上将会出现全新的商业应用,比如机器人制造、通信,当我们与智能手机、智能音箱、语音助手、汽车沟通时,方式也会改变。听说过眼球追踪键盘吗?顾名思议,它可以通过识别眼球运动,将大脑中所想的字符在设备上变成文字,这就是脑机界面的一大应用。在现有技术下,眼球追踪键盘的输入速度约为每分钟47.5个英文字符,正常人一分钟打字,大约可以输入115个英文字符。这种技术也有缺陷,比如,你不能一边读邮件,一边回复,这样系统会混乱。脑机界面技术给创新带来无限机会。

 

芯片植入大脑也有隐忧,比如如何保护隐私、如何防止黑客入侵。当芯片真的开始植入时,如果能增强智力,你会抵制吗?最开始时,芯片植入可能很贵,并非所有人都能承受,穷人会更穷,富人会更富,这也是一个值得担忧的问题。

 

目前的脑机界面设备主要分成两类:侵入式和非侵入式。所谓侵入式,就是通过手术来植入,只有当人瘫痪时才会用到,这种植入方式精准度更高。将许多有线诊所级设备浸入凝胶或盐水溶液中,让它们解读脑信号,虽然精准度很高,这种方法肯定不适合“日常生活”。不过最近的研究发现,干电极也可以获得与湿电极相似的结果。

 

非侵入式设备更适合商用,例如,非侵入式EEG脑机界面设备已经在多个场景中找到了生存之地。可惜的是非侵入式设备在记录神经元回路活动时“空间分辨率”(spatial resolution)不够,所以只能用很低的带宽完成一些简单任务。

 

除了Neuralink,还有几家创业公司值得关注,它们的产品甚至已经在出售:

 

——NextMind:这是一家法国公司,它的目标是让用户通过意识实时控制设备。NextMind开发了许多产品,当中包括一款穿戴式传感器,它将大脑视皮层脑信号翻译成数字命令,方便设备实时理解,产品的价格和智能手机差不多。

 

——Neurosity:这家公司的主要目标是帮助客户增强注意力。Neurosity的主要产品是Crown,它是一款重9盎司(约255克)的穿戴EEG设备,能够感知脑电波,知道用户何时集中注意力,何时分了心。Crown内置的软件用AI技术分析用户集中注意力时的思考模式,从中学习,它会从Spotify挑选最合适的音乐,让用户进入舒适区。设备标价900美元,如果证实可行,设备的价格还可以降低。

 

——CRTL-Labs:这家公司与Facebook合作,开发一套非侵入性神经界面,它会“倾听”肌肉抽搐,创建代表神经元信息的“0和1”,然后将信号发送给机器,让机器解读人的意图。CRTL-Labs设备不是戴在头上而是手上。


BMI-1024x575.jpg

 

神经科学技术正在爆发,未来十年我们将会看到更多新产品出现。几乎所有的脑机界面公司都认为世界是互联的,人类会与机器融合,意识与设备之间的界线会渐渐模糊,所有一切都在大脑融合。

 

虽然脑机界面技术让人神往,但一些专家仍存在怀疑。比如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Anna Wexler认为:“意识到底是如何运行的?神经科学离真正理解还很遥远,还没有能力破解它。”

 

黑客能入侵大脑吗?黑客有可能入侵芯片,让部分动作失灵,下达误导指令,甚至有可能造成致命伤害。甚至有人担心,当人工智能变得越来越强大,可能会通过芯片控制人脑。当然,通过技术防止黑客入侵也许是可能的,我们不能悲观。

 

在过去几十年里,神经科学一直在进步,现在缺少的是解决大难题的“工程解决方案”,比如如何摆脱线缆,实现植入式无线连接。从长远来看,让人类与AI合作是光明的,只是要确保人类拥有控制权。


原文来自Medium、Nature、Thenextweb网站,由雷科技编译组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