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1日,集度汽车成立,百度正式宣布入局造车;3月30日,小米也宣布将投入100亿正式进军智能电动汽车行业;4月1日,易车也不甘寂寞,突然宣布要召开首个新车发布会。和前两者不同的是,易车所谓的新车发布会只是它在愚人节跟消费者开的一个小玩笑。

 

那么,如果易车造车不是一个愚人节的玩笑,它到底有没有可能真的造车呢?

 

如果易车造车不是愚人节玩笑

 

在这个造车新势力大行其道的时代,入局汽车领域的“门外汉”数不胜数,随便从中拎出一个都会是各自领域中的领军者。它们当中有做搜索引擎出身的百度,有搞网购的阿里,也有靠盖房子起家的恒大,在汽车媒体领域有前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创办的理想汽车,最有意思的还是蔚来创始人李斌,它本身也是易车的创始人。那么,易车当然也有可能造车。

 

易车既是中国第一家汽车网站,也是中国最早上市的汽车网站,它在汽车资讯、导购以及数字营销等领域有着足够的经验和专业性,它丰富的实践和长足的积累让其成为了广大用户了解汽车相关内容时不容忽视的平台。

 

image.png


易车在过去的20年时间里扮演的一直都是车企、消费者、经销商三方“连接者”的身份,可以说是最懂汽车消费者的企业。它在消费者的需求方面有着其它车企无法比拟的优势,因为它是真的懂车。

 

根据《2020年Q4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显示,易车系App的增长势头非常强劲,它在2020年第四季度的MAU均值达到了3121.9万,同比增长了50.7%,MAU和增长速度均位于行业第一;另外,易车App在第四季度的日人均使用时长长达20.5分钟,是唯一一个日人均使用时长超过20分钟的汽车资讯类App,这就能够说明易车有着非常优越的用户粘性。

 

强大的用户粘性可以让易车在造车过程中充分了解用户对产品的需求,通过大数据在软件上为每一位用户模块化定制专属于用户的汽车服务,以此来完成“软件定义汽车”的目的,这些服务可以是自动驾驶,也可以是语音功能,甚至可以更加细化到每一项支持OTA的智能配置。

 


image.png


当然,说易车的懂车是站在它作为汽车媒体的身份上来看的,但是如果把它的身份切换到汽车制造商的话,那么易车面临的最大挑战就将会是不懂车。对于此前完全没有接触过汽车制造业的易车而言,缺少造车技术和经验的它和其它刚刚进入汽车领域的造车新势力别无二致,因为它们在汽车制造业都是门外汉。从申请的汽车专利数量上来看,易车甚至连比它早两天宣布造车的小米都不如。

 

那么,没有任何技术基础就一定不能造车吗?如果这个问题放在十年前,答案是肯定的,甚至问出这个问题的人都会被人投以鄙夷的目光,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个问题似乎已经变得不那么绝对了。

 

要知道,近几年进入造车行业的门外汉数不胜数,并且造成功了的也不只是一两家,这足以证明在“软件定义汽车”的时代,硬件技术对于汽车制造业来说已经没有那么高的要求了。如今汽车制造业的现状更像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只要是胆子够大又不差钱,谁都能进来插一脚。

 

易车会怎样造车?

 

目前造车新势力大致有三种造车模式,分别是完全自研、与传统车企合作以及将硬件开发完全交给代工方的代工模式。

 

完全自研是最传统的一种造车模式,也是一种即将被汽车制造业所淘汰的造车模式,这种模式往往需要有自己的研发团队和工厂。完全自研的优势在于车企能够把握住技术主动权,但是无论是研发还是建造工厂都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这会给造车新势力这种“初创”公司带来巨大的经济压力。

 

image.png


造车之所以会被人认为是一个难以涉足的重资产行业,主要是因为完全自研需要覆盖性的地投入相当高的成本。且不论研发费用这一项成本大头,单说建造整车工厂所需的造车资质就能成为众多造车新势力的一块难以逾越的拦路石。

 

要知道,在数年前的那数十家造车新势力当中,绝大多数造车新势力连造车资质这张门票都还没拿到手就已经因为资金问题而倒下。有那么多的前车之鉴,易车如果想要造车自然不会采用这种“苦行僧”式的造车模式。

 

与传统车企合作则是一种分工明确的造车模式,以百度和吉利合资成立的集度汽车为例,这家合资公司就是由百度发挥科技优势,把造车所需的硬件技术交给拥有深厚造车底蕴的吉利。这样的合作模式可谓是强强联合,最大程度地发挥出双方的技术优势。

 

既然科技企业和传统车企需要双方“强强联合”,那么就必须要让双方都得到取长补短的效果,如果是阿里和京东、吉利和长安,它们就基本不存在这种取长补短的可能性。由此可见,这种合作方式对合作双方有着较高的耦合性要求。

 

易车又是另外一种情况,目前易车并不符合让传统车企取长补短的要求,因为它没有能够让传统车企与之合作的先进技术,所以它如果想要造车也不会采取这样的合作模式。

 

汽车代工模式则和以上两种模式都截然不同,汽车代工本质上是代工方为车企提供的一种定制化整车制造服务。既然是服务,那么代工方自然只需要考虑这次服务能够为它带来多少利润,而不需要考虑对方能否给它带来技术提升了,这种模式对于双方都是一种解耦。

 

image.png


在国内的汽车代工企业中,无论是吉利的SEA浩瀚架构还是富士康的MIH纯电动平台都拥有很强的带宽,能够为客户定制出各式各样的纯电动汽车,是易车这类并不具备整车制造能力的造车新人最佳的选择。

 

汽车代工可以大幅降低造车新人们的整车硬件技术研发费用和建造工厂的成本,让它们可以更加专注于汽车软件方面的研发,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软件定义汽车”。

 

总结

 

尽管易车造车只是它在愚人节给消费者们开的一个玩笑,但是从它这个玩笑引起的轰动效果来看,这并不是没有“弄假成真”的可能性。从表面上来看,这确实是一个玩笑,但是在小雷看来,随着汽车行业入门门槛的大幅降低,易车的这个玩笑更像是一场为了刺探市场和消费者反应的预告,指不定它哪天就会给大家上演一次“狼来了”的故事。

 

注: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