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只能靠碰瓷赚钱

互联网发展到现在,大家都发现,以前人们口中的「网瘾」只是一个伪概念。


它就跟生活中的水电一样,早就成为现代人不可或缺的部分。


u=3292271283,651308316&fm=26&gp=0.jpg


所以,玩游戏玩得太久不舍得下线,多半是自制力不行而已,小雷也从来不会去怪厂商游戏做得太好玩。


但国外关于这方面的奇葩事儿还真不少,早在2010年,就有一位《天堂2》重度玩家起诉NCsoft。


原因是游戏太好玩搞得自己上瘾,在这游戏里浪费了五年生命。


你看你看,这就是自制力差的经典表现,而且还把原因嫁接到游戏厂商身上。


image.png


如果说这件事已经过去太久,不值一提,辣么小雷就要讲一件前段时间才发生的奇葩事儿。


了解完整件事后,你们的表情将会变成这样。


u=3435942988,3627998478&fm=26&gp=0.jpg


前段时间嘛,美国一位叫Erik Estavillo的宅男起诉了Twitch。


给不了解的小伙伴划个知识点,Twitch是一个世界级的直播平台,好比是斗鱼虎牙的强化版,里面大多数都是一些游戏主播。


当然啦,也会有跟游戏无关的直播。


比如无论在国内国外都非常流行的卖肉直播,女主播通过颜值身材吸引观众们的观看打赏。


image.png


全世界的直播平台都有类似的直播,斗鱼的颜值区才艺区啥的,小雷习以为常。


然而奇葩的是,Erik Estavillo说自己是个性瘾患者,然后责怪Twitch上那些女主播穿得太少,导致他无法控制自己。


由于运动过度,弟弟严重受伤,他起诉Twitch平台,要求赔偿2500万美元。



image.png

新闻来源:MailOnlie


行,小雷是看出来了,又是一个碰瓷大厂的经典案例啊。


在针对Twitch的起诉书中,Erik Estavillo表示他不仅是性瘾患者,还患有抑郁症、强迫症和克罗恩病。


本来上Twitch是想看看主播打游戏的,结果无意打开了那些卖肉女主播的直播间。


image.png


他说他不是故意看的,都怪Twitch没有提供男/女主播的性别分类,平台算法老是推荐一些性感女主播给他看。


不看还好,一看封面,哎呀老毛病立马就被触发,不断伤害下体。


这种情况持续一段时间后,他的下体严重受损,只好用抗生素防止坏死。


006APoFYly1g0n8d5bvqsj306o06o3ze.jpg


为了起诉成功,他准备的诉讼书足足有56页之多,很明显是有备而来,想要讹Twitch一笔大钱。


还在诉讼书上列举了Twitch对他的伤害,这可不是开玩笑的,都是规规矩矩的官方口吻。


由于经常盯着女主播看,导致视网膜受损,眼睛发红,朋友都问他为什么眼睛很红,场面非常尴尬。


2020-06-25_102041.jpg


不是小雷不相信他,但列举的例子,实在没啥说服力,甚至会让别人觉得是Erik Estavillo自己的问题。


当然,法律是讲证据的,Erik Estavillo深知这一点,所以他把那些自己关注的女主播都列入诉讼书里当作罪证。


1609482011(1).jpg


给你们说个数嚯,Erik Estavillo一共关注了786位女主播......


你特么还要不要脸啊,口口声声说平台算法推荐,那786个关注是谁点的?这些外国人脑回路就是清奇。


诉讼书里还出现那些女主播的私人照片,说明他有关注女主播的私人社交平台......


关注原因可能是出于收集证据吧,咱也不敢问。


说起来也觉得奇葩,明明是自己想要看,还关注了接近八百个女主播并追随到社交平台。


现在却要求Twtich赔偿2500万美元,并封禁诉讼书所列举的那些女主播,实在是太迷惑啦。


而Twitch方做出的回应是:没有法律依据,并引用SLAPP法规来应对诉讼。


timg.jpg


是这样滴,美国加州当地有一条反SLAPP法律,旨在保护个人和企业免受毫无根据的法律诉讼。


美国法律早就预料到会有人来搞事,所以针对这种情况立法了。


image.png


以目前的形式来看哈,Erik Estavillo的起诉完全属于SLAPP的范围,在这场官司中基本无胜诉的希望。


如果后续不能提供更有力的证据,根据反SLAPP程序,这个案件就要被驳回了。


并且Twitch还能向他收打官司所用的律师费,这波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虽然他这场诉讼很大几率会失败,但小伙伴们有没有觉得他对诉讼程序非常了解?


还有那长达56页的诉讼文件,种种迹象都说明他不是第一次碰瓷大公司了。


早在2009年,他就起诉过魔兽世界,原因也十分魔幻,他觉得玩家走路或跑步的速度太慢了,让游戏节奏也变得很慢。


image.png


同样在2009年,他起诉了索尼,在《抵抗:灭绝人类》游戏中,由于他在里面经常发一些不良言论,被索尼封号。


被封号后,他又把自己有抑郁症的事儿搬出来,说封号给自己带来巨大的痛苦,要求索尼赔偿55000美元。


image.png


连微软都被他讹过,他说自己的XBOX 360坏了,自己又是个有精神病的人。


负担不起100美元维修费用,精神压力更大了。


于是 Erik Estavillo要求微软赔偿他75000美元......


当然啦,这几次毫无根据的诉讼都以失败告终,没想到十年之后他重出江湖,把Twitch告上法庭。


说白了,Erik Estavillo就是一个碰瓷党,只不过形式不一样,别人碰汽车找车主要钱,而他专门讹诈一些大型互联网公司。


可见无论在国外还是国内,总存在一些不干正经事,削减脑袋走歪道搞钱的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