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了五年的拼多多,今天终于盈利了

给消费者留下“亏钱补贴”印象的拼多多,开始盈利了。


2020年11月12日,拼多多发布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拼多多三季度营收142.1亿元,同比增长89.11%;不考虑股东分红的情况(NON-GAAP)下,拼多多本季度已经实现净利润4.664亿元,是上市两年来的首次盈利。财报公布后,拼多多的股价暴涨20%,总市值达到了1600亿美元。


截屏2020-11-13 17.40.31.png

图片来自:东方财富网



拼多多用亮眼的成绩告诉大众,或许不该用老眼光来看拼多多了。


增长依然惊人


首先要说明的是,此次财报数据出现盈利的原因之一,在于一贯占大头的市场推广费用比例下滑,由于拼多多要备战“双十一”,“百亿补贴”经费自然不可能在淡季有过多支出,推广占比从两个季度前的111%下降到71%。不过即便如此,拼多多的市场费用依然突破了百亿大关,同比增长46%,烧钱的力度只下降了一点点。


虽然补贴力度略有下降,但拼多多的高速增长依然很难让人忽视。根据拼多多财报的数据,本季度的活跃买家已达到7.31亿,较去年增长近2亿,GMV也同比增长73%。而电商老大阿里巴巴的活跃卖家也才有7.57亿,每季度增长1500—1800万,增速约为拼多多的三分之一, 拼多多在快速成为不亚于阿里巴巴的电商巨头。


截屏2020-11-13 20.03.40.png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高速增长的活跃买家背后,消费者也越来越倾向于在拼多多购买大额商品。活跃买家买年平均消费额增至1993.1元,同期增长27%,相较去年增加了400元。尽管相较于阿里(9000元)和京东(2018年数据为5500元),拼多多的单人消费额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但和往年的增速相比,拼多多的数据不算差。


截屏2020-11-13 20.02.20.png


总体来看,拼多多在实现了高速增长的同时,依然保持了公司的稳定运营。经营性现金流入依然稳定、研发费用和技术员工都有所增长,平台的扩张经营也没带来巨大的财务负担,拼多多仰仗的“烧钱大战”并没有带来严重的财务危机。


而拼多多的消费者结构,也在悄然发生变化。根据极光大数据的调查,拼多多的新增用户中有44.2%来自二线及以上城市,使用时长已经占据中国所有电商服务平台用户总时长的41%。拼多多已经实现了“回归五环内”的承诺,成为了大众消费者在手机上安装的第三个电商App。


876.jpg


在社交裂变和百亿补贴的玩法初步奏效后,拼多多对于未来市场环境的变化也有着自己的想法。


品牌升级是主旋律


虽然拼多多的营收和客户群的增速依然强劲,不过高速增长的时代终究会过去,在本次财报中,拼多多也重点展示了他们基于未来所作的业务调整。其中一项措施就是将“百亿补贴”的重心从传统的电子产品向农产品倾斜。


拼多多改变补贴结构的原因之一,在于电子产品“没那么好卖了”。相信价格敏感的消费者能察觉到,今年拼多多在电子产品上的补贴力度开始出现下滑,这一方面是因为疫情原因,电子商品的生产成本变高和消费意愿下滑,另一方面是品牌开始严厉打击渠道串货。苹果就在iPhone 12发布后告知经销商,擅自将线下优惠带到线上的商户将会重罚。


cdbf6c81800a19d81c7f0969e7ad028ca61e4639.jpeg


而在疫情之下,农产品成了新的消费契机。在2015年左右,电商就已经耕耘出一条大致的乡村物流渠道,后续跟进的乡村振兴和疫情助农战略,更是给了拼多多机会。从去年开始,拼多多就已经成为了中国最大的农产品上行平台,在此次财报会议上,拼多多也表示,随着“多多买菜”等新业务的推出,拼多多的农产品业务也实现了快速增长,日单量已经破亿。


F7667725DEF6716057227BC2953BC1308FBBA127_size297_w524_h285.png


除了消费结构改变之外,拼多多也开始试水阿里、京东的C2M反向定制玩法。黄铮就曾多次表示,拼多多的最终模式是使得上游能做批量定制化生产。后疫情时代下,商户依赖渠道的比重也在加强,锋科技认为,拼多多的C2M大战略,将会很快与我们见面。


可以看到,拼多多虽然做着下沉市场的生意,但仍有一颗走向上流的心。手握充沛的资金和客户群,拼多多并不满足于做“第三个电商App”,它要以一个全新的面貌冲向市场。


8E1C7F90A6BA2218C915C42120FC648F08FF695E_size29_w750_h499.jpeg


拼多多的未来


拼多多的暴力增长,让我们看到了经济下行时代下,下沉市场的潜力,拼多多凭借出色的运营,初步实现了“以量换质”的增长。从近两年的财报趋势看,拼多多距离真正盈利的道路已经不远了。


截屏2020-11-13 20.13.03.png


当然,暴涨背后也埋藏着隐患,经过了几年的野蛮生长,拼多多依然有不少问题需要改进,市场的消费潜力被逐步释放,互联网和电商领域玩法也越来越严格。拼多多在未来可能会迎来发展阵痛,这种阵痛来自外部竞争对手的的替身肉搏(淘宝特价版、京喜),也源于高速发展时期对于部分问题的选择性忽视(货源、砍单等),随着一系列电商新规的出台,拼多多的裂变手段可能难有后来者。


显然,拼多多高层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今年年初,拼多多凭借收购拿下了第三方支付牌照规避支付争议;年中,原CEO黄铮让位于CTO陈磊,带领团队升级,如何抓住后疫情时代的消费机遇,成为了各大电商的下一个课题,拼多多显然也在为这场变局做准备。


不管承担着怎样的非议,拼多多依然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