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宣布,将禁止短视频应用TikTok在美国运营,随后,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立刻发布声明,称将会剥离在美国的TikTok业务,以“断臂止血”的惨痛代价防止这场封禁风波波及到其他市场。


ChMkKV8l42iIXCXAAAFHbB9KfEkAAAYuwE03lMAAUeE803.jpg


不过,在发表完剥离声明之后,TikTok却罕见地将矛头指向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在用中文回应的公开信中,TikTok除了将原因归咎于国际政治之外,也特地指责了Facebook“抄袭和抹黑”的行径。


092104799.png


TikTok的光速封杀,反映的是美国政商合流,意图绞杀中国互联网应用全球化的现状。


来势汹汹的美国政府


从宏观来讲,TikTok的下架来自于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从去年开始,美国就频繁使用关税、技术限制等手段针对中国的高科技企业。华为、360、商汤科技等企业和哈工大、哈工程、四川大学等高均被被美国商务部“金榜题名”,相关专业的留学生签证未来也会受到限制。


64a3e2e86d424c71b3df840faa6ed5d2.png


但Tik Tok被封禁,除了中美对峙的大背景之外,也离不开特朗普选情受挫的小背景。自新冠疫情的大停工之后,特朗普政府所吹嘘的就业和经济都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同时,特朗普政府对弗洛伊德案的“冷处理”态度也让少数族裔选票进一步外逃。


dd57420d8b194f1ea6ac5932569878c7.jpg


若是一年前的特朗普,对阵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可谓是胜券在握,但危机之下的糟糕处理让特朗普失去了至关重要的中间选票,哪怕是偏向共和党的福克斯民调中,特朗普也并不占优势。


a36a84ce-trump-biden.png


从特朗普积极反对邮寄选票的举措来看,特朗普也知道,若美国真的进行“一人一票制”,擅长街头演讲的他一定会吃亏。从目前特朗普的竞选策略来看,他已彻底放弃了少数种族与中间派的选票,打算采用更激进的民粹政策煽动“老白右”出门投票。


2d1487aadf52466fb02ed8432eef2d52.jpeg


多个民调数据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一直维持在40%左右,虽然没有过半,但他的铁杆粉丝多忠诚。美国大选的投票率只有50%,如果特朗普发动“川粉”积极出门投票,大选还有机会。钱发完了、救市也救了,特朗普手上还能打的几张牌中,“中国”牌是当下最管用的,在美国爆火的TikTok就成为了民粹政治的牺牲品。


captura_de_pantalla_2020-05-09_a_laxsx_2_19_23.png


但特朗普选择TikTok作为猎物也不仅是因为它的中国血统。作为新媒体之一,短视频在美国堪称火热,它也成为了众多年轻人宣扬政治观点的工具。


这些自称为“TikTok Teen”的年轻人,曾成功骗过特朗普的竞选机构,虚构了几十万张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竞选会的现场抽签,大幅稀释了“川粉”的到场人数。对于擅长煽动情绪的特朗普来说,这是不可接受的。


5eef1b063f737033653d9a94.jpeg


既然于公于私,TikTok都是特朗普的眼中钉,那么国家机器就可以立刻行动了,特朗普政府在TikTok事项上的雷厉风行,与他在新冠疫情上的推诿无力形成了鲜明对比


7月6日,国务卿蓬佩奥突然发难,表示美国“正在考虑”禁止包含TikTok在内的多个中国社交应用在美国运营;

7月8号,美国司法部以“违反儿童隐私保护协议”为由对TikTok,开启调查;

20日,美国众议院通过法案,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使用TikTok;

31日,特朗普正式宣布将封禁TikTok,并在一天后叫停了微软的收购行为。


PRC_159919192.jpg


其实在封杀之前,TikTok在美国的运营策略也只能用“卑微”二字形容。


去年年底,字节跳动团队声明,美国所有TikTok用户的数据都存储在美国境内,并在新加坡进行备份,不受中国法律管辖;今年6月8日,字节跳动更是宣布,禁止中国工程师访问海外产品数据代码库。目前TikTok美国区的运营高管,也是清一色的美国人,不乏公关和知识产权上的老手。


6c5ededdfaa84e4fa70d786c08472b3a.png


讽刺的是,尽管TikTok是当今美国年轻人宣传政治观点的绝佳工具,但TikTok一直避免和政治靠拢,在弗洛伊德游行中,TikTok先屏蔽了相关词汇,直到声势浩大之后才放开搜索,“不干涉美国内政”。


7b1a8c275046441588a2b165df75aae6.png


但美国的雷霆手段依然超过了TikTok的想象,22日,TikTok还表示将在未来“招收一万名美国员工”安抚美国政府,十天之后,特朗普就正式宣布了TikTok的死期。


TikTok立刻决定妥协,彻底剥离美国业务,恐怕也是希望及时止损,避免类似法国阿尔斯通案中,法国企业高管在美国遭受牢狱之灾的事件,字节跳动CEO张一鸣在内部信中也坦承,还没有决定最终解决方案。


90-3.jpeg


虎视眈眈的对手Facebook


在这起“封杀案”中,获利最多的除了美国政府之外,恐怕就是Facebook了。


不论是因为商业服务没能进入中国所以怀恨在心,还是意识形态作祟,Facebook的政治观点正在快速向特朗普政府靠拢,在之前的听证会上,扎克伯格也是“GAFA”四家企业的CEO中,唯一一个明确指责中国互联网企业“偷窃技术”的。


截屏2020-08-03 20.01.14.png


扎克伯格截然不同的反应,更多的来自于危机感。


作为第一个“出圈”的中国互联网企业,TikTok在全球市场都大获成功。2019年,TikTok拿下了三个季度的下载冠军,美国市场营仅次中国,位于全球市场第二。美国的年轻人每月花在TikTok上的时间达到了13个小时,直逼Facebook和Instagram。


Figure_1._Average_Time_Spent_in_Minutes_on_Social_Media_2Q_2020.jpg


对于Facebook来说,TikTok正在全球市场成为一个有力的对手,经过多年的发展,Facebook在欧洲和美国的发展已经基本停滞,增长战场已经转移到了印度与东南亚,但在这时,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插了一脚。在未被印度政府封禁前,百度、腾讯、阿里和字节跳动的互联网应用在印度的市场占比,已经和Facbook与Google的份额相当。


f73dc91c33ec4751a1ab422497d74bd6.jpeg


在AI和VR战略受到打击之后,Facebook不能再失去赖以生存的社交市场。


尽管扎克伯格在去年与《未来简史》作者赫拉利的访谈中提到,短视频应用“不能帮助人和人之间建立更好的联系,这些企业只关注下一季度的利润”。但在访谈前,Facebook就已经推出了一款高度模仿TikTok的短视频应用Lasso。随后,Instagram也推出了“音乐短视频”的全新应用Reels。


Facebook-Lasso.jpg


今年7月,只有30万下载量的Lasso因为用户稀少而关门大吉,只有Reels的扎克伯格,更将TikTok视为主要竞争对手。从去年开始,扎克伯格就开始大力宣扬“中国应用将会威胁美国”和“TikTok毒害青少年”等论调。TikTok之所以在退出美国市场之际,公开指责Facebook,恐怕也是因为忍无可忍。


Instagram-Reels.png


逐渐恶化的网络环境


虽然这两年的中美贸易战,充分揭露了美国“自由贸易”口号下的虚伪。但由于技术、市场等优势,美国企业依然占据优势。在字节跳动之后,那些畅销榜的中国开发者,恐怕也早在美国的“观察名单”上了。除了美国之外,日本和澳大利亚的部分政客也表达了对中国应用的制裁之意,印度更是提早一个月进行了封杀。


Perspective_Photo_India_TikTok_Ban_07312020.jpg


从目前来看,中国出海应用“不谈政治”的态度是无效的,你不关心政治,政治就会来关心你。中国互联网出海应用“去美化”已成必然:不用美国的邮件收发、尽量不经过美国的服务器、不和美国扯上关系,和美国因为“数字税”产生嫌隙的欧洲,是目前中国应用出海相对安全的市场,字节跳动也在今天宣布,将把新总部迁往伦敦。


uvsoppDSEe0E0fSx-1au23aGwIOWp7iS3abXu1s67IdnC87aIHVsIHWoeZ1deEWrPBuz0mO4cUWeCfE3o38MiDA2PkeaZ8sUO-4YTww0kncmiJ0WMzEqFa5uxnuaOpb9ePpIET2k.jpeg


不过,美国急吼吼封杀TikTok的行为,也恰恰证明了当下中国互联网应思想的创新性,与其怨天尤人,不如不卑不亢,坚实地发展自己。打压只是一时的,短视频吸引的“人性”是无穷的,小雷相信,在几年后,中国的互联网生态只会更加势不可挡,对手的抄袭和攻讦只会让自己更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