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3日下午,哈啰出行执行总裁李开逐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哈啰出行已经在郑州获得了网约车牌照,“想尝试做一些更惠普的出行方式。”


哈啰想做多元出行的野心,早已显现。在2018年9月的时候,哈啰单车就已经将品牌升级为了哈啰出行,并且逐步构建完整的运输网络,将触角延伸至助力车、顺风车、打车等出行服务,并且在2020年3月底,推出“哈啰快送”,依托网约车来推行物流服务。


但仔细看看,目前的哈啰打车还是以聚合的方式为主。如今在哈啰打车中,可以打到首约汽车、阳光出行和嘀嗒打车。而拿下了网约车牌照意味着未来的哈啰出行可以自己招募司机,培养出属于自己的自营网约车平台。这意味着哈啰,或许将对滴滴发起一轮新的攻击。哈啰能否再次逆袭?

 

第一次逆袭


要想看哈啰再逆袭的可能性,还得从哈啰的第一次逆袭说起。最开始的时候,哈啰、摩拜和小蓝都只做两轮生意。据腾讯新闻和数可视的数据,2016年的共享单车市场百花齐放,有超过20家共享单车企业同时共存,总融资额达到30亿,共享单车的用户规模在2016年也同比增长了700%。同年11月,哈啰单车1.0正式投放市场。在摩拜和ofo的双重夹击之下,哈啰通过“农村包围城市”的路子艰难求生。


092743150246.jpg


据北京自行车电动车协会,在资本的追逐下,2017年近20家品牌在全国投放了月2000万量单车。疯狂烧钱,供大于求,收入微薄,让共享单车企业陷入窘境。到了2018年2月时,全国77家共享单车企业有20多家倒闭或者停止运营。


在这场厮杀里,有三个企业活了下来,可以称得上共享单车三巨头。一个是被美团收购的摩拜单车,一个是与滴滴达成单车业务托管合作的小蓝单车,也就是目前的青桔单车,还有一个就是有了蚂蚁金服巨额资金注入的哈啰单车。从小喽啰到三巨头,这是哈啰的第一次逆袭。

 

高处不胜寒


但想要保持王者地位,其实很难。因为现在哈啰的对手已经不仅仅是青桔和摩拜(现美团单车),还有它们背后的滴滴和美团。而且到了现在,两轮生意的成本只会多不会少。一是早期共享单车的停车乱象对城市治理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政策层面对共享单车企业在城市治理方面提出更高的要求。但要实现“定点还车”这样的核心功能,就需要铺开一系列的技术支撑,比如需要“只有当用户将车辆开到停放区域内才能实现关锁”的蓝牙道钉业务。


timg.jpg


另一方面,各位大佬都加码电单车。据36氪报道,美团在今年4月下单了百万辆以上的共享电单车订单,合作制造方包括富士达和新日。同时,美团还独家买断了富士达一款Q8车型。哈啰也试图打造电动自行车 “新零售”模式。它推动“AI哈啰芯”与哈啰标准化锂电池换电站智能互联,让电动车不容易被盗,并且骑电车的人可以轻装上阵。但除了早期的电车投入之外,电单车的车辆调度、充电运营成本都需要花大笔的钱。


微信图片_20200714183435.png

图片来源:天眼查


在这种情况下,哈啰也和各家在争抢融资方面杀得满眼通红。据《晚点LatePost》报道,哈啰在2019年下半年酝酿的一轮融资,最后关头被滴滴截胡,转投青桔。而据天眼查消息,在2020年4月,青桔分别获得两轮融资,分别有超10亿美元和1.5亿美元。同年4月27日,哈啰出行CEO杨磊在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时表示,“去年年底公司完成了一笔融资,主要用于新业务的发展,当下是创业以来公司现金流储备最充足的时候。”

 

能否再次逆袭?

 

就融资来说,目前的哈啰并不缺钱,但滴滴旗下的青桔也不输给哈啰。哈啰想要逆袭,除了融资,还得看自我造血能力。


虽然共享单车一直在涨价,坊间流传其半小时1块5毛钱的价格已贵过公交车。但据李开逐在2019年4月15日举行的电动自行车产业高峰论坛上的说法,“通过我们的实践,共享单车已经可以实现盈利,但不可能有大收益。共享单车只是起点,不是终点。”


对于哈啰之外的其他两家,本来就不太指望以单车为代表的两轮业务能挣多少钱。在2020年5月初,滴滴出行总裁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公司的核心网约车业务已经盈利。美团2020年第一季度的各个数据受到公共卫生事件的影响,暂且不表。但其在2019年也首次实现了全年盈利,主要靠的是外卖、到店和酒旅。


两轮业务,对于滴滴和美团而言,有着比挣钱更深刻的意义。美团单车(原摩拜单车),有着和美团一样的颜色,对品牌宣传能起到正面的作用。而滴滴旗下的单车和电单车,则承担着滴滴的增长需求,完成滴滴内部的“0188”使命。在滴滴的计算中,两轮车将承担起4000万单的任务。它将和网约车一起,共同发力国内出行渗透率到达8%,全球MAU超过8亿。另外,这也是滴滴和美团制衡哈啰的手段之一。毕竟哈啰也正在攻击两家企业的主营业务。


微信图片_20200714183128.jpg


而对于哈啰来说,既然共享单车“不可能”有大收益,哈啰需要发现新增长点。目前在哈啰出行的APP页面上,除了两轮业务,跑腿和顺风车业务被放在了显著位置。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个业务都由哈啰旗下的惠普事业部负责。和李开逐在本文开头提到的“更惠普”不谋而合。


在四轮出行业务上,哈啰和滴滴、美团,似乎走了一条相反的路。滴滴与美团打车都是从自营开始走向聚合。自营的滴滴,用几百亿资金烧出了一条护城河,而美团打车也因为一开始的自营模式与滴滴掀起了补贴大战。


但哈啰一开始就汲取了滴滴和美团的教训,并没有盲目的买车投车。而此次获得牌照,意味着哈啰有可能在已经将四轮业务铺陈到一定规模后,转头自己下场去做自营的快车和专车业务。


1584546719-5183-0316.jpg


就目前而言,四轮业务市场仍有较大的增长空间。据易观数据,中国网约车市场整体交易金额达3044.1亿元,环比增长3%,并预测2020年整体交易额将达到3961.6亿元。但目前的网约车市场还是一超多强的局面,滴滴凭借9252.9万用户规模,处于绝对的领先位置。并且还和青桔一起,继续拉新。就是聚合业务里,目前哈啰也不占优势,连前三都没有排进。哈啰想逆袭,还得继续努力。


2019年,中国网约车开启“车辆电动化”时代。滴滴出行宣布计划至2020年,平台投放超过100万辆电动汽车。今年6月,出行巨头又搞事情,高德打车在广州上线自动驾驶网约车。滴滴也在上海上线自动驾驶。


这个时候哈啰拿到网约车牌照,也有可能节约成本,直接跳过招募司机这一关。虽然具体怎么做,哈啰还在酝酿,但总能另辟蹊径的哈啰也经常给人惊喜。说不定在不久的未来,哈啰就真的能如它的CEO杨磊在《高管面对面》的首场分享会上说的那样,“成为中国人主流的三个App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