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是腾讯最有力的竞争对手,一直是互联网巨头话题中拥有极高人气的分支。百度、360、阿里巴巴都曾榜上有名,不过随着百度先后投入AI和内容分发、360进入智能硬件和企业安全、阿里巴巴在电商和企业业务上各有收获,腾讯仿佛不再有直接竞争对手。


“异军突起”的字节跳动似乎要打破这样的稳定结构:用个性化分发打造爆款应用今日头条后,抖音短视频更胜于蓝用户量级逼近微信,字节跳动还试图进入即时通讯、文娱产品、广告分发、手机游戏,急速拓展着自身边界。


几乎所有腾讯消费者业务战场上,都出现了字节跳动的身影,有望成为“下一个腾讯”的观点也浮出水面。稳坐中国互联网地位的腾讯,真的有可能被这样的后来者所取代吗?刚刚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回应了人们的猜疑。


微信截图_20200513214120.jpg


腾讯第一季度营收为人民币1085.65亿元,高于此前预测的1014.17亿元,同比2019年第一季度的854.65亿元增长26%,环比2019年第四季度的1056.67亿元增长2%。净利润达到288.96亿元,同样高于预期的238.4亿元,同比增长6%,环比增长34%。


目前腾讯有三大主要收入来源:增值服务、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网络广告业务。三个业务收入为624.29亿元、264.75亿元、177.13亿元,分别占到总额的58%、25%、16%,同比去年第一季度的增长分别为27%、22%、32%,都相对稳定。


社交与文娱:最大流量入口


字节跳动的社交动作活跃得有些激进,在2019年内先后推出了主打熟人视频社交的多闪,主打兴趣社交的飞聊,分别瞄准腾讯还没有拿下以及已经有稳固地位的社交细分市场。即使这两款产品在面世后没能获得抖音那样的反响,字节跳动仍在不断推出更新改进产品。


时间来到2020年,字节跳动更是计划将看家产品引入社交竞争:从春节期间开始,陆续有用户称抖音在底部按钮处增加社交入口,不仅是整合从通讯录、微信等其他产品引来的社交关系,和多闪打通支持视频社交,还加入视频连线认识陌生人的功能。



字节跳动为什么在进入社交产品上这么积极?看看腾讯当家产品微信和QQ的表现就能明白。


最早撑起腾讯增值服务营收的社交网络部分贡献了251.31亿元,同比增长23%与整个板块接近。腾讯表示,游戏虚拟道具销售、视频流媒体、音乐流媒体等数字内容服务,提供了主要增长来源。社交服务更像是腾讯各项业务入口,而非直接获利渠道


微信(含WeChat)月活用户规模来到12.025亿,同比增长8.2%,小程序成为继微信支付后的又一国民功能,日活用户超4亿。QQ月活用户6.93亿,与之前基本保持一致,针对学校管理、学生需求等教育功能强化,让QQ具备网络教育平台属性。


微信截图_20200513214156.jpg


抖音站稳短视频领域前排之后,字节跳动旗下的其他视频类应用都没有停下步伐,反而是加大了内容和研发投入。原本定位下沉市场和内部赛马的火山小视频,接入抖音内容库并更名为抖音火山版共享资源;西瓜视频则是积极采购《囧妈》等影视资源,打出免费观看旗号,同时扶持各类型内容创作者,PGC/UGC产品形态上向YouTube看齐。


这其中少不了腾讯的影响,虽然腾讯短视频领域不见爆款,大力扶持的微视也不过是二线水准,但专注影视内容的腾讯视频、手握较多音乐版权的QQ音乐都是各自领域头部产品,分别贡献了1.12亿和4300万付费用户。有优质内容傍身,内容平台总能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


游戏:互联网公司营收支柱


在成立的最初几年间一直表现得对游戏业务兴趣不大的字节跳动,也在2019年加大投入,“绿洲计划”成立了上千人团队进行手游的研发运营工作。以100人的手游研发投入标准来看,字节跳动可能拥有了同时研发数个中等规模以上项目的能力。


不过在现阶段,字节跳动游戏业务还是以代理发行为主,2019年下半年发行的《音跃球球》、《消灭病毒》等十余个产品都是轻度或休闲游戏,符合字节跳动旗下用户属性也不占用过多成本。


字节跳动以“朝夕光年”名义接过重度手游《战争艺术》代理后,在原本的RTS玩法上加入当时热门的自走棋玩法,一度吸引到新玩家活跃,但没能形成长期高速增长。2020年,还会有《热血街篮》、《镖人》等代理重度手游上线。


等到字节跳动游戏团队拥有充足运营经验之后,或许就能见到自研游戏的阵容。这一路线看起来颇为眼熟,如今世界第一大游戏公司腾讯游戏就这么走过来的。早年腾讯以《QQ堂》《QQ游戏大厅》等休闲游戏起家,而后代理运营游戏积累经验,如今转为《王者荣耀》等自研产品支撑营收。



一季度期间,腾讯网络游戏收入增长31%至人民币372.98亿元,腾讯认为是《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游戏采用的活动和内容保证用户活跃的手段生效导致,海外市场发行的《PUBG Mobile》也以产品素质和本地化获得认可。疫情拉动手游增长,但也因为网吧关闭导致《地下城与勇士》等PC网游收入下降,为117.95亿元。


金融和企业:完善支撑很重要


过去几年间,坊间一直有字节跳动内部办公套件Lark将对外投放的传闻。在疫情期间,正式登场的飞书毫无疑问抓住了机会,通过整合办公所需服务、减少流程提升效率的设计,收获了一批需要进行在线办公的用户群体。


针对疫情,飞书宣布面向企业提供免费的标准服务,还推出了单独针对会议场景的飞书会议。再加上飞书内置的文档共享功能,字节跳动在办公协作领域也开始对标腾讯:分别与腾讯文档、企业微信、腾讯会议等产品对应



腾讯在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上收获的264.75亿元第一季度营业收入十分可观,如果将来飞书恢复正常收费制度或发展新型付费模式,营收上有望向腾讯看齐。不过腾讯的说法是,理财和贷款组成的商业支付、以及更为基础的云服务,才是推动上层业务增长的关键。


字节跳动想要在商业项目上有更多成就,单靠飞书这么一款较为核心的产品恐怕还不够,需要有围绕整个商业场景应用的产品进行支撑,这也符合企业用户更青睐于完整打包方案的市场风向。


广告:有增长但不是支柱


坐拥多个一二线国民级应用的字节跳动,自然也在互联网上获得巨大流量,而其商业化模式在当下还相对简单:广告营收占绝对主要地位。根据晚点LatePost的报道,字节跳动2019年总收入约为1300~1400亿元,其中商业广告收入为1200~1300亿元


这一点上腾讯就没有那么大的优势,即使同比增长32%,177.13亿元的单季度收入也和字节跳动存在差距。腾讯有两大广告收入来源,微信和QQ曝光的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为145.92亿元;腾讯网腾讯新闻的媒体广告收入,为31.21亿元。


腾讯真的需要“背水一战”吗?


综合多个收入来源可以看出,尽管出现了字节跳动这个强有力的竞争者,腾讯仍在社交、游戏、文娱和企业市场保持着原本就领先的市场地位,投资者也对其信心不减。


腾讯能保持如此稳健甚至让人惊喜的增长表现,离不开其利用社交产品植根于用户心智的基本盘。最初QQ成为全国最大IM,不仅自身开发出盈利手段,还为腾讯游戏提供流量;后来微信快速占领移动互联网,更是复制前者经验将根系插入得更为深入。



短时间内来看,20岁的QQ和10岁的微信都还会是中国网民进入互联网的重要入口,即使今日头条和抖音短视频占用了相当多的时间,腾讯产品的地位也很难从根本上被字节跳动所动摇。在腾讯社交版图基础上展开的庞大业务版图,自然不用担心太多。


以包含游戏在内的大文娱业务为例,在腾讯用数据和增长空间给出有力回应的背景下,近期引发广泛传播讨论的“背水一战”显得像是为着重表达自身态度而牵强附会,脱离了客观事实和基本的逻辑推演。只能是腾讯口碑变迁中的插曲,而不会变成增长道路上的拦路虎


在持续高速增长继续商业成功的同时,创始人、董事长马化腾带头提出“科技向善”的腾讯,能否继续体现商业组织社会价值?或许才是真正关系到会不会有“背水一战”的关键。


雷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