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9日,抖音用户“谁家的圆三”在百无聊赖之中,想知道自己的睡觉是不是打呼噜,于是发了个直播视频,直接睡觉。


第二天醒来,他惊呆了:直播5个小时,最高在线观看一度达到54万。这对于一个原本只有3.7万粉丝的“小网红”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

007JnX5aly1gbvvyrqjffg30660dc1d5.gif


于是,“谁家的圆三”又发布了一个“昨晚54万观众看我睡觉是种怎样的体验”,在视频中他解释,自己真的只是因为无聊。


005IDSGmly4gbz8eb05djj30tz1jgadz.jpg


没想到,就连这条解释的视频都拿到了268万播放,成为他在抖音开号以来,播放量最高的视频。


而在几次尝试性的睡觉直播之后,圆三的粉丝数量已经到达百万,近几天的打赏已经分到了4万元。观众迫切看到这个来自江西南昌的小伙子睡上一觉,甚至只要他不直播睡觉,就会立刻掉粉。


闭门不出,让人们的无聊进一步进化。


疫情下的“迷惑”社交行为


「迷惑(めいわく)」是一个日语词,意思是“给别人添麻烦”,并不是一个好词。通常日本人说“迷惑行为”,指责的含义很重。


23f62355ca9f477794d6c95c410e92dd.jpeg


而到了中国,“迷惑行为”就按照字面翻译,等同于“????”,而且是那种“不明所以的搞笑”才有的感受。


而托了互联网的福,在疫情中,就出现了不少这样的“迷惑”社交行为。


云蹦迪


在2月8日,夜店TAXX SHANGHAI开了一场打碟直播,而本来在在直播环节中处于小众的DJ直播,竟然意外的爆火。


unnamed-5.jpg


在直播了四个小时之后,这场直播达到了7.1万的在线数量,收获了7万元。在庞大的利润面前,第二天就有其他夜店也迅速进行了直播,数个小时就能轻松赚到上百万元。


截屏2020-02-1817.38.32.png


云蹦迪,彻底火了。


而伴随着“云蹦迪”的爆火,“云演出”也逆势而上。摩登天空和B站联手推出了“宅草莓不是音乐节”的公益直播节目。五天的直播超过100万人观看,在线峰值达到了49万人,超过了摩登天空和B站的预期。


截屏2020-02-1917.27.32.png


而在B站之后,快手也入局,宣布将推出云趴音乐周。并且一周直播时间12小时,从Lve展播、音乐人直播到DJ秀,应有尽有。


“云音乐”也开始被各大明星所采用,每个明星都在演唱之余,展现自己的居家一面,这种“亲民”举措吸引了大量的粉丝。


截屏2020-02-1917.18.24.png


而到了后来,这种“云演出”的行为也被互联网企业看到了商机,上周六,淘宝举办的一场“不见面云演唱会”,在线人数就突破了四百万人。


从“云养猫”到云养猫


如果说上面那些直播行为主体还是人的话,那么平时一直不温不火的“宠物直播”,也迎来了观看数量的爆发。


就在前些天,一只猫的直播“火了”,抖音萌宠号「大圆子」上线直播,2092万人云撸猫,打赏数字达到了7.4万元。


005IDSGmly4gbz8eb6rckg30490984qq.gif


在不少直播平台,很多直播主都将自己的主业从歌舞、游戏变成了撸猫。原本作为直播之余,调剂气氛的一种手段,在疫情当下却成了安稳人心的绝佳良药。


截屏2020-02-1817.40.21.png



并且,现在的“云养猫”也开始有“云睡觉”直播,毕竟猫和人的经历都是有限的,猫睡觉可以省掉很多的直播精力,而观众也意外地买账。


云拜年和云喝酒


每逢佳节,不少曲艺演员都会在抖音上传自己的拜年视频,潘长江、郭冬临、冯巩等曲艺明星,也都会通过自己的账号来上传“聚会”视频。可以说这是在春晚的舞台之外,曲艺演员的“第二舞台”。


截屏2020-02-1917.48.17.png



而到了今年,不只“云拜年”火了,“云喝酒”也火了。


如今的微信视频,不仅承载了远方亲人的祝福,也包括同城好友的交杯换盏。


v2-7aeb641761a6f0d6caf417e41a73f614_b.gif


甚至不少人已经不满足于和同城亲戚聊天喝酒。也开始和电视剧里的人物进行互动、喝酒聊天,好不热闹。


“迷惑”社交的崛起,也是线下服务的凄凉


疫情之下,获益最多的无疑就是视频社区平台,据Quest Mobile数据显示,在疫情中,B站、抖音和快手的日用户使用时间都超过了100分钟,远远高于平时。

截屏2020-02-1918.04.28.png


只不过,线上生意火爆,线下的服务业却遭受了一场寒冬:同样是娱乐业,K歌之王计划从2020年2月9日与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如果有30%的人不通过该方案,公司将被迫进入破产清算的程序。


魅KTV创始人吴海在微信上直接公布了账目,根据账本计算,魅KTV最多只能支撑两个月。


v2_d71d7464963c46f29f0395737260cca4_img_000.jpeg



而同样遭受重击的,还有餐饮业:海底捞表示,春节旺季本来是创收的大好时机,因为疫情。海底捞每天损失就超过8000万元,整个春节档损失了11亿元。

截屏2020-02-1918.02.50.png


海底捞还算家大业大,但中小型餐饮业可是实打实的无妄之灾:不少店主出来诉苦:自己的现金流只能支持三个月,届时若是还没解决,就只能关门大吉。


不可持续的“线上盛宴”


作为“云蹦迪”最大的赢家,夜店却对这场“爆发性增长”很悲观。


实际上,DJ打碟一类的直播并不是最近才兴起,只不过一直都在50名左右徘徊。这次尽管热度暴涨,但大家也都是看个新鲜,真正的电音受众又有多少,谁也不敢打包票。


7276789dedf947f2a64f699b99abcbb7_th.png.gif


况且,那些知名夜店,在平时生意兴隆的时候,往往都订不到座位,每天直播带来的百万收入(况且还不稳定),能否弥补夜店的店租和运营成本也不一定。而在手机上看打碟直播,和现场相比体验天差地别,这种“火”根本就不是“实”火。


也许,音乐平台真的能通过这次直播,找到心一条路径也说不定。但很明显根据以往直播的经验,越注重“临场感”的反而越不适应直播平台。“云音乐”大多只是昙花一现,而餐饮业更是苦不堪言。


说到底,这场“直播盛宴”,所谓大厂和互联网公司的“联袂出演”,一方一本万利,另一方只是无奈之举罢了。



雷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