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简称为NFC的近距离无线通信,是近几年来高端手机上常见的硬件规格之一,不管是哪一家厂商推出的产品都能找到NFC的踪影。近距离通信特性带来的移动支付、快速验证等实际应用,也从消费者口中得到了相当多的正面反馈


9f65730ed0e684bba935488a89934ac6.jpg


在用户需求面前,NFC似乎就将要变成和蓝牙、WLAN同等级别的手机必备规格。不过随着使用方式、设备环境的变迁,曾是我们唯一贴身智能设备的手机,可以不再把NFC当作必备规格


这样的观点,看起来和当前高端手机标配NFC的热潮格格不入,甚至显得有些痴人说梦。但我们又能从实际应用场景和使用过程中找到蛛丝马迹,让这一切确实可信。


天生不足少有设备支持


NFC诞生于2004年,基于RFID非接触式射频识别技术演变而来,由现在的龙头企业NXP(原飞利浦半导体)、诺基亚以及索尼联合发起。NFC采用13.56MHz频段,设计运行于20厘米距离之间,传输速度为13.25KB/s、26.5KB/s、53KB/s三种。


NFC最大的特色就是方便易用,如果是换做蓝牙或是别的无线传输方式,两台设备间互相完成搜寻、识别、配对的过程大都显得繁琐,而NFC只需要靠近就能完成配对和传输全过程,大大节约了流程


nfc.jpg


在蓝牙还不易用的时代,NFC本有机会替代相当一部分的工作,但自身的缺陷影响到了实际应用中的发挥。使用NFC就要为其专门设置天线,这对于当时的高端手机来说并不算难事,但其他设备也需要用同样的额外成本进行实现,阻碍了生态的实现。


无法完成NFC应用生态,也就使得NFC在很长时间内缺乏自己的存在感。诺基亚曾推出过一系列支持NFC的手机以及周边产品,但缺乏对第三方产品的支持,再加上诺基亚日渐式微,没能在业界引领潮流。


而后有多家安卓手机厂商,在尝试为产品提供更多附加值的过程中引入了NFC,实际功能依旧仅限于设备配对、小体积文件传输,没能得到太多市场的肯定。小米曾短暂尝试过NFC刷公交功能,却因为硬件开发难度、环境支持等因素的限制,在之后又放弃了这一规格。


0b46f21fbe096b63e388442e0e338744ebf8ac3e.jpg


即使有激烈的市场竞争推动,当时的手机厂商也没能在反反复复中找到合适NFC的使用场景,所以在那段时间内NFC只是手机的选配规格,而且仅在少部分高端产品上出现,离真正被大众认知到还有距离。


带宽也限制了NFC的推广:曾经力推这一技术的谷歌,也在2019年的Android 10系统中,取消了基于NFC的Android Beam数据传输功能,改用基于Wi-Fi的快速传输代替。原因很简单,上线8年间用户数量寥寥无几,配对后蓝牙传输的带宽也满足不了当下大文件分享需求。


chto_takoe_android_beam_i_kak_im_polzovatsya_2.jpg


可以说,NFC原本定义的应用场景缺乏可行性,大多数时候只能说是食之有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为数不多能说得出来的亮点,还是靠近就可配对传输这一特性。然而也是这一特性,让NFC成了高端手机配置清单中必不可少的一员。


移动支付开始指出方向


苹果将过去仅存于NFC规划的无接触支付变成了现实,让手机能够像支持RFID支付的银行卡那样快速移动支付,不用在拿着手机的时候再单独掏出卡片进行付款。在苹果和银行支付系统的双重背书下,Apple Pay终于让NFC被相当多用户所利用到。


万事达和Visa两家信用卡组织早就加入了制定NFC规格的NFC论坛,但一直无法拿出足够安全同时便捷易用的刷卡方案,苹果打通了上下游的各种不便之处,最终带来了Apple Pay。到了这时,NFC才真正开始展现出它的消费市场价值。



而后便是在苹果作为业界巨头的强大号召力下,各家手机厂商纷纷跟进移动支付服务,推出了基于NFC的各种Pay。虽然名字都有不同,不过本质上都是通过NFC模拟银行卡,最终完成支付的通信校验全流程。


即使是在刷卡支付并不兴盛的中国,也在近几年找到了移动支付的变种场景,刷公交卡、门卡、虚拟身份证这个覆盖用户量最大的使用场景被重新重视。在上下游规格和硬件都有改进,社会舆论呼吁移动支付的双重促进下,几乎所有中国高端手机都提供了相应功能。


消费者对NFC的喜爱也从这里开始,轻轻触碰就能完成刷卡支付/乘坐公共交通/解除门禁/验证身份,不需要用手机之外的形式进行。这样的便利程度也是以往的通信方式无法比拟的,连作为备用方案的二维码也在识别的准确性和速度上相形见绌。


微信截图_20200206201548.png


还有厂商开发出了利用NFC,让手机与设备快速匹配的功能。并非是过去低效率的匹配,而是利用NFC标签打开手机对应功能,然后通过WLAN与电脑、电视、路由器等设备快速连接,可以即时共享图片视频甚至是画面。


苹果还有望把匹配功能拓展开来,在多家手机厂商提供了与特定车型的匹配解锁功能后,苹果即将在iOS 13.4开始提供应用到解锁汽车的Carkey接口。利用NFC,手机与车辆触碰后就能快速进入车辆,将无钥匙启动更进一步。


NFC的兴盛也不过短短数年的历史,为什么还要说它可以不是手机的必备规格呢?


手机并非是NFC的最佳舞台


手机的强大我们有目共睹,它承载了几乎所有的日常应用,也包括基于NFC的各种功能。手机可能不是NFC出现在个人生活的最佳移动设备,即使和人关系最紧密但也有不在手边的时刻,在体积和客观条件的限制下我们无法随时使用NFC。


可NFC的各类使用场景就是如此轻便化,刷银行卡刷公交都是一刷就完成,用完即走的理念贯彻在使用NFC的大大小小场景中。对于事实上已经承担了相当多重度任务的手机来说,专门在手机上使用NFC似乎有点大材小用。


可穿戴设备的流行化也带来了NFC应用的新思路:一系列智能手环手表相较于手机更加轻便,而且更能成为人们随身时间最长的设备。此前基于NFC的各类功能也能轻松转移到可穿戴设备上,使用起来和手机并无太大区别



抬手识别放手结束整个流程,使用可穿戴设备完成原本在手机上进行的功能,明显更为便捷直观也更符合直觉。现在支持对应功能的可穿戴设备,最低不到200元人民币对于消费者来说足以接受,而且时间显示、心率和睡眠监测等健康功能也有足够吸引力。


可穿戴设备的出现,还解决了手机更换之后银行卡公交卡不能一并更换的不便。虽说部分手机品牌已经提供了部分地区和部分银行卡的快捷转移功能,但独立的可穿戴设备和手机保持隔离无需多折腾,在换机不变移动支付信息上明显有便捷性上的优势。


从诞生之初起,NFC定义包含的种种特性就是快速使用、用完即走的轻交互场景。现在是时候让这样的轻交互转移给更合适的设备,具体的应用回归到细分设备上,手机包揽一切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无论在哪,体验才是评判重点


综上所述,NFC不是必需出现在手机上的硬件规格,它的使用需求可以被其他方式所满足。或许是现在正逐渐走入更多人生活的可穿戴设备,抑或是其他更为高效的无接触式配对技术,现在在手机上使用NFC更像是过渡形态


NFC不必备,不等于能粗暴地将其从手机上移除。无论是已经存在NFC生态或是还没有相关应用的厂商,都需要考虑好在NFC离开手机之后,原有应用场景如何实现甚至是以更好的方式实现。


纵观在市场中存活下来的产品,无一不是为用户带来了优质体验。正如苹果没有过多提及NFC的名字,却将NFC真正意义上地带向大众那样,提供满足需求以至于超越需求的体验,才是获得用户青睐的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