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新型肺炎肆虐了多座城市


各种消息铺天盖地,真假难辨

弄得人人自危,人心惶惶


这场传染病

让我们再次感受到了17年前的恐惧


忆当初雨嚣骤停

当年的SARS疫情消退了

但是它带给我们的教训,还不够深刻


01 疫情现状


先说说最新的疫情进展。


a716fd45ly1gb4j9ok94rj20rs2ekk41.jpg


有心的网友可能会注意到,病例是在这几天内突然增加的,并且以翻倍的状态剧增,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这次的病毒很凶猛,医生们已经没办法了。


微信图片_20200121212608.jpg


恰恰相反,在昨晚央视主持人白岩松与钟南山院士的连线中我们知道:正是因为医生们找到了办法,才让病例“看起来”增加得很快。


相比于17年前,SARS几乎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寻找病因,这次的病毒只花了两周的时间就检测出了病毒试剂。所以后期爆发了很多隐藏的病例,造成了传播程度很高的错觉。


随着专家们对病毒的了解逐渐深入,检测手法更为准确,许多本就存在的病毒携带者得到救治,是值得高兴的事情,没必要惊慌。


18日傍晚,曾经抗战在非典第一线的钟南山教授再次临危受命,84岁的他连夜赶往武汉防疫最前线。


我们能做的,就是保护自己,相信医生,相信国家。


微信图片_20200121224212.jpg


传染病的爆发地是武汉。


最令网友们生气和寒心的是,这次的传染源,很可能来自野生动物市场



微信图片_20200121213352.jpg


据钟南山院士的说法,病毒的源头很可能来自野味。


华南海鲜市场不是我们印象中的、只售卖海鲜的市场,而更像一个大型的农贸市场。


除了海鲜,还有各种蔬菜、水果、肉类。基本上餐桌上能见到的东西这里都有,并且明目张胆在售卖野味。


微信图片编辑_20200121214125.jpg


这个现象一直存在,并且屡屡反映都没有解决。


在网友拍摄的野味价目表里,我居然看到了果子狸


微信图片_20200121233606.png


到底是多大的胆子,头铁到还敢吃非典时期病毒的最大间接宿主?


十七年太长。


长到让我们忘记了,那场曾经肆虐全国的灾难。


02 十七年,我们都忘了


十七年过去了,人们可能已经淡忘,2003年的春天,北京没有刮起沙尘暴,但是街上行人行色匆匆,每个人都戴着口罩。

 

SARS——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袭击了中国人民,导致了逾8000人感染和774人死亡。

 

最初的SARS发生在2002年12月,广东河源。

 

患者是一名35岁处理野味的男性厨师,症状表现为高热、呼吸急促、两肺阴影,然后迅速发展成为急性呼吸衰竭。

 

原因不明。

 

接着,同一医院又接诊了一位出租车司机患者,临床表现和厨师患者一样。但是两人素不相识,没有过任何接触。

 

接触过这两名患者的8名医务人员全部患上了同样的疾病,其中还有两位护士是在怀孕期间,一个不幸流产。

 

广东省卫生厅迅速成立了研究专家组,其中也有多人先后染上了疾病。

 

在21世纪初,我们对于传染病的认识还不是非常充足,所以当疾病来势汹汹,很多医院并没有很好的防护措施。


比如当时的医护人员大多数只戴了口罩,没有戴护目镜,后来才发现如果SARS病毒接触到眼睛,也会导致感染。

 

2002年12月26日和2003年1月4日,距离河源数百里之外的中山市又有两名厨师发病,症状与前面两位河源人相似,并且传染给了5名医护人员。

 

当时“隔离区”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字眼。

 

一旦进入了隔离区,就意味着你是传染源,你将接受无尽的治疗尝试,你短时间见不到亲人,甚至永远也见不到了……


timg.jpg


2003年2月5号,正值大年初五,中山三院已经倒下了20多位医护人员。

 

他们在同事的搀扶下走进医院设置的隔离区,然后,他们的同事也倒下了,一批接着一批。

 

就像战场上前仆后继、义无反顾的英勇战士、到了2月9号,全院一共有93名医务人员不幸患病。

 

整个医院的隔离区占了五层楼。

 

接着,SARS病毒在全国和全世界蔓延。


病人中出现了“毒王”,他们身上携带有传染性极强的毒株,可传染数十人甚至更多。


第一个“超级传播者”,是广州一位海鲜销售员,他把病毒传给了19名家属和至少50个医院工作人员。


这被传染的50个医院工作人员里,有一个是中山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一名肾病医生。2月底,他前往香港参加亲属的婚礼,入住九龙的京华酒店,传染了同住一层楼的19个客人。


其中有一名美国商人、一对加拿大夫妇、三名新加坡游客。


这几名游客回国以后,相继进入了医院,SARS在这些国家和地区暴发了。


2003年3月15日,世界卫生组织向全球发出“紧急旅行警报”,暂停了到中国的旅行、交易贸易和联系。


世卫组织公布的疫情显示,2002年底到2003年8月,非典全球共波及32个国家和地区。全球感染人数共8422例,死亡916例,平均病死率为10.8%。


疫情是如何消退的?是发现了病原体,并且研究出了特效药吗?


没有。


到了2004年,疫情完全消退,主要原因有三点:


病例通报透明公开,人们警惕性加重;

各国尽最大努力控制患病人员流动,疫情严重的北京被封城;

天气回暖了,SARS病毒在高温高热下难以生存。


这是一场持久战,并且我们只能把结果交给时间。传染病药物的研究,至少需要几年的时间。


SARS是怎么来的?


世界上著名的传染病,H7N9禽流感、埃博拉、中东呼吸综合征,亨德拉、尼帕病毒……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传染源和动物有关。


世界范围内,超过70%的传染病来源于动物。


微信图片_20200121214543.jpg


SARS最初的患病人员,或多或少都和野生动物有过接触。超市市场销售员,厨师,服务员,货车司机,顾客……


科学家们瞄准广东野生动物市场,最终在果子狸身上发现了和SARS一模一样的病毒。


果子狸是这些最初SARS感染者的直接感染源。


2004年初,广州市迅速出台相关政策,全面捕杀野生动物市场的果子狸,禁止野生动物交易。


但是SARS的溯源远远没有结束。


病毒的“自然宿主”,拥有抵抗病毒的抗体,能够容纳病毒的生存,自然携带。


但是果子狸感染了SARS病毒之后不能生存,所以果子狸是SARS病毒的“中间宿主”,它也是被其他动物感染的。


这种动物是蝙蝠。


2005年,科学家在广西和湖北的三种“菊头蝠”身上发现了SARS病毒的抗体。但是蝙蝠身上的病毒仍然和SARS病毒有所区别。


此后的12年时间,石正丽团队对全国各地的蝙蝠进行了研究,最终各种不同类型蝙蝠身上发现了十多株不同类型的SARS样冠状病毒。


真正的SARS病毒,是由这些病毒重组变异而来的。


野生动物的病毒,传染到人类身上需要几个步骤:牲畜饲养场建立在或者靠近野生动物生存地,野生动物吃剩的食物流动到饲养场中,病毒污染饲养场的牲畜,牲畜生病,感染食用牲畜的人类。


蝙蝠至少是上百种病毒的自然宿主。


在非典风波过去之后,科学家们就呼吁加强防控,远离野生动物栖息地。


微信图片_20200121224913.jpg


2018年,广东清远市几个养猪场内爆发猪瘟,因为养猪场附近有蝙蝠出没,他们在天空飞翔,然后在猪圈投下“粪便”,最终感染了整个养殖场。


这就是SADS病毒,来源于10多年前的“菊头蝠”。


但是这件事似乎并没有引起大家的重视,因为各地的野味餐厅和野生动物市场依然生意兴隆,人流火爆。


比如武汉野生动物市场的傻B们,是的,他们就是傻B,我想直接骂。


大自然的惩罚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03 野味=好?


对于野味的消费,国家一直没有明令禁止。


在法无禁止即可为的思想下,很多人依然将野味当作捞金的手段,甚至餐饮杀手锏。


随便上一款餐饮app,输入“野味”关键字,我们都能看到一溜的餐馆,以及评价打卡。


从甲鱼、蛇、虫子,到果子狸、猴等等,无所不有。


微信图片编辑_20200121215421.jpg


微信图片编辑_20200121215339.jpg


这不得不让人感到震惊。


野生动作为一个行走的病毒库,早已引起医学界高度注意,动物源性疫病一直是一个重要的人类公共健康问题。


发现SARS病毒根源的团队成员胡犇说过:


和人类接触机会更多的这些动物,也就是中间宿主,在病毒从自然宿主到人的这个传播链中往往扮演着关键角色。

我们不光是要和蝙蝠保持距离,还需要停止消费果子狸等野生动物,将疾病暴发风险降至最低。


专业人员已经再三强调,不要吃野味,远离野生动物,因为我们无法知道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染上病毒,乃至染上什么病毒。


而在明知野味极度不安全的情况下,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对野味趋之若鹜呢?


我坚信,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也许同样作为野味消费大省的广东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广东省林业局曾进行过一次调查,广州市半数以上的人曾经吃过野生动物。约45.4%的人认为其可以补充“营养”,37%是出于好奇,12%人是为了显富。


这个结果令我震惊。


野味可以补充“营养”、“元气”,真是我听过的最可笑的事。本质上说,这种说法和搞封建迷信,相信牛鬼蛇神是一样的。


从现代营养学的观点看,野生动物和人工饲养的动物在食用价值上没有区别,也没有发现野生动物含有任何其它动物性食品不能取代的东西。


蛋白质就是蛋白质,养殖猪和野猪吃到胃里都是被分解成肽和氨基酸这些物质,不会有任何多余的“营养成分”滋养身体。


2020年了,居然还有迷信吃野味滋补壮阳、祛瘀散结、活血通络的迂腐思想。


而那些野味是“纯天然食品”、“无污染”的说法,都是商家为了捞金,造出来的噱头。这些说法完全违背科学依据,纯属无稽之谈。


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大多阴暗潮湿,最受各类病菌欢迎,它们体内病菌和寄生虫的数量一般是养殖动物的2到3倍


再加上野生动物的交易多是地下渠道,卫生检疫部门想管都管不到,这样的情况下,食用安全怎能有保障。


所以吃野味不仅达不到滋补的目的,反而会给人体健康带来更大的伤害。


非典过后,连电视剧里都植入了相关知识,却还有人抛弃前人几百年筛选出的家禽牲畜,去吃浑身是病毒的野味,十足的迷惑行为。


微信图片_20200121212605.jpg


而那些为了炫富、为了面子、为了身份认同去吃野味的人,自己管不住嘴,还要用别人的生命健康去买单。


难道,吃过一些别人没吃过的野味,说起话来就能滔滔不绝、腰板硬挺、倍有面子了?


微信图片编辑_20200121220138.jpg

微信图片编辑_20200121220201.jpg

微信图片编辑_20200121220354.jpg

微信图片编辑_20200121220433.jpg


没吃过野味,就是下层阶级、穷逼、low逼?


吃野味进补,是我见过最荒谬的养生方法,用野味炫富,是我见过最无脑的张扬。


到底是精神生活有多贫瘠,才需要靠野味来撑场子。


果言果语


野味不鲜美,没有功效,也不能装逼。


你以为的“物以稀为贵”,能彰显身份,其实是拿自己的生命当炸弹,绑架全人类陪你一起玩。


我们要与大自然的动物和谐相处,不是和他们近距离接触,而是不要去打扰他们。


大自然有它的物竞天择和生态循环,妄图参与和破坏,最终只会给人类自己带来灾难。


没有人能够战胜大自然的规律。


这一年春节,注定与往年都不一样。


虽然有疾病的阴云笼罩,但更有一股团结的火焰,点缀万家灯盏。


截至发文之前,武汉已经进行了人员进出的限制,很可能有一部分人暂时回不了家,武汉本地的人们也正在承受着非一般的情绪压力。


但是别伤心,这一刻,13亿同胞在与你们一起共度这个艰难时刻,共同跨越这个非同一般的2020。


不要听信那些地域黑,全国人民与你们同在。


医护人员,已经前仆后继冲到最前面了。


微信图片_20200121220727.jpg

微信图片_20200121220731.jpg

微信图片_20200121220738.jpg


我们能做的就是维护好自己的卫生安全,不要再给他们增加工作压力。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加油,希望在前线的每一个你们,都平安归来!


也祝13亿中国人,有惊无险地迎接鼠年到来。


新年快乐,我们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