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EWORD


上周,一位朋友去看了4k修复版的《美丽人生》。


无论这部电影他看过多少遍,结束后都会啧啧赞叹。


我以为这次也是一样,但并不。据他说,走出影院时他甚至带着一点愤怒。


大概是因为他觉得,好好一部电影,全因为一句台词被毁了大半。


01 不能有一点“性”


大家如果对影片还有印象,应该能记得男主角,也就是爸爸,是个外向不羁的意大利男人。


“早安,公主!”这是一见钟情后,他对妈妈最常用的称呼。比起一般的意大利男人,他更加热烈,也更加出格。


两人的暧昧达到最高峰时,所有人都在期待那段经典告白:“你想象不到,我有多渴望和你做爱!”


微信图片_20200107200231.jpg


朋友也是如此,但屏幕上出现的却是:“我有多渴望和你在一起!”


微信图片_20200107200350.jpg


他说,当时的感觉就像被一盆装满冰块的水从头浇到脚,透心凉。


作为资深影迷的他断言,在能找到的所有语言字幕中,人物要表达的意思都是“做爱”。唯独在这次中国的重映,变成了“在一起”。


他觉得,这一个改动虽小,却把之前铺垫的人物性格毁得一干二净,是非常不合理的。


我虽然无法理解作为影迷的愤怒,但从常理上考虑,他说得的确没错。


一向以浪漫著称的意大利男人,赤裸裸表达爱意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而且在动荡的战争年代,朝不保夕的危机感更是会让人不顾一切。


再加上男主角比一般人更敢于示爱的性格,言辞激烈的表白才最符合人性。


但他却在最上头的时候变成一个含蓄的情场初哥,这可能吗?就像一个吃了几十年素的人突然告诉你,其实他是素食主义者,这可能吗?


显然不可能,我会觉得你在挑衅我的智商。


所以我们只能认为,做出这种改变的唯一原因就是为了:过审。


02 “求未删减版”


众所周知,一部稍微写实的题材在中国要想能过审,能公映,势必要“挨刀”。


拿《小小的愿望》来举例,前后历经了撤档、修改片名、重新配音、纠正主题等等波折,才得以在影院和观众见面。


影院里,无论男女老少都觉得电影津津有味,有时还能默契地笑出声。


看起来这似乎是挺好的结果。但这背后的代价是,梦遗的片段只有声音,没有画面;


“我要破处”变成了“我要恋爱”


“你是处男吗”变成了“你会不会大保健”


“打飞机”变成了“通过点穴让他体会恋爱的感觉”


640 (1).gif


相信那些带孩子来看这部电影的家长们,肯定没看过预告片,而且看完也不会觉得这是一部“性喜剧”


因为所有看似触及“性”底线的镜头、台词都被和谐了一遍。整部电影澎湃着青春少年的阳光、义气,唯独少了荷尔蒙。


偌大的中国,竟容不下一个少年的勃起。这是作家王大根的感叹。


直到现在,每当有什么或许会涉及到性、裸露的作品要上映,大家总会说“网盘见”“求未删减”。


全是因为过往的这类影片,没有一个能在上映时保持完整。


奥斯卡最佳影片《水形物语》上映内地时,女主角披着一件剪裁得体的小黑裙进入浴室。在别的国家的这一幕里,她是赤裸着的。


6401.jpg


《泰坦尼克号》的影迷们大概都发现,3D重制上映时,Rose全裸的名场面惨遭一剪没。


timg (1).jpg


《被解救的姜戈》宣布上映后,昆汀的影迷们热闹得仿佛要过年,却只等来一个被阉割的作品,姜戈和妻子被虐待时的露点画面不翼而飞。


timg (2).jpg


《让子弹飞》中的这一幕相信许多人都知道,上映时也是模糊处理,一带而过。


timg (3).jpg


1993年时,王小波就曾发表过一篇文章diss审查制度,他说,


性在中国人生活里是很重要的事,这个方面没必要装神弄鬼。文学不能回避它,社会学要研究它,电影要表现它。


但那时候毕竟是1993年,正处于浪潮过后的平复期,有点保守我们可以表示理解。


随后97年上映的完整版《泰坦尼克号》似乎也表明了,我们是可以有所改变的。


但一直改到2020年,结果就是“脖子以下不可仔细描述”这种规定频繁出炉。


明明是给电影分级就能解决的事情,却执着于一刀切,美其名曰是“审查制度的完善”,是进步。


是真的进步,还是真的倒车?


03 性早已压抑千年


毫不夸张地说,现代大部分年轻人的性教育,都是小黄书给的。


在藏着掖着中,有的人歪打正着,能很自如地谈论跟“性”有关的话题;另一部分人则更加视“性”为洪水猛兽,谈“性”色变。


正如李银河在《我为什么研究性》中所说:


“性”这个东西在中国是一个怪物。在所有公开的场合,它从不在场;可是在各种隐秘地方,它无所不在。


在后者看来,前者是“坏人”,因为他们居然聊“性”。


聊“性”坏吗?为什么会坏?这伤害了任何人吗?


性,无论是作为传宗接代的繁衍活动,或是情感上的点缀升华,都是不可替代的一部分。何罪之有?


反而是家长们很奇怪,在孩子上学时三令五申不许恋爱,却期盼他长大时能无师自通,结婚成家。


不进行正常的性教育,却期盼他们无师自通,一夜明白自己从何而来。


这种避之不谈的态度反而惹来更多麻烦,缺乏性教育引起的奇葩事大家听过的应该不比我少。


微信截图_20200107201436_meitu_1.jpg


说个有趣的事。早在1967年,丹麦就开放了色情文学作品和图片的生产,并规定能够出售给十六岁以上的公民。


这条规定放在现在的中国都是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想都不用想,大部分人会担忧:色情内容能畅游在阳光下,肯定会引起更多犯罪的吧?


但恰恰相反,打这以后,丹麦猥亵儿童案发率瞬间下降了80%,性暴力侵害案件也大大减少。


整个西方为之哗然了,他们即便不想承认,但数据写的很明白:色情作品的开放只会减少而不是增加性犯罪。


于是,《花花公子》开始出现女性的裸体,《维瓦》杂志开始刊登男性生殖器,《阁楼》出现了女性的阴部。


而那时候的我们,还会因为一个拥抱就能被扣上“流氓”的帽子;还以为“男人和女人躺在一起,就会怀孕”。


6402.jpg


尽管如今这种情况已经鲜有,但我们对性的态度,仍然十分保守。


许多关于婚闹的新闻,屡次刷新着我们对这一习俗的想象力。


1993年,李安在《喜宴》中客串一位参加婚礼的宾客,贱贱地向老外解释什么是闹洞房,留下了一句经典台词:“你正见识到五千年性压抑的结果。”


现在,依然如此。


640.jpg


最后


也许很多人会说,现在舆论的风向都是鼓励“性自由”,怎么到你这里就变成“性压抑”了?辣鸡营销号,取关!


我想说的是,无论大家承认与否,社会对于性的态度,尤其是青少年的性的态度,都是极其不人道的。


从对内容创作的限制就可以看出,凡是涉及性的,都战战兢兢,不能越雷池一步。


过度强调青少年性的“纯洁”,因为害怕教坏了孩子,所幸就不教了。


学者潘绥铭曾经哀叹,


瑞典的性教育历史都有七八十年了,我们现在还没赶上人家30年代。


性,是人性的一种。对性的压抑,也是对人性的压抑。


在这样的思想环境下,连单纯的艺术品都要被强行打码。


6403.jpg


强制的“青少年模式”,正在剥夺属于所有人的“性自由”,不论大人还是小孩。


至今,性依旧被隐藏,就像无数次父母被问到“我从哪里来”时含糊不清的回答。


讲究“含蓄”是中国的传统文化没错,那么大可以把“我想和你做爱”换成“我想和你共赴巫山”,何必给性披上一层“爱情”的外衣,强行叫它爱情。


希望有一天,中国人不再是无性繁殖。


希望我们能面不改色地说出,我想做爱。


晚安。


在看:祝性不再压抑

雷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