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份谷歌成立 Alphabet 时,CEO Larry Page 的公开信中提到: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公司停留在舒适区中,重复做同一件事情,只做一些小变化。但在科技行业,革命思想驱动下一个大的增长领域,为了与时俱进,你需要不时走出自己的舒适区。



正是这一理念,使得Page和另一位谷歌创始人Sergey Brin在今年彻底颠覆了他们的价值 5千亿美元的公司。


去年八月,这群创始人宣布成立一家新的控股公司,名为Alphabet,这个名字简直聪明到难以置信,Alphabet 既有“alpha-bet”的意思,意即获得高于标准的投资回报,此外,Alphabet字母表的含义也彰显了谷歌想称霸互联网所有领域的野心。


Alphabet 负责监督Google和几家有着远大计划的小公司。这些小公司都是有潜力和资格在未来某一天成为资产过十亿美元的公司。它们有的是风险投资公司,有的是高速宽带投资,有的是智能家用小工具制造商。

Cgqg2VXSvlWAMGzfAABK8WJEQdE63.jpeg


Page和Brin给自己找了全新的工作职位和角色,把重点放在了更宏大的计划上。他们任命Sundar Pichai 担任 CEO,负责Google的日常经营,并承诺“会制定更远大的目标。”


就在Alphabet宣布成立后仅仅第四个月,你就已经能看到这些努力的成效了。


在Pichai的领导下,Google改变了其品牌宣传形式,其中包括改变了极具标志性的LOGO。 并且将生命科学部门独立出来,成立一家帮助医疗产品通过检测并投放市场的独立公司。

1382736645220.jpg


早期的一个好兆头是:重建后的 Alphabet 能提供更多高管职位,拥有更多自主权,已经成功使科学汽车云计算行业等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加入其中。


如此速度的改变只有谷歌和Alphabet 在接下来的一年内的运营方式不改变的情况下才能持续下去。Google内部人士和分析师们希望公司与moonshot计划一起,推动重大收购,并在这个过程中,增加透明度。


既然Google选择了Alphabet(字母表),下面就用字母表的方式看看2016年谷歌有哪些值得我们期待的关键“字母”。

 

A 代表收购(   Acquisitions)


Alphabet的既定目标是给公司内部培养出更多雄心勃勃的公司和企业家,这一目标还顺带为Alphabet 司收购和合并其他大企业路扫除障碍。


Twitter不失为一个好例子。这家社交网络公司虽然已表示坚决保持独立,但万一如果它真的决定加入Google,Twitter不但能继续独营,还有了Alphabet的资金作为安全网。Jack Dorsey甚至还能继续担任 Twitter CEO,唯一的改变就是Twitter变成了Alphabet 的子公司。这样看来还不错,对吧?


Google前高管,现任Felicis Ventures 总经理Wesley Chan曾说过:

我认为在Larry看来,花钱收购一家盈利而又有趣的投资组合公司,想比分红,对投资者而言前者回报率会更高,可能会在明年我们就能看到回报率有所上升。



但分析师们认为现在还存在一个限制:美国和欧洲的监管机构正在密切注视着这家公司的动向,这很可能会对不久后的收购规模造成阻碍。

Tony Fadell 是智能家用产品制造公司 Nest 的联合创始人。Nest已被Google以32 亿美元收购,成为Alphabet旗下一家独立公司。

20150812114404742.jpg


C 代表云计算(Cloud Computing)


专注于谷歌的调查机构高宏(Cowen and Company)分析师喜欢这么比喻谷歌:Google是一个长着五条腿的工具:搜索是它的第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腿,接下来是YouTube,像DoubleClick这样的广告技术,Google Play(应用程序),云计算。


但最近,Google的云计算研究的风头已经改过了其他的支柱业务。 

Blackledge表示:

谷歌的云计算服务排名位列第三,仅次于亚马逊的Web Services 和微软的Azure。在过去的几周中,他们的一系列进展已经引得人们议论纷纷。



这一系列的进展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Google近日聘请,或说的收购并聘请了业内倍受尊崇的 VMware 联合创始人Diane Green,来掌管云计算业务。此举可以说是为谷歌在接下来的一年获取更多的企业级客户开了一个好头。尽管相比起BOX,专注于一般用户的Dropbox知名度更高,但这个并不是十分令人振奋的行业确实是商机所在。


Google高管在谈到这方面的努力时信心满满。一位元老员工Urz Holzl在上月的一次会议中说道:

我的目标是让人们在2020年都认为谷歌其实是一家云公司,因为那时云服务的营收已经超越广告。



L 代表 Larry


Larry Page 用行动证明了自己是 Google 才干满分的 CEO。但现在,他需要再次证明自己作为 Alphabet CEO 的资格。


在这个他给自己“创造”的新角色中,他的工作是有效地找出潜在的长期投资领域,为这些新“资产”寻找适合的管理人员,并确保这些新业务有序正常地运作。

1440995064.jpg


就像前员工 Wesley Chan所说的那样:

你不会想看到一群孩子把你当成信托基金,一味地向你索取。他把投资交托给每个CEO去管理,并且信任他们,仅给予这些CEO一些指导与协助。 所以他会在这些CEO陷入困难时帮助他们吗?



他这一转变能否成功,将取决于这些新企业中的大部分能否带来不断地收入,能否一步一步实现真正地盈利 。 如果明年没有完成这个目标,以后几年也会完成,这样Alphabet才能说公司的投资组合业务收获颇丰。


M 代表手机


Google或Alphabet给人们带来了许多令人振奋的产品,但这个大企业的核心是从使用它们搜索引擎的用客户中赚取广告费用。美好的广告啊。


近年来,Google已经投资生产了自己的智能手机,并不断调整其广告形式,以确保谷歌在手机和平板的广告中,能像十年前在台式电脑的广告中一样,保持市场的霸主地位。

A1B07FF50533F18DC298D62446C8F0EE.jpg


和Facebook一样,谷歌成功实现了转型,但其中却出现了种种问题。由于谷歌无法让广告商在小一些的屏幕上付出相同的营销费用,导致在最近几个季度,谷歌从每一个点击中获得的广告费用持续下滑。


BGC金融分析家Colin Gillis认为

这个难题现在是,并将持续是Google 聚焦的关键领域。如果Google能够在短期内提高其移动端广告营收,且在较长时期内提高Alphabet旗下几家新公司的营业收入,谷歌估值将望突破万亿美元大关。



S 代表无人车(Self-driving cars)


Google喜欢把自驾最宏大的项目称为“moonshots”。


然而,在 Alphabet 中,有不少moonshots项目现在有了一个听起来更为大胆的名字:公司。


Alphabet 已经剥离了其称为moonshot实验室 Google X ,并将其独立成一家公司。就像Calico(研究延长人类寿命的项目)和Fiber(研究超高速带宽的项目)一样,将这些炫酷的项目转变为有营收能力可以赚钱的业务的做法更靠谱一些。


明年我们可能会看到另一个moonshot项目转型为Alphabet内部一家独立的公司:无人车。

20151217035647457.jpg


据彭博社近日报道

Alphabet计划在2016年将其无人车小组改编为独立的业务。其目的不仅在于进一步将无人车推向市场,也为了如之前传言那样,复制Uber的租车业务经验。



但这并不容易。就在彭博社的报道发布几小时后,加州出台了一条拟议法规:要求无人车的方向盘后方一定要有一名陪同司机。而Google现有的无人车却并不是这样设计的,它甚至没有方向盘。


W 代表华尔街(Wall Street)


Nest能从它的智能设备上赚取多少利润?Google在Fiber和无人车上的赌注有多大?如果没有这么多额外开销,Google的核心业务的营收有多少?


我们采访了Wall Street的分析师们。他们表示正想办法在明年找出这些及其他问题的答案,因为 Alphabet 可能会向这些“赌注”及独营实体公开其包括收入,利润,开支在内的基本财务状况。


透明度提高将有助于缓解谷歌与华尔街之前的关系。去年谷歌与华尔街的关系十分紧张,现在已大有改善,这主要得归功于谷歌新任CFO Ruth Porat。她原是摩根史坦利掌管大权的高管,一直以来,她都在宣扬负责任地降低成本的意义。


高宏的Blackledge说道:

Ruth是在今年年中的时候进公司的。现在,她正在制定预算,和各个业务的主管共同制定投资和消费预算。她将影响明年的资本支出,投资,最终的利润。观察她的影响是如何发挥作用也是十分有趣的。



文章来源:Mashable

图片来源:网络

翻译:雷科技

34fa84685d564f478949b3a7a94fe14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