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Watch 之后,国内智能手表市场迎来重磅级选手。


初代 Moto 360 在去年 9 月登场之后,关于这块“最美安卓表”入华的消息就不胫而走。碍于联想收购摩托罗拉移动的后续交接事宜,以及 Android Wear 系统的本地化定制,与时间赛跑的初代 Moto 360 最终未能正式进入中国市场。然而这抵挡不住中国玩家对于拥有这块安卓圆表的渴望之心。联想 CEO 杨元庆在一次活动中透露,初代 Moto 360 (“水货”)在国内的激活量仅次于美国,中国是其最大海外市场。


一年之后,二代 Moto 360 如期在 IFA 上亮相。联想同步引进,国行版 Moto 360 正式登场。

1441711330586065947.png

新款 Moto 360,售价 1999 元起


相比前代,新款 Moto 360 主要有这些改变:


普通和运动双版可选,运动版内置 GPS 运动追踪芯片;

42 mm 和 46 mm 双尺寸可选,42mm 尺寸添加玫瑰金色版本;

加入“表耳”设计,侧面按键移到 2 点钟方向;

屏幕分辨率提升,处理器改为四核高通骁龙 400 型号;

支持表带“快速拆卸”,更多样式官方表带,加入个性化定制选项(表壳、表圈和表带);

普通版海外起售价提高到 300 美元,国行对应定价为 1999 元;

国行 Moto 360 搭载定制版的 Android Wear 系统:Google Now 被出门问问取代。


Apple Watch 国内销量已破百万,Moto 360 将成为苹果独霸中国智能手表市场以来迎来的第一个大腕级对手。当然,国内智能手表市场今非昔比,Moto 360 未来表现究竟如何,还是个大大的问号。放眼全球,凭借首发季 360 万的销量成绩,Apple Watch 旋即成为智能手表界的“巨无霸”存在。不管国内还是国际市场,苹果均已独占第一销量梯队;以新款 Moto 360 登陆中国为标志,智能手表市场第二梯队之争将越演愈烈。


战役从年初就已打响,Fitbit Surge 上市开卖,Pebble Time 进行众筹。3 月的巴塞尔钟表展上,瑞士表厂竞相展示智能手表新品。Apple Watch 发售之后,新款国产智能手表紧接登场,让人目不暇接。来到正在进行的 IFA 大展,消费电子厂商推出的智能手表开始由舞台的新人朝主角过渡。大半年下来,除了领头羊苹果,智能手表市场已经形成六大门派竞逐第二梯队的新格局。


一、运动型手表


以 Apple Watch 为代表的全功能手表,意图将整个手机都搬到诺小的表盘上。没有大包大揽的想法,运动手表只想结合智能化,在专业健身和户外运动方面走得更远。运动手表厂商,已经成为智能手表业寻求差异化发展的一股重要力量。目前来看,运动手表派主要有以下三类玩家:


1.手环厂商


有人曾做过一个比喻,如果把智能手表比作可穿戴市场的“智能手机”,那么运动手环就是“MP3”。理想形态下的智能手表,的确可以囊括手环的所有功能。虽然直到现在手环卖的也比手表好,但这并不妨碍运动手环厂商推出代表未来的智能手表。Fitbit Surge 就是可穿戴大佬朝着运动手环“手表化”探路的开山作。首次采用完整手表显示屏,Fitbit Surge 最大特色却是拥有多达 16 种的运动模式记录。需要强调的是,Apple Watch 运动版并不算运动手表,它能够实现的运动健身功能相比专业运动手表还有不小的差距。

Fitbit Surge.png

Fitbit Surge,售价 1998 元


2.导航设备厂商


佳明(Garmin)是一家来自美国的 GPS 产品研发公司,在此之前已经推出过多款户外运动手表。佳明手表对运动健身领域进行了细分,推出了包括健康生活、自行车、跑步、铁人以及高尔夫专用腕表等在内的多个系列。今年 1 月,佳明发布了三款户外运动手表,主打地图导航和内置 GPS 定位功能,配备数字罗盘、高度计、气压计等,高端的 Epix 手表还内置有世界地图。

Garmin.png

佳明新款手表,售价从 300 美元到 550 美元不等


3.运动设备公司


除了手环以及户外运动厂商,阿迪达斯成为运动手表市场的最新进入者。IFA 2015 上,刚刚被阿迪达斯收购的 Runtastic,推出了旗下首款智能手表 Runtastic Moment。售价 130 美元起,搭载一系列传感器,Runtastic Moment 主打运动追踪功能(游泳时也可佩戴)。在耐克宣布退出可穿戴设备市场后,阿迪达斯的补位多少都显示了传统运动装备公司对于这片蓝海的不死之心。未来不排除耐克等更多运动装备公司加入专业可穿戴市场。

Runtastic Moment.jpg

Runtastic Moment,售价 130 美元起


点评:


不管是以日常健身运动切入智能手表领域的手环厂商 Fitbit,还是定位户外运动伴侣的 GPS 手表品牌佳明,它们都在 Apple Watch 上市冲击波中取得了销量增长的可喜成绩。作为对比,三星可穿戴设备(主要是智能手表)二季度销量相比去年同期下滑了 25%,Jawbone 手环更是被挤出榜单前五。不出意外,未来会有更多手环厂商、导航设备厂商以及运动设备公司加入运动手表阵营。专业运动手表正在成为全功能智能手表外最大的一股力量。


二、Android Wear 手表


LG Watch Urbane.jpg

LG Watch Urbane,售价 350 美元起


提前一年进入智能手表市场,面对初出茅庐的 Apple Watch,Android Wear 手表阵营依然抬不起头。谷歌对于 Android Wear 方向上的把控,更是让那些开放惯了的安卓手机厂商颇为不满。Android Wear 手表在外观形态上的多样化卖点,也因为系统问题而大打折扣。总结一下,Android Wear 手表在使用体验上至少有以下三大问题:


首先,Android Wear 手表不独立。


其实不只 Android Wear 手表,包括 Apple Watch 在内的绝大多数全功能手表都很依赖手机。苹果和安卓手表系统直到最新版本才加入了独立的 WiFi 连接支持,在此之前它们均采用手表应用同步手机的后台运行模式。虽然这种模式可以减少手表端运算从而延长续航,但其却带来了手表 App 运行卡顿、反应迟缓等体验上的弊病。


智能手表不独立,使用场景也大为受限,例如最常见的“出门不想带手机只想带手表”场景。此外,Android Wear 手表对于配对安卓机的高要求,也把许多潜在用户排除在外。


其次,Android Wear 手表上的 App 很鸡肋。


Apple Watch 上的应用体验很鸡肋,Android Wear 手表的体验更加鸡肋。好歹一开始,苹果就有统一的应用商店以及设计规范来保证 Apple Watch App 的基本质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Android Wear 平台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来对 App 的功能以及操作进行交互上的规范,手表用户的使用体验极为分裂、学习成本也很高昂。除了应用缺乏一致性,在系统设计的人性化以及细节的把控上,Android Wear 都有很长的路要走。至于全功能手表的手机同质化以及应用“阉割”问题,谷歌要面对,苹果也要面对。


最后,Android Wear 系统与手表硬件的配合度低。


Android Wear 手表软硬件配合度低,这点在交互上体现最为明显。


先看个正面例子,除了传统的触控点按和实体按钮操作,Apple Watch 还拥有 Forch Touch 触控重按以及 Digtal Crown 数码表冠等更多交互。多交互的加入,可以让智能手表拥有更好的使用体验,也能让其在交互层面走出手机框定的狭小范畴。


Android Wear 在系统层面也可以加入多交互支持,只是安卓厂商很难在硬件层面达到与苹果比肩的程度。手表系统加入新交互,需要硬件进行改变。谷歌和安卓厂商没有协商出相应的解决方案,所以直到现在 Android Wear 手表还一直沿袭 Android 手机的传统交互。虽然后面也加入了手腕摇动感应操作,但 Android Wear 在“得体”交互方式上的整体性欠缺还是让其落后于时代。


点评:


面对 Android Wear 存在的这些问题,安卓厂商不会坐以待毙。一方面督促谷歌推出更加开放、更加精致、更加独立的新系统,另一方面逃离安卓阵营采用自家系统也成为个别厂商的新选择。当然,像 HTC 这种手机业务快火烧眉毛的安卓厂商而言,对新兴业务的渴望可能也力不能逮。此外,国产厂商能把智能手表上的安卓系统定制以及优化到何种程度,这也依然是个未知数。


不管怎么说,相比于高冷的苹果,安卓阵营如果能抓紧时间解决问题,Android Wear 依然是未来最有可能全民普及的一款智能手表操作系统。

 

三、其他系统手表


叛逃安卓自立门户的代表,当属三星。旗下低端手机搭载的 Tizen 系统,被用在了三星最新一代智能手表上。摆脱传统方形手表设计,三星在 IFA 2015 上发布了首款圆表 Gear S2。这是一款采用物理可旋转表盘“Bezel 设计”,并且通过 Tizen 系统实现全新交互体验的智能手表。

三星 gear s2.jpg

三星 Gear S2,售价暂未公布


通过旋转圆形表盘,三星 Gear S2 能调出用户收藏的 App,或者进行滚动、切换等更多界面操作。这套被官方称做“旋转式 UI”的交互,犹如苹果手表上的数码表冠,可以让玩家更加优雅地对手表进行控制。

1441694491908078954.png


逃离安卓的另一大问题是平台第三方应用数。目前,Tizen 已经拥有上千个第三方 App,其与 Android Wear 平台的应用数相差并不大(今年六月谷歌宣布的数字为超过 4000 个)。与时间赛跑,一方面开放 SDK,另一方面与互联网大公司合作推出专属 App(支付宝就位列其中),Tizen 系统正在全力弥补生态上的短板。


点评:


watchOS、Android Wear 之外,Tizen 走出了全功能智能手表的第三条路。虽然目前只有三星一家能把自家系统用在智能手表上,但如果 Android Wear 阵营一直颓废下去,像 LG 这样的厂商(拥有 webOS)极有可能会在未来的智能手表上采用自家的操作系统。自诩为“全平台”操作系统,微软的 Windows 10 也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踏入智能手表市场。演变轨迹有别于智能手机市场,智能手表系统之争正在奔向最高潮。


四、跨平台手表


跨平台手表指的是那些没有独立操作系统,可以搭档(兼容)不同系统手机进行信息推送的智能手表。跨平台智能手表通常由中小厂商或新创公司推出,支持更多机型,以求得更多销量。作为智能手表界的先驱,Pebble 也是最知名的跨平台手表品牌。


Pebble 最新款智能手表 Time 于今年 2 月登陆 Kickstarter,以 159 美元的单价创下了超过两千万美金的众筹新纪录。一改前代黑白墨水屏传统,Pebble 手表首次采用彩色 e-paper 显示屏。

1441696607962061194.png

Pebble Time,众筹售价 159 美元


全新设计的 Timeline 操作界面,将手机上的通知信息以时间为序进行时间轴的排布。硬件设计上遥相呼应,Pebble Time 表盘右侧的三个按钮分别对应“过去”(过去消息)、“现在”(实时信息)和“未来”(待办事项)信息的调取。Timeline 甚至可以让开发者直接从云端向 Pebble 推送信息,用户无需在手表或手机上安装客户端。

Pebble-Time-Timeline.jpg


经过多年专注发展,Pebble 应用商店在今年初就已拥有超过 6500 款第三方应用。随着众筹神话的延续以及进入中国市场,Pebble 这家走极客路线的独立智能手表厂商依然会拥有一个不一样的明天。


点评:


随着 Android Wear 支持 iOS 平台(可以配对 iPhone),以及三星 Tizen 手表在未来兼容 iPhone,跨平台手表的定义更加丰富。即便如此,跨平台手表依然不太可能成为主流,例如让 Apple Watch 未来适配 Android 手机。Android Wear 手表现阶段支持 iPhone,更多地是出于壮大受众群体的战略考量。


更加重要的是,智能手表的独立之路是大势所趋。当智能手表彻底从手机的束缚中解脱出来时,跨平台就没有了实际存在的意义。其实,Pebble 的“时间线”UI 已经在很大程度上不需要手机的联动,即便未来彻底脱离手机 Pebble 手表也能有一套简单化的 UI 解决方案来充当“操作系统”。至于那些只想充当手机传声器的跨平台手表而言,需要认清大势,并且从早准备。


五、传统型手表


自从去年 9 月 Apple Watch 首次亮相之后,以瑞士手表为代表的传统手表业就响起“狼来了”的呼喊声。经过几个月的准备,在今年 3 月的瑞士钟表展上,一些传统表厂展示了他们心目中的智能手表。


以精确计时见长,百年灵推出的首款智能手表 B55 Connected 专注于让计时功能更加智能化。通过智能手机上的配对应用,B55 Connected 用户可以进行调整时区、时间提醒等多种计时功能。在大屏手机上进行更加复杂的时间功能操作,这就是百年灵手表的智能化想法。除了时间功能,这款智能手表并无更多应用。

1426486762943070895.jpg

百年灵 B55 Connected,售价暂未公布


以“传统手表外观 + 常见智能功能”切入智能手表市场,正在成为一些传统手表小厂的选择。继去年火了一阵的 Withings Active 之后,Vector 智能手表在瑞士钟表展上接棒登场。来自英国的 Vector Watch 拥有传统手表工艺,脸庞却可以多变。采用黑白电子显示屏,可以显示手机推送信息,还可以进行基本的健身监测。

Vector.jpg

Vector Watch,售价 199 美元起


瑞士手表大厂中也有大步智能化的典范,那就是泰格豪雅联合谷歌、英特尔推出的 Carrera Wearable 01 智能手表。Carrera Wearable 01 依照原版黑色 Carrera 手表为原型进行外观工艺设计,采用 Android Wear 系统,英特尔提供内部芯片等组件。除了提供精确计时功能,Carrera Wearable 01 还能为手表用户提供包括定位在内的多样化安卓功能。

泰格豪雅.jpg

泰格豪雅 Carrera Wearable 01,售价 1400 美元


除了泰格豪雅,“嗓门最高”的斯沃琪正在研发多款智能手表。其中,主打运动健身的 Touch Zero One 即将上市,支持 NFC 和移动支付也成为斯沃琪新款智能手表的一大特色。

1441699394304063056.jpg

斯沃琪 Touch Zero One,售价暂未公布


除了在手表上添加智能化功能外,传统手表厂商也在表带上动起了念头。万国表在今年五月推出了售价高达 15000 美元的智能手表 IWC Connect。这款手表在其传统表带上添加了一个圆形组件,以实现其健康监测和联网功能。在此之前,万宝龙手表已经在其表带中加入了智能组件,从而变身智能手表。

IWC.jpg

IWC Connect,售价 15000 美元


点评: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虽然不少瑞士表厂已经展示了智能手表新品,但除了极个别像泰格豪雅这样的品牌外,绝大多数瑞士表厂展示的智能手表都在“小打小闹”。“谨慎”智能化,可能是传统表厂不得已采取的市场策略,毕竟传统手表才是他们业务的重心和特色。然而,Apple Watch 定制版的推出已经表明苹果对于奢侈表市场的觊觎之心。


更为重要的是,在多重原因(包括智能手表热)共同作用下,瑞士手表业的衰退可能正在加速。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FSWI)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 7 月瑞士手表出口额同比大跌 9.3%。7 月瑞士手表出口额创下五年来新低,这也是自 2009 年 11 月以来单月最大跌幅。传统手表业拥抱改变走过了上一轮的电子化浪潮,此番在智能化浪潮中面对强大外敌的入侵是否又能全身而退?


六、国产手表


国产智能手表正在全面崛起。目前来看,国产智能手表市场已经形成以下三股重要力量。


1.安卓手机厂商


今年 3 月,华为 Watch 的登台首秀堪称“完美”。这款被外媒誉为“最美 Android Wear” 的国产手表,将于本月在海外市场上市。不出意外,华为 Watch 也将在不久之后以定制版系统登陆中国市场。

华为 Watch.jpg

华为 Watch,售价 349 美元起


点评:


除了联想和华为,小米、魅族等国产手机厂商都对全功能智能手表虎视眈眈,小米智能手表可能年底就会发布。随着 Android Wear 的正式入华,未来会有更多国产手机厂商推出价格更加低廉的安卓智能手表。那些把可穿戴设备以及智能硬件当做手机配件的国产机厂商,是时候转换思维把智能手表当一款重要的单独的未来设备对待了。国产手机业深陷红海,已经讲不出更多新故事的各大厂商,不妨把眼光放长远点,国产智能手表业的黄金年代即将来临。


2.独立手表厂商


在 Android Wear 正式入华前,国内已经有不少独立智能手表厂商推出了各式各样的智能手表,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巨头也推出了 TencentOS 或 DuWear 这样的安卓适配系统。不管是运动型手表,还是跨平台手表,抑或传统型手表,国产智能手表厂商均有涉及。就连软硬件一体化的定制版安卓手表,都有初创团队抢先推出。然而在这么多手表厂商中,能发出声喊的国产智能手表品牌并没有多少,出货量更是少得可怜。


今年 6 月,Ticwatch 以及 inWatch T 先后登场。搭载基于 Android 深度定制的 Ticwear 系统,Ticwatch 由出门问问团队软硬件一体化打造。主打中文版“Google Now”,圆表但没有“黑下巴”,配置与主流 Android Wear 手表相差无几,打造一个 Tic 生态系统:这支小团队推出的这款国产安卓表,已经把国产手机厂商推出 Android Wear 定制版手表的大体姿势进行了预演。

Ticwatch.png

Ticwatch,售价 999 元


inWatch T 为首款搭载 TencentOS 系统的智能手表。主打外观设计,inWatch T 拥有标准版、运动版以及设计师定制版。具体产品细节上,也是把国产 Android Wear 手表应该有的动作提前展示了一遍。

inWatch T.png

inWatch T,售价 799 元起


点评:


不难看出,一些独立手表厂商已经拥有国产安卓表的研发实力和未来战略。随着安卓手机厂商的强势进入,国产安卓表市场将被迅速壮大。在巨头教育智能手表市场的同时,这些拥有核心竞争力以及鲜明特色的独立品牌手表,也将收获更多的用户。当然,那些只想“赚一发就走”的智能手表厂商,只能接受被扫地出门的命运,一场洗牌不可避免。


3.安全手表


儿童安全手表,是一股被低估的重要力量。虽然没有确切的出货量统计,但这一品类已经在国产智能手表市场占有相当的份额。这也难怪,360、搜狗、华为等大公司纷纷推出这一品类的智能手表。当然,更多默默无闻的中小厂商贡献了市面上绝大多数的安全手表。然而,价廉的杂牌安全手表未必安全。


就在最近,有人曝出存在于许多杂牌儿童智能手表中的一个服务端漏洞,黑客可以利用该漏洞在安全手表的云端服务器读取佩戴此类手表儿童的活动轨迹以及实时环境声音等,影响儿童数或在百万左右。安全手表不安全,这可能是所有购买家长最不想看到的一幕。所以,那些想要购买安全手表的家长们还是请认准正规厂商推出的安全手表吧。


安全手表款式繁多,更迭较快。目前来看,这一大市场的明星产品包括 360 儿童卫士、糖猫以及阿巴町儿童手表等。360 儿童卫士,是 360 最早做的一款智能硬件产品,现在已经出到第三代。可以打电话,还可以防走丢,360 儿童卫士 3 就是一款普普通通的儿童安全手表。靠谱的功能,再辅以性价比的打法,成就了 360 儿童卫士的畅销。

屏幕快照 2015-09-08 18.58.26.png

360儿童卫士 3,售价 399 元


与主打安全和电话功能的 360 儿童手表不同,搜狗旗下糖猫团队最近推出的 T2 儿童手表“会讲故事”。造型更加可爱、通过小喇叭讲故事、提供小游戏,糖猫 T2 不仅想给小朋友带来外在的安全,还想给他们带来心灵上的陪伴。

屏幕快照 2015-09-08 19.04.38.png

糖猫 T2,售价 698 元


点评:


安全手表也是定位手表,这与佳明的户外导航手表有着某种相似性。除此之外,它还拥有通话功能,这又与三星早期推出的智能手表颇为相似。然而,主打功能的相似性并不能磨灭这款产品的特殊性,因为安全手表作了针对特定人群的减法。儿童的户外安全,是家长们的心头痛。安全手表的出现,恰到好处地解决了这部分人群的刚性需求。三星早期的智能手表,也能通话也能定位,但它没有细分使用人群,多而杂的想法还不如少而精的专注。儿童手表需要的功能也就那几个,把外形做得卡通点,小厂商推出的安全手表也能大卖。安全手表,不只是儿童的专属,老人或精神病人等特殊群体,也有这方面的刚需。智能手表厂商不妨开动脑筋,深入到更多细分人群领域去挖掘宝藏。


总结


经过多年发展,智能手表业终于在 2015 年迎来了真正的黄金年代。作为可穿戴领域当之无愧的标杆品类,智能手表的进击之路也深刻影响着整个智能可穿戴行业。数据为证,今年第二季度可穿戴设备总销量相比去年同期增长 223.2%,达到 1810 万。IDC 预计,2015 年可穿戴设备总销量将从去年的 2640 万提升至约 7210 万,同比增长 173%。


回到智能手表市场,Apple Watch 上市带来的冲击波,重新定义了整个市场格局。包括苹果在内的七大门派,将逐鹿这片科技新大陆。借助 watchOS 2 大更以及二代新品,Apple Watch 独占的第一销量梯队将在未来一段时间继续领军智能手表业,其他六大门派则将为跻身第二销量梯队进行作对厮杀。目前来看,除了国产手表阵营中的安全手表分队可能在销量上与苹果手表有的一拼外,其他小伙伴们都需要下更大的苦功夫。当然,所有智能手表厂商都需要看清这些发展大势:


1.智能手表早晚要独立于手机。


这是 Apple Watch 以及 Android Wear 手表们用血泪总结出的教训。智能手表,定位智能手机“伴侣”的思维已经不符合主流人群的实际需求。watchOS 2 系统更新让 Apple Watch 可以独立运行,这已经摆明了行业领头羊的态度。即便有些智能手表现在还不想独立,也要做得像苹果或者 Pebble 那般“优雅”,这样才可能有市场。


2.多交互方式并存是未来。


这点不用多说,几乎所有大牌厂商都在探索适合智能手表的新一代交互方式。传统手表的按钮式操作效率太低,智能手机上移植过来的触控交互又有小屏应用场景的局限性,所以才有了 Forch Touch、Digtial Crown、摇动感应、旋转表盘以及语音控制等新交互方式的大放异彩。未来会有更多新交互方式诞生,智能手表多交互并存将成为常态,人们也能在各种场景下“优雅”地进行使用。


3.智能手表在细分市场的机会更大。


像苹果这样的巨头,做全功能智能手表都颇为吃力,就别谈那些初创团队了。如果你不是手机厂商,你就不用考虑做全功能手表了,因为这是属于手机厂商的下一片角斗场。对于传统表厂以及创业团队而言,做特色和细分市场才是王道。传统表厂没有那么多的高科技,创业团队没有那么大的人力财力,专注某一用户群体才是明智之举。


传统手表厂商可以把智能手表使用人群定位为那些习惯戴表的中高收入群体,在传统手表基础上适当添加那些实用的智能化新功能,不断满足这部分小众人群的新需求。创业团队则可以选择安全手表、运动手表等细分人群市场,在某一点或某几点功能上亮出杀手锏。不走全功能之路,智能手表将会拥有比手机更多样化的应用场景,这也是可穿戴市场远大于手机市场的原因所在。推出面向不同细分人群的智能手表,满足人们更加精细化的使用需求,新人们大有可为。


4.智能手表如果做不到颠覆,还不如从传统范式做起、从 0 做起。


不管是 Apple Watch,还是 Moto 360,这些智能手表明星产品无不是从传统手表形态做起。对于科技公司等非传统手表厂商而言,要想颠覆这个市场,就必须先要把传统方式琢磨透,不只基本的外观形态,还包括形成已久的人类戴表习惯。


在 Apple Watch 上看视频显然不可取,在 Android Wear 手表上玩游戏也不会长久。手表能干那些事?智能手表又能“优雅”地多干那些事?这些问题都需要手表厂商在进行产品功能设定时,全面分析综合考虑。切忌不能用做智能手机的思维来做智能手表,手表诺小的躯体承载不了大手机的明天。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做出一款好的智能手表的难度,绝不亚于做出一款好的传统手表。智能手表现在还没有达到可以彻头彻尾来个大颠覆的历史节点,所以最可行的产品思路是从传统手表范式做起,通过小步智能化先把那些手表用户真正想用的智能化新功能给做上去。在做智能手表这件事上,减法思维比很大程度上脱胎于做机经验的加法思维更加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