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EWORD


在过去的日子,我曾无数次想象:


我将如何死去?


安享晚年,天灾人祸,重症不治……


几乎所有轰轰烈烈的情节,都在脑海中预演过。


却没想过,最终走得前无声息。

u=2481116864,1891110400&fm=15&gp=0.jpg


01 猝死


我是一名程序员,现在在肯尼亚的公路上。


刚结束上一阶段的工作,赶往下一个项目的过程,是我难得的休息时间。


今天是通宵工作的第三天,这种常态让我快坚持不住了。


突然,一阵剧烈的头痛来袭,把车停下来后,我开始呕吐。


很快,我陷入了黑暗中。但很快,我又醒了。


地上那个人的长相十分熟悉,好像每天都能在镜子里见到。


我居然就这么死了。


一路尾随曾经的躯体来到医院,看着他们的忙碌,我知道这是徒劳的。


最后,他们不得不接受了我已经去世的事实。


所有人都很意外,包括我。


所以我打算再待一会,听听我的死因。


“死者生前有没有进行高强度的劳动?”一个专家模样的医生询问我的妻子。


“是的,从2017年1月,到2018年10月,他已经22个月都没有休假回家了。


即便是节假日,也要为了保障业务全天留在客户处值守。


还剩下33天的年假,再也没有机会用了。”


如果不是妻子提起,我都忘了我还有这么多天年假。


“那就对了,我们初步判定他的死因是疲劳引发的心源性猝死。”


接着,他开始介绍心源性猝死的诱因:情绪激动、轻微外伤、劳力及疲劳等应激情况诱发的心源性猝死高达62.3%。


细分之下,有情绪波动过大、心脏负荷突然加重、肥胖、打鼾、吸烟酗酒五大诱因。


连轴转的工作、不规律的作息、无处不在的压力......在不停的熬夜中,看似健康的身体早已千疮百孔。


病得不冤啊。


希望下辈子,别再熬夜,别那么忙了。

u=2760126915,2376846367&fm=26&gp=0.jpg


02 暴食


我是一名医生,今天是周五,我值班的第一天。


不出所料,临近周末时意外总会很多,刚刚就看到老张开着急救车冲了出去。


不一会他就回来了,推进来一个昏迷的青年,大概20多岁上下。


“怎么回事?”

“怀疑是急性胰腺炎,马上抽血!”


这种病死率极高的病症,让我的精神瞬间紧绷。

很快地,我们看到了一管最不愿意看到的血液,“牛奶血”。


牛奶血往往在人们过量进食高脂肪高糖油炸及含糖饮料之后出现。

因为这些食物会导致人体脂肪代谢功能紊乱,血液中的脂肪含量过高。


换而言之,抽出来的约等于脂肪。


上一个抽出牛奶血的病人,没能走下手术台。


没有犹豫,我们即刻为他安排了一台手术。

只希望他体内的胰酶不要那么活跃。


我们平时吃的油脂蛋白很难消化,只有消化腺——胰腺分泌的多种胰酶才能消化掉。


通常情况下,他们都很安分守己。


一旦油脂分泌过多,堵住了胰酶和外界交换的通道,胰腺炎就发作了。

胰酶会瞬间被激活,活性增强的同时开始消化胰腺组织。


胰腺被消化完后,胰酶就会扩散到外部。

腐蚀肠子、胃、肺部甚至心脏。


身体组织被胰腺腐蚀,变成坏水。

“肉汤”会积压在其他器官中,引起细菌和真菌感染。


如果还随着血管进入到全身,引起大面积的感染,那就真的无力回天了。


但幸好,这个病人送来得还算及时,经过6个小时的手术,总算活下来了。


第二天见到他的时候,他很感激,又有些疑惑。

一直以来经常吃夜宵都没事,怎么这次就翻车了呢?


我问他都吃了些什么,他说,烧烤、小龙虾、麻辣烫、海鲜粥……

全是高蛋白高脂的食物。


我警告他,这次福大命大救回来了,下次要是还胡吃海塞,可就不一定了。


胰腺炎即使抢救回来,也无法保证痊愈后不再复发。

只能慢慢养护,一旦作死,ICU的大门为你敞开。


现代人的压力都很大,吃无疑是一件很解压的事情。

但是油腻、暴饮暴食是绝对不可取的,尤其是吃夜宵的时候。


每一口高蛋白高脂的美食吃到嘴里,都有可能成为送你进ICU的杀手。


少吃一点,清淡一点吧。

timg.jpg


03 抑郁


我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


在同事眼里,我永远面带笑容,是他们眼里的开心果。

看起来阳光积极,和正常人没什么不同。


但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个笑容是最后的伪装,面具背后是无尽的自卑和绝望。

病理学上用“微笑抑郁者”来定义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能从任何事情上发现悲观的一面。

自卑变成了我的专长,总觉得自己是没用的。


我失去了感受快乐的能力,别人越快乐,我就越委屈。


开始的时候,我也试着向周围的人倾诉。

我说我好像生病了,但他们都说我“就是矫情”。


于是我不再向他们寻求帮助,也不愿意再接受别人对我的好。

觉得自己是别人的负担。


渐渐地,我开始对身边的一切感到麻木。

仿佛没什么东西是值得在意的。


每次闭上眼睛,总会出现一些声音对我说,

“真没用啊”“你什么都做不好”“太让人失望了”。


这些声音就像一双双手,把我拖进深渊。

我想呼救,但没人听得到。


最后,我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只有通过不断伤害自己,才能找到活着的感觉。


这样的日子,让我感觉活着就像坐牢,自杀,像是越狱。

网上那些病友,走之前好像都很开心的样子,不如就这样吧。


我收拾了一下,打算出门吃最后一顿晚饭,然后结束这煎熬的日子。


也许是求生的本能,我拿起手机,向最好的朋友最后说了一番话。

点下“发送”的动作,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尽管我并没有报什么希望。


出乎意料的,他很快回复了我,没有嘲讽,也没有“加油”之类的鼓励。

而是很认真的问我,有没有去看医生。


我说没有,他说,等他一下,他马上就到。

我们一起去看医生。


医生说,别害怕,你只是生病了,记得按时吃药就好。

我突然很想哭,但是心里的难过好像没那么多了。


原来,我真的只是生病了。

timg (1).jpg


04 我不想死


现代生活的潮流节奏,就是一个字,“快”。


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大的压力。

被这个节奏裹挟的我们,沾染上了各种各样的并发症。


其中,心脏病、胰腺炎、抑郁症,是最危险,也是患病人群最多的都市病。


而这些疾病收割的生命,数不胜数,可以说“引领当代都市死法潮流”。


据国家心血管中心统计,我国每年心源性猝死者高达55万,心脏骤停的抢救成功率不到1%。


据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七六医院统计,由于重症胰腺炎病情进展较快,并发症多,死亡率高达50%以上。


抑郁症的死亡率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统计,我国的抑郁症患者大概有2亿,在这2亿的抑郁症患者中,大概有10%-20%的重度抑郁的患者。

重度抑郁的患者往往会有强烈的想死或者自杀的想法,甚至是一次以上自杀未遂的经历,自杀成功可能会占到一半,抑郁症死亡率可能会有10%左右。


高以翔的死亡之所以掀起轩然大波,

恰恰因为他面临了现代人共有的困境:


超越极限的工作强度,压缩到极点的休息时间。


没能撑住的他倒下去了,下一个会不会是你,我,他?


没有人知道,毕竟作为一名都市人,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自己的体检单。


只要不体检,身上的病就是薛定谔的病,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

在侥幸心理中,一再熬夜,一再不规律饮食。


但身体总有极限,一旦崩溃,就晚了。


就像叔本华所说:


人类所能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拿健康来换取其它的身外之物。


没有健康这个“1”,后面再多的“0”都毫无意义。


所以,停一停向前冲的脚步吧,让自己好好休息一下。


少熬点夜,少吃点夜宵,多出去运动,心情不畅及时排解,戒烟戒酒,养成规律生活的良好的生活习惯……


如果都有难度,至少做到一点,少熬夜,好吗?


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值得活得久一点。


早点睡吧。


在看:晚安

雷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