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到鹤岗,我五万块买了套房。”


一夜之间,海员李海的买房经历,从“流浪吧”流出,火遍全网。


5.8万元买了一套77平方米的两室一厅,均价仅不到1000元


将要消失在嘴边的“佛系”再次被提起,大家惊叹于鹤岗房价低廉的同时,更产生了即刻隐居的冲动。


忍不住动手搜索鹤岗车票的同时,我又充满疑惑。


这帮一边渴望物质,连夜爆肝的年轻人,为什么又一边对远离喧嚣的生活如此向往?


与三和大神们不同,“流浪吧”里的吧友并非对生活失去希望,而是主动辞职,更像一个出逃者。


放下一切远走的,纷纷收到樊笼里的吧友祝福,那些暂时没有出走的,似乎最终都会出走。


就像佛系青年鼻祖陶渊明,说不干就不干,说种田就真的去种田。


每个人都想成为陶渊明,但我们也许永远成不了陶渊明。

timg (1).jpg


01 所有人都想隐居


陶公的故事大家都知道,挂冠归隐,自耕自种,饮酒作诗,享受生活。


对他的解读总少不了“仕途曲折”几个字,东晋时期社会黑暗,人民颠沛流离,当官不易,当一个好官那是难上加难。


逼不得已,陶公只能跑到庐山下,远离车马喧嚣。


这与我们何其相似。


不同的是,我们的社会并不动荡,这太平盛世好得不能再好。


同样的是,努力了,却看不到梦想实现的希望。


更大的房子、更新的包包、更好的学校……


所有的东西都希望有更好的,但付出与回报,往往并不对等。


爆肝一个月收入过万,十年依旧买不下北上广的一间厕所,大城市里的这些隐形贫困人口比比皆是。

timg.gif


他们付出了数倍的汗水,却不能获得数倍的回报,久而久之,谁都会疲倦。


于是,向陶公看齐,当一个佛系青年的想法就停不下来了。


但能正面硬刚社会价值观轰炸,不买房不结婚不生子的人实在太少,更多的人还是不得不继续待在自己的岗位上,踟蹰着是否离开。


所以当李海出现时,我们是雀跃的。


就像看到一个英雄站出来以身作则:看,我做到了,你们也可以!


于是,十一月鹤岗的房价飙升了5%。


仿佛即将要有更多的“李海”出现在社会上。

微信截图_20191107201423.png


02 如何成为李海


在李海的直播中,不难看出他的生活十分惬意:


干半年休半年,每月9千的薪资,休息的时候在家躺尸,或者做做游戏代练赚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由于鹤岗的消费不高,一个月一两千足矣,一年下来甚至还能攒点钱。


但想要像他一样隐居,过上所谓的神仙日子,我们不妨来看下要求有多么苛刻:


首先,父母离婚,没人管,有父母等于没父母。


其次,30多岁,没结婚,没老婆没孩子,没存款。自己吃饱全家不饿,可以自由选择地方。


最后,流浪跑船,基本没有什么社会关系,去哪都行。


第一个条件,也是最难实现的条件。


目前来看,国内独生子女家庭的基数是最大的,父辈离婚的几率不高,那就代表着有很大一部分子女,是需要赡养父母的。


父母在,不远游,再加上要承担起养老的费用,不大可能在就业环境不好的地方扎根。

timg (1).gif


大部分人被pass,我们再来看第二个条件:单身


这个要求相对轻松,但是考虑到自己以后养老的问题,很多人会打退堂鼓。


很多人老了以后,是不具备太多自理能力的,雇一个保姆?你放心吗?


养老院员工虐待老人的新闻,没一千也有八百了。


更别说很多人连丁克都坚持不了,过一阵就急吼吼要孩子,何况孤独终老呢?


然后我们要恭喜进入第三部分的幸运儿,你们离潇洒隐居只有一步之遥。


第三个条件要求我们:没什么社会关系,去哪都行。


这应该是最好实现的条件了,现在背井离乡外出工作的人,基本都满足这个条件。


如果你是个狠人,那你大概能做到第二点,如果你是个狼人,咬咬牙可能就能达成第一点。


如果手上再有一笔不多不少的钱,那么你就能成为李海第二,恭喜!

timg (2).gif


但,李海也不是陶渊明。


他仍然要外出工作,而不像陶公一样,可以草盛豆苗稀。


无论去到哪里,为了维持基本的生计,我们不得不与社会接触。


很遗憾,我们也许永远成不了陶渊明。


03 你永远成不了陶渊明


陶渊明之所以能作为佛系青年的鼻祖,让后来者们视为榜样,就在于他与社会完全的疏离。


逃离了东晋社会结构对自己的约束,主动脱离社会化,自己跟自己玩,这才是他能潇洒如仙的根本原因。


但我们是做不到的,完全做不到。


从经济学生产关系的角度来讲,社会化大生产是一个必然规律,而这个规律必然要求人类发展生产力。


作为人类社会的一份子,我们必须遵守生产关系对我们的要求。


我们不得不读书,因为我们要上小学,只有上了小学,才能上中学。


中学之后要参加中考,否则就没资格上高中,更没资格高考,那就意味着上不了好大学。


考不上好大学,我们参加工作时就处于劣势,只能日复一日被更狠地压榨。


社会体系已经形成之后,我们想脱离这个社会体系而生存,是不可能的。

timg (4).gif


每当我们尝试不守规则的时候,遵守规则的人就会抵制我们。


我们当然不读书不上学,甚至连语言都可以不用学,因为不需要和他人交流,只需要吃喝拉撒睡性就可以了。


那么试问,遭到社会抵制的我们,要如何满足这些需求?


要在社会里存活,我们需要货币来获取资源。


如何获取货币?


资本家需要劳动力才能榨取剩余价值,劳动力需要生产体系才能把剩余价值变现。


不干活的人,是不可能有饭吃的。不遵守规则的人,是活不下去的。


为了活着,我们不得不主动献上剩余价值去给他人剥削。


时代变了,以物换物的日子早已一去不返。


我们能做的,是重构生产关系,解决这种“想要逃离”的矛盾,而不是佛系、放弃。


所以我们注定无法成为陶渊明,隐世而居只能存在于遥远的梦里。

timg (3).gif


说了那么多,好像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


但是我们至少能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你无法真正脱离这个社会。


好好工作,别总想着早早退休安然养老,那是不可能滴。


遵守游戏规则的人,必然会对自己的剩余价值有更高的期望。


获得了一个阶段的财富,他们往往会渴望下一个阶段的财富,待价而沽,从来如此。


要去鹤岗,就要放弃一切欲望。


能看开看透的,大部分都是真正没有过多欲望的圣人,而非强行削减欲望的俗人,你是吗?


去鹤岗的票赶紧退了,等会还要搬砖呢。


在看:好好工作

雷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