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6日早上,一则“噩耗”传来,由罗永浩一手打造的社交软件聊天宝出现了大危机,俗称“凉了”。36氪报道称聊天宝团队“就地解散”,而其他消息源则表示“团队裁员”,但不论是哪个说法,都指向了一个事实:聊天宝可能已经彻底失败。


image.png


听闻这个结果,小雷(微信:leitech)在惋惜之余,并没有对这一结果感到惊奇。实际上在聊天宝发布之后,就基本没有传来有利消息,反而是出现BUG、被某某平台限制或打压这种新闻倒是层出不穷,即使不是局内人士也能看出,聊天宝的发展之路并不顺利。


聊天宝这么一款承载罗永浩庞大野心的产品,没想到会如流星一样一闪而过,在不到2个月的时间里偃旗息鼓。聊天宝的失败,固然有机遇和大环境的因素,但从产品本身角度考虑,似乎结局一早就已经写好了。


聊天宝为什么会输?


聊天、互动能赚钱,有多个强力的推广手段,凭着这些特点即使聊天宝无法成为爆款,但也不至于面临关门的境地才是。小雷(微信:leitech)在此前的一篇文章中曾预测,聊天宝在理想状态下确实很有希望能够成为罗永浩最成功的产品,虽然如今聊天宝的下场和我们的预测截然不同,但我们认为预测并没有错。


聊天宝的失败,大体来说可以分客观原因和主观原因。


1.竞争对手的围追堵截。


在聊天宝的如意算盘中,他们的目标人群不是一二线城市的所谓“精英人士”,而是下沉市场中的那些“下里巴人”。聊天宝通过处处可以赚钱的卖点并通过中国移动的推广获得大量三线以下城市的新用户,最终实现“农村包围城市”的戏码。


然而现实情况却是事与愿违,在聊天宝上线前夕,罗永浩证实聊天宝在某社交软件上的邀请链接被屏蔽;1月17日,贴吧传来消息,部分用户因发送邀请短信被运营商停机。


image.png


这一波的“封杀”对聊天宝来说无疑是沉重打击,尤其是来自运营商的封杀更致命,这直接就让聊天宝的目标用户对这款软件退避三舍。如果聊天宝能成功,那么也是建立在拉新手段全部生效的前提下,但现在聊天宝都还没有迈出第一步道路就被封死,无法成功拉拢新用户加入,发展自然就无从谈起了。


据说罗永浩曾想找阿里进行合作,并借助阿里的春节活动进行大规模拉新,但最后还是没有谈妥。这可能就成为了聊天宝生死的转折点,要知道支付宝的春节活动可是数亿级别的巨大流量,如果聊天宝能够在活动中进行推广,哪怕用户转化率就算再低,也是一个可观的数字了。


3422.jpg


聊天宝确实是构思了一条可以突破包围圈的战术,但没想到客观情况却不允许他们施展这样的招数。


2.软件本身中庸的属性


聊天宝是从子弹短信升级而来的,而子弹短信作为曾经轰动一时的现象级产品,可以说聊天宝的起点其实是不低的。但在我们当时的体验文章中也曾提到,由于诸多功能的加入反而令聊天宝失去了特色,变成了一个相对中庸的功能聚合软件。

但就软件本身来说,它并没有太多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地方,无非是一个大杂烩。如果是靠体验取胜的话,那么聊天宝基本没有可能,而且想从微信手里抢用户的意图也太明显了。


在当时我们是如此评论的,即使是现在这个观点也无需改变。聊天宝本身确实是没有进行太多创新,除了把功能聚合到一起,就是加入了“可赚钱”这一理念而已。但这些创新点,很难推动聊天宝占领市场。


12315.jpg


在发布后一天时间内,聊天宝就宣布用户数达到100万,荣登App Store下载榜第一。但之后聊天宝再也没有公布过用户数量,到今天传出项目组解散的消息,可见这100万用户数应该是巅峰成绩了。


3.不明朗的商业模式


初见聊天宝,肯定大多数业内人士都非常疑惑,这款无时无刻都在“撒钱”的软件,到底要如何盈利?是充值?是广告?还是其他流量变现?实际上我们到现在依然没能看出聊天宝这款软件的盈利方式是什么,一款不具备盈利模式的软件,又怎么可能在商业市场上站得住脚。


一款不能盈利的产品有何价值?想来想去也只有融资了。是的,理论上如果聊天宝能够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用户,那么这款软件肯定会令投资人感兴趣,但可惜事与愿违。正如前文所说,由于推广渠道受阻,聊天宝的拉新情况非常糟糕,如此现状聊天宝根本无法获得融资。


内部人士透露,2018年8月快如科技曾宣传获得1.5亿元融资,但实际上最后到手也只有1亿元,同时这些钱还得用来还债。自始至终快如科技的运转资金都只有这1亿元,后续资本没有跟进,因此快如科技聊天宝就出现了严重的资金问题。


归根到底,社交软件存活的基本条件还是用户基数,尤其是在中国这种被头部产品垄断市场的大环境下,本来留给聊天宝发展的空间就已经不多。而聊天宝本身在功能和习惯上均没能形成用户忠诚度,想要瓜分余下的市场份额更是力不从心。


聊天宝想要做出一点成绩,第一步肯定是“打江山”,然后才是“守江山”。因为一些突发情况聊天宝的第一步就已经受阻,外加自身也不具备“守江山”的实力,战线一拉长后劲(资金)不足的问题自然就出现了。


这是挑战微信的下场?


聊天宝当下的遭遇不禁让我们想起同一时间发布的另外两款软件马桶MT和多闪,而这两款“难兄难弟”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根据“个推大数据”显示,从发布日算起聊天宝的次日存留率是28.6%,7日存留率是13.84%;多闪次日存留日为34.34%,7日存留率为16.34%;马桶MT的7日存留率最低,仅为2%。


从百度指数的数据来看,多闪和马桶MT的最高搜索量都是出现在发布日当天,但不到三天的时间里搜索指数就直线下滑,现在的搜索量已不足巅峰时期的百分之一。


微信截图_20190306113455.png

(多闪自发布至今的百度指数)


微信截图_20190306113522.png

(马桶MT自发布至今的百度指数)


事实证明,号称要挑战微信的三款软件,如今的表现均不乐观。小雷(微信:leitech)认为,自把微信看作目标起,他们失败的命运早就注定了。


1.微信的网络外部性


社交软件不同于工具型软件,用户粘性一旦培养起来会变得非常强。尤其是像微信这样拥有庞大用户基数的软件,用户数量就是他们抵御外敌的坚实城墙。一旦围绕某个软件的社交网络搭建完成之后,这个软件的核心地位就难以动摇,因为无论是其他软件还是个人,都无法动摇牢固的熟人关系网。


未标题-1.jpg


微信在市场上的能力实际也是“网络外部性”的体现,这使得已经完成用户累积的微信拥有其他新兴软件无可比拟的市场优势,哪怕聊天宝等软件在品质上胜过微信,也不可能动摇微信的地位。更何况就产品品质而言,他们也并没有胜过微信。


2.传统社交模式无法超越微信


除了多闪主打视频社交外,聊天宝和马桶MT的核心依然是以文字为主的即时通讯功能,但在这种模式下微信已经是集大成者,基本没有留给挑战者生存的余地。以文字为主的交互模式、输入/输出反馈手段,甚至一些逻辑规则都已经被微信确定,同类软件几乎没有再创新的空间,做来做去只能是“微信第二”。


微信图片_20180520114308.jpg


从市场形势也能看出,抖音等同类软件的火爆靠的是短视频这一全新的内容形式,现在想做社交不是不行,但聊天宝等软件并没有跳脱出传统熟人社交的产品思维,市场也不需要第二个微信来取代微信,他们成功的几率自然就降低了。


尽管聊天宝们确实是在思考一些绕过微信的竞争方式,但从产品来看他们所作的创新都是一些痒点创新,在根本上并没有发现社交上的新需求。回顾过去,想要挑战微信的产品并不少,其中比较出名的有来往、易信、陌陌等,但无一不是以失败告终。


这些所谓的“微信挑战者”本身本来就不具备革命性创新,但偏偏要挑战微信这样的强劲对手,失败自然是在所难免。


聊天宝败了,但罗永浩没有


我们之所以知晓聊天宝这款产品全是因罗永浩而起,但今天聊天宝市场败北,并不意味着罗永浩的失败。实际上罗永浩在2月已经退出快如科技的股东行列,快如科技和聊天宝的死活,早就和罗永浩无关。


17068860d0904e5b8d27dfdc41f006ab.png


除了聊天宝之外,罗永浩也基本可以确认是离开了大家所热爱的锤子科技,成为了一位自由人。爱范儿在有关聊天宝的独家文章中提到,在锤子科技被字节跳动收购之后罗永浩和锤子科技已经基本没有关系,往后锤子科技、快如科技如何走,推出哪些产品,决定权已经不在罗永浩手上。


聊天宝基本已经没有“未来”可言,据内部人士消息,由于没有后续资本跟进而引发资金危机,快如科技可能会在2-3周内申请破产保护。作为科技行业的老兵,没想到罗永浩的下场居然是如此“屡战屡败”,手机业务不了了之,现在做软件也处处碰壁。


和大环境和客观因素无关,罗永浩的屡战屡败只能说是自己的原因。


在业务方面,眼看坚果手机出现了一些起色(坚果Pro 2出货量破百万等),这时候罗永浩的做法居然不是集中力量做好手机,而是将为数不多的资源放在了TNT上。资源的分散最终导致项目发展困难,无论是坚果手机还是TNT,都没能迎来一个好结局。


锤子TNT真的是“革命性”产品吗?看完发布会后答案让人遗憾


此外,罗永浩过去自身高傲自大的言论和形象,也在后来狠狠地坑了他一把。我们犹记得Smartisan T1发布的时候罗永浩将锤子科技和自己定义为“工匠”,表达出的是处处对品质的追求,但从实际产品来说坚果手机每一款产品都没有达到罗永浩所说的高度,现实和理想的落差令不少锤粉出现“只看好但就是不买”的尴尬情况。


有网友笑称,罗永浩在微博上有1600万粉丝,如果一人买一台最便宜的坚果手机,锤子科技都进中国市场前十了。然而实际上我们见到了,坚果手机并没有预期中的成功。


作为企业家和掌舵人,罗永浩在判断上的失误令公司走错方向,同时不注意维护公司形象(这两年收敛了许多)而招致恶评,这些都是他做得不周到的地方。但罗永浩创业屡屡失败,始终还是对市场的轻视和对自身的盲目自信,纵然罗永浩在互联网中有不少支持者,但市场中始终还是理智的消费者居多。


在离开锤子科技和快如科技后,据说他正在准备下一个创业项目:电子烟。电子烟行业成本较低,不用付出太多的软件成本,同时正处于市场风口,罗永浩完全有可能东山再起。


3月初曾有网友拍到,罗永浩在深圳拜访代工厂,如无意外就是在商谈电子烟的代工合作了。实际上小雷(微信:leitech)并不看好罗永浩此次创业,虽然电子烟产品现在看来市场潜力巨大而且成本低,但问题是罗永浩这次入行,刚好碰上了全国范围内的电子烟严控潮。


image.png


据证券时报报道,自2月底起杭州、深港等多处地方正式发文表示要严控电子烟,且严控政策还有进一步扩大的可能性。暂时还不知道国家层面的态度如何,如果将电子烟管控力度加强到和普通香烟同级别,那么基本判了电子烟行业的“死刑”。


更重要的是,罗永浩如果依然没法扮演好企业掌舵人的角色,对行业和市场有准确的判断,那么罗永浩的电子烟公司,也不过是下一个锤子科技和快如科技而已。从从前的例子可以看出,罗永浩不太适合亲自操盘公司业务,还是退居二线让给专业的人士来打理比较好。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由罗永浩打造的智能手机、软件已经接近淡出历史,但抽上一口罗永浩推出的电子烟还是有可能的。从手机到社交应用再到未来的电子烟,那一句满怀欢欣的“老罗成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喊出来呢?

雷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