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9日,锤子春季发布会在深圳召开,坚果Pro发布。关于产品具体信息不再详细介绍,总结下来就是:硬件乏善可陈、软件亮点满满、设计依然另类,是“圆滑当道时代的锐丽异类”。“异类”这个词,正是罗永浩其人以及锤子的生动写照。

blob.png

五年时间,异类锤子从0到1


罗永浩宣布要做手机的2012年,小米等新品牌风生水起,不少人都想分一杯羹,甚至还包括相声演员王自健。最后真把这事儿做下去的局外人,只有罗永浩,他也成为首个将发布会变成单口相声专场的企业家。尽管许多人不看好,尽管确实卖得不好,尽管公司步履维艰,但罗永浩还是带着锤子一路走了下来,在进进出出的手机圈站稳脚跟,成了局内人。


我们先回顾一下罗永浩的上半生。2001年,凭借着给俞敏洪的那封流传甚广的求职信加入新东方,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点。此前罗永浩倒卖二手书、走私车,就像绝大多数年轻人一样为生存而奔波。而立之年,苦学英语的罗永浩终于找到安身立命之道。五年之后,罗永浩却离开了新东方,做牛博网,做英语培训,都失败了,老罗又将自己的奋斗历程通过演讲出书分享,可以说罗永浩是上一代的“知识经济”玩家。就这样又折腾了5年,罗永浩终于又想明白了自己要什么:做手机。


2012年做手机至今,眨眼间五年又过去了。锤子科技从0到1,发布了T系列两代手机、M系列一代手机、坚果系列两代手机。坚果销量最好,卖出超过100万台,锤子整体销量不及200万台——在手机圈这个数还谈不上主流。锤子基石业务Smartisan OS升级到了3.6。从软硬件产品的进度来看,跟小米等同期玩家无法相提并论,乐视、美图这些后来者也比锤子速度快一些、销量好一些,锤子不算一家成功的手机公司,在营收和利润上锤子没有很好的表现,锤子不算是一家成功的企业。

blob.png

5年融资8、9个亿,然而没有巨头撑腰、上不了市也没上新三板,团队没分到钱,锤子不算成功的创业公司。就在锤子坚果Pro发布的同一时间,曾主导研发坚果手机的前CTO钱晨宣布加入新东家洪泰智造工厂,坚果Pro在官网的宣传卖点之一则是“脱胎换骨的技术团队,脱胎换骨的技术表现”,两者合在一起看倒是挺有意思——锤子科技的团队依然没有稳定下来。


因此,用世俗眼光来看,罗永浩以及他的锤子还远远谈不上成功。


叫好不叫座,还搞个锤子?


然而,锤子却收获了远远超过其市场地位的关注度。


在同一天举办的美图M8发布会很受伤。锤子没有明星站台,却有买票的粉丝高朋满座;美图请来了Angelababy和一众网红,却也无法获得媒体头条。美图手机的销量早已超过锤子,定位精准、台台赚钱,为公司贡献超过90%以上的收入,美图也是一家港交所上市公司,理论上来说,美图手机比锤子更成功,美图“叫座不叫好”,锤子“叫好不叫座”,这与罗永浩本人的名声积累、人脉资源和天赋秉性有直接关系,深层次原因还是在于锤子的异类——异类往往能成为媒体宠儿,取得世俗上成功的企业和企业家实在太多。

blob.png

blob.png

发布会周周都有,用户注意力越来越涣散,连自带网红属性的雷军都要请梁朝伟们来站台的今天,唯有锤子关注度不降反增,这是一个奇迹。锤子发布会一票难求,如果不是罗永浩执意要将门票收入捐给开源软件基金会,锤子的财务状况或许还会有一些改观。有意思的是,罗永浩还与陌陌和得到合作为公司“卖身”,给锤子做宣传的同时赚个千百万的真金白银。有人说,如果罗永浩不去做手机,做点别的比如知识网红,该多好。然而,现在看来,做手机应该就是罗永浩的归宿。


在互联网圈有一个概念叫“慢公司”,“慢”是相对于普遍的拥有“互联网速度”的快公司而言,慢公司特立独行、保持专注,不愠不火但却也有滋有味,比如豆瓣就是一个典型。将这些特征映射到锤子身上我们就能发现,它是一家标准的“慢公司”。这些公司还有一个共同特征是,拥有一群死忠的粉丝不离不弃,因而具有了慢的资格。


不过,当锤子成为慢公司时,就意味着罗永浩当初的“牛逼”很难得到兑现。曾经罗永浩夸下海口:


“我们做两到三代产品之后,灭掉苹果是没有问题,只要我们做成功了两款产品,第三款产品一定是去北美卖的,我不满足在中国做一个企业,没什么大意思。”


锤子T系列、M系列和坚果系列至今都还没有第三代,即便到了第三代,老罗吹的牛也很难成为现实。


再过五年,罗永浩就50岁了


热衷于吊打友商和吹牛造势的罗永浩,收获了不少“美名”,如“龙哥(罗玉龙梗)”、“公孙罗(常被打脸)”。现在,向企业家看齐的罗永浩收敛了,但还是管不住口,江山易改,禀性难移。

timg.gif

比如在昨晚发布会的高潮部分,罗永浩就说:“如果有一天锤子科技卖出了几百上千万台手机,即便有些傻逼都在用,但你们要知道这些是我给你们做的。”说这话时罗永浩哽咽抽搐,被媒体解读为“老罗流泪”。在发布会尤其是手机发布会上流泪的企业家很多,贾跃亭曾在看到超级汽车原型之后泪洒五棵松体育馆,雷军在2015年压轴发布会推出“新国货”概念时泪沾衣襟。

blob.png

企业家不是演员,流泪那是真的想哭了。


这句话,是罗永浩以及锤粉的傲慢与偏见。这次流泪,传递出罗永浩心中的委屈心酸,却也直戳锤子的命门:锤子一直想要做只特立独行的猪,现在却不得不像小米一样站在风口去飞,要做到这点,就要迎合罗永浩眼中的“有些傻逼”。


在罗永浩心里,用户被分为“我们”和“他们”,但世俗上成功的企业家只会对消费者以上帝视角进行更客观地区分,比如小米曾经的发烧友、美图的女性用户、魅蓝的青年良品,金立的成功人士标配。


罗永浩以及锤子也一直在标榜自己的异类——比如这次发布会特意放到压轴环节来强调坚果Pro外观是“圆滑当道时代的锐丽异类”并不符合事实,毕竟iPhone SE、以及索尼的旗舰都是类似的造型,之所以世道圆滑,不过是用户的选择。

95868061c74e479f8a8bd64d0a086d04.png

在上一次发布M1系列时罗永浩还特意强调“不能为了不一样而不一样,不一样是为了更好”,于是M1系列选择长得像iPhone——然而,现在那个为了不一样而不一样的罗永浩又回来了。

1f830001e9f2f65705d6.jpeg

罗永浩是矛盾的,“异类”是舍不得撕掉的标签,然而现在却又要去迎合大众。当罗永浩极不情愿地给眼里的“有些傻逼”做产品时,会做好吗?换句话说,迎合大众让多数人满意的思路,或许本身就不是锤子擅长之处,也是罗永浩本人心不甘情不愿的。


然而,老罗没有选择。人生能有几个五年?今年老罗45岁,他自嘲是“中年老胖子”,一个男人的黄金时期就要结束,大多数人到此已看到退休生活。下一个五年是老罗最后的机会,锤子要么取得世俗的成功,要么退出手机舞台,而要从1到10到100,老罗再这样“聊发少年狂”恐怕是不行了。


抱大腿成罗永浩的唯一选择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罗永浩以及他的锤子科技就是一个悲情英雄,其结局自然很是许多人关心的话题。不过,不论是锤子要迎合大众取得世俗的成功,还是在竞争惨烈的手机下半场中夹缝求生,抱巨头的大腿都成为不可或缺的选择。一方面,锤子不能盈利钱就会花光,投资者不是做慈善的不会为情怀买单,老罗说今年有95%的几率盈利,拥抱巨头恐怕将是唯一的可能性。另一方面,锤子要拥抱大众从1到10到100大发展,“卖出几百万千万台”都需要资金。


坚果销量最好,承担冲量责任,如同魅蓝之于魅族、红米之于小米。然而薄利才能多销,坚果要在性价比上有竞争力就必须低利润甚至零利润销售。2014年底,魅族启动魅蓝品牌,2014年只卖出400多万台,2015年迎来腾飞卖出2000万台,背后原因是黄章出山引入阿里巴巴40亿巨额投资提供了充足的弹药保障。另一个例子是乐视,通过所谓生态模式负利润销售快速进入千万出货量俱乐部,然而却成为乐视集团资金链危机的导火索。说到底,要冲量获取用户,先得有一大笔钱。


在发布会上,罗永浩公布了线下策略,截至目前,在其老家长春某商场、北京西单大悦城和广州中华广场,一共开了3家线下旗舰店,算上第三方的已有近50家。不论是从坚果Pro迎合大众、对标OPPO/vivo的产品定位,还是从手机行业线上线下一体化的趋势来看,线下布局对于锤子都是必然。华为、OPPO/vivo已把店开到乡镇,门店数量在或者将达到20万+级别。曾经只靠互联网的小米在2017年也在到处开店,魅族有2300家门店之后引入天音控股投资扩大渠道。锤子手机才刚起步,扩大线下渠道不论是自营还是他营,都要巨大的资金支持,电商模式回笼资金快,线下模式库存越多资金压力越大,所以要打开线下渠道,锤子还得有一笔大钱。


如果再考虑锤子想要做的底层技术研发或者产品跨界研发,就算不学小米什么的做处理器,做一些周边配件,搞一款VR眼镜,都是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的。总之,钱才是锤子眼下最缺的东西。对于锤子这类慢公司,进入巨头怀抱才是最好也是唯一的归宿,资本不会有耐心再陪老罗玩五年。


谁最可能成为锤子的干爹?


锤子会选谁做干爹?


之前有传言是阿里巴巴——甚至在锤子坚果Pro发布会之前,已有传言称锤子Smartisan OS将接入YunOS,这个路径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魅族与阿里巴巴走到一起的过程,在锤子发布会上罗永浩对YunOS只字未提,之后接受采访时透露下半年将推出搭载YunOS的Smartisan OS,但会给锤粉自由选择,不过罗永浩明确眼下跟阿里还没有资本合作。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当初魅族之所以选择阿里巴巴YunOS,除了40亿巨款之外,还有阿里巴巴的电商资源,2014年双11魅族默默无闻,2015年双11魅族榜上有名。锤子眼下并没有与阿里电商部门有任何接触,坚果Pro的独家首发给了京东,M1系列也给了京东,罗永浩在采访环节还特别感谢了京东。所以京东有没有可能投资锤子?答案是肯定的,何况京东现在也终于实现稳定盈利了。

Nb5U-fycwyns4050088.jpg

还有一个传言是陌陌,唐岩是锤子的天使投资人,其与罗永浩私交甚好,在坚果Pro发布会期间陌陌更是给出了前所未有的推广力度。陌陌2016年凭借直播赚得钵满盆满,净营收达到5.531亿美元,同比增长313%,归属于陌陌的净利润为1.453亿美元,增长10多倍,不差钱,视频社交平台投资硬件公司故事好讲,就像SnapChat还做智能眼镜一样。


当然,可能性还有很多,不论是从品牌,还是团队,还是产品来看,锤子团队算是优质标的,对硬件公司,互联网公司都有一定价值。所以,关键是价格,以及老罗本人的意愿,他会情愿吗?

雷科技